剛才跟日本人妻好友潔西卡聊天,潔西卡說她每次回台灣,最無法抗拒的邪惡食物是派克雞排。

「派克雞排,以前我們辦公室常常訂來當下午茶耶。」下午一點半,聽到熟悉的老朋友名字,好懷念好溫馨好感動好銷魂......好餓啊。

「下午茶!?」潔西卡有些吃驚。雞排這類油膩噴香的食物,不都是拿來當晚餐或宵夜嗎?

「我的下午茶黃金組合是:雞塊+甘梅薯條+梅子綠茶。而且我們公司啊,下午茶有一本像電話簿的厚資料夾,裡面蒐集了公司附近所有外送小吃店的訂購單或傳單,幾乎每天都有人自動自發輪流值日,傳閱當日訂購單、收錢、打電話下單,超有組織有紀律的。」我愈說愈得意。

除了派克雞排,當年辦公室下午茶的熱門選項還有珍珠奶茶、水煎包、粉圓冰、蛋糕、雞腳凍......有時應龜毛食客要求,飲料和食物還得分開來向兩三家店下訂單。遙想記憶中的美好,我竟突然生出「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的無聊感慨──台灣上班族還是吃得春風滿面,昔日陪我一起享用下午茶的老同事卻各奔東西,不知流落何方。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34) 人氣()

剛才換衣服時大白在旁邊默默看了很久,語重心長的說:「妳的肚子好像比之前大多了。」

這句話從一個以經典名句「妳不胖,只是柔軟」揚名睜眼說瞎話界的男人口中說出來,殺傷力大得可怕。(親愛的你晚餐吃誠實豆沙包喔?我 肥到64公斤時怎麼沒人警告?)我頭皮發麻,以滑壘速度衝到穿衣鏡前檢視身形,結果還真的耶,褲子上緣不知何時多了一圈肥嫩的腰內肉,後背也被內衣肩帶勒 出贅肉線。雖然衣服都還能巧妙遮掩住,但如果不夠警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不,我還沒懷孕,只不過精神與鄉親父老同在,嘴巴跟台灣同步過農曆春節。這兩個禮拜食慾大開,左一句「唉啊,過年嘛」,右一句「冬天就是要吃」,塞進不少高熱量垃圾食物,尤其是我最愛的澱粉類。不巧近日東京又濕又冷,吃完飯就縮在被窩裡看小說或冬眠,所以體重雖然沒太大變化,身材卻像烤年糕一樣慢慢「發」起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7) 人氣()

   

一點都不娘的小史在山頂廣場餐廳點了「低卡路里士多啤梨(草莓)奶昔」

我問之之,寫小史學長,要怎麼開場比較好?

之之說,就用這張小史學長在香港太平山頂喝「低卡路里士多啤梨奶昔」的照片吧,「兼具娘味洋味、和港味,整個就很有小史學長的調調。他出場,就是一團粉紅淡紫色的煙霧啊。」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7) 人氣()

我的個性有那麼一點喜新厭舊,所以當手邊有許多書可選擇時,多半從新書開始看,庫存消化的差不多時再「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回頭看出版日期有點久遠的舊書或二手書。所以請大家有心理準備,每當我手邊的存貨吃緊,閱讀筆記的主題大概就會是「懷舊小說大亂鬥」。這樣的書單對總是在追網路書店最新書訊的讀者可能比較沒意思,但好處是讀過舊書的人相對較多,大家隨便都插得上幾句話,討論起來也熱鬧些。

由於大後方補給線吃緊,一月份的第三篇讀書筆記幾乎都是我之前買的二手書、朋友的愛心贈書或免費電子書,有濃濃的古早味:余華的《兄弟》,史蒂芬金的《四季奇譚》、《勿忘我》,丹‧布朗的《天使與魔鬼》、《大騙局》,奧罕.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紅》,傑佛瑞.尤金尼德斯的《中性》,東野圭吾的《惡意》,吉本芭娜娜的《N.P》,村上春樹的《發條鳥年代記》三部曲,還有一大堆宮部美幸:江戶時代系列的《本所深川詭怪傳說》、《幻色江戶曆》、《最初物語》、《扮鬼臉》、《糊塗蟲》,社會推理系列的《誰?》、《無名毒》、《R.P.G.》,科幻系列的《蒲生邸事件》、《龍眠》。(喔耶,我終於把手邊有的一整箱25本宮部大媽全征服了,只差《十字火焰》、《阿正當家》、《勇者物語》和《怪》尚未入手。)

順帶一提,去年底我重新啟用荒廢已久的網路書櫃aNobii,管理藏書目錄和閱讀進度如虎添翼。最近還很慢半拍的發現aNobii一個好用的統計功能,可以自動算出自己整年度讀了多少書,看起來有莫名其妙的虛榮/成就感:我在2008年讀了90本書,總頁數30,568頁(實際上不只90本,但我年底才開始記錄,只想得起這麼多);2009年至今已讀完50本書,總共17,567頁。已經達成本年度目標365本書的13.7%。(我會不會太無聊還算到小數點)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2) 人氣()

【中文作品】

玉米/畢飛宇

這幾年台灣的暢銷排行榜幾乎都是外文翻譯小說當道,偶爾靠朋友介紹或憑運氣覓得一本好看的中文作品,比中了樂透還開心。(好啦我說謊,中樂透當然還是比較開心,可以自己蓋一座私人中文圖書館,有永遠讀不完的新書。)

畢飛宇的《玉米》是我在網路二手書店挖到的寶,不過八十元台幣,買到的樂趣卻不只十倍。這是一本讓我深感「會讀中文好幸福」的小說,不是因為故事情節本身幸福洋溢,相反的,這是一個愛慾橫流、心機算盡的「後宮農村版」,有背叛、妒忌、閨怨、姦淫、未婚懷孕,一段段女性用原始求生本能譜出的貪嗔痴組曲。

三姊妹(其實是七姊妹中的老大、老三和老么)玉米、玉秀、玉秧長相個性迥異,在不同的情境下各自展現千百種風姿面貌,有些平凡的彷彿可以在你我身邊中隨手抓出一個真人版當對照組,有些卻兇殘險惡的讓讀者寧可相信小說世界「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第二段玉米和玉秀兩姊妹愛恨交織的暗中較勁尤其驚人,再冷血的人,在仲夏艷陽下讀完恐怕也會冒冷汗。

畢飛宇淺白又一針見血的用字,爲故事裡的鄉村女性發聲再合適也不過。例如寫玉米如何取代無能的母親掌權持家,他說「玉米並沒有持家的權力,但是,權力就這樣,你只要把它握在手上,捏出汗來,權力就會長出五根手指,一用勁就是一隻拳頭」;寫玉米對丈夫的失望:「想來想去男人還是不可信的。趴在你的身上,趁著快活,兩斤肉能說出四斤油來,下來了,四斤油卻能兌出三斤八兩的水。......男人哪,拔出來之前是一個人,拔出來之後又是一個人。」

最粗俗的口語,說的卻是反覆琢磨過的真理,過癮啊。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