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誰說諧星不能耍感性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近日疏於更新部落格和微網誌,幾位網友擔心我是不是衰到厭世或遁入空門,私下頻頻傳訊寫信關切。這才想到忘了報告,託大家的福,最近我向宇宙訂的「泰」終於出貨了。

首先,熬過七月「恐怖的家庭醫學真人Live Show」,大白開刀傷口逐漸康復,整個八月乖順貼心的像隻小貓,和病魔抗戰期間還因禍得福恢復多年不見的窈窕身材,趁勢買了一堆清瘦花美男才能穿的衣服。(缺點是我站在他身邊很顯胖,也不確定這些瘦子國的衣服能享用多久)

八月初筆記型電腦雖然又掛了,但帥哥工程師的到府服務快速確實,換了硬碟和風扇、重灌作業系統的電腦就像全新的一樣,跑得又快又好。

八月中起台灣親友團輪番造訪東京,都是非常要好極度思念的好朋友,願意讓宅女在夏日艷陽下拼了命也要當全職地陪,吃到衣帶漸緊終不悔的那種。朋友們自願當挑夫扛來許多中文書,現在的我是全東京最富有的台灣書蟲。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2) 人氣()

   

一點都不娘的小史在山頂廣場餐廳點了「低卡路里士多啤梨(草莓)奶昔」

我問之之,寫小史學長,要怎麼開場比較好?

之之說,就用這張小史學長在香港太平山頂喝「低卡路里士多啤梨奶昔」的照片吧,「兼具娘味洋味、和港味,整個就很有小史學長的調調。他出場,就是一團粉紅淡紫色的煙霧啊。」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7) 人氣()

親愛的: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你家浴室鏡子右上角,有五個歪歪扭扭、用黑色奇異筆寫上的字。旁邊還有一個指著八點鐘方向的小箭頭,任何一個站在鏡子前的人都得被迫對號入座: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0) 人氣()

在桃園往台北的莒光號上,照例沒有位子坐,小娃兒哭的震天嘎響。真倒楣,老天爺一定和我有仇。

還記得上上禮拜搭公車去公司加班,坐在辦公桌前幾個小時後,才發現皮夾失蹤了。我搔破頭皮使盡吃奶的力氣搜索記憶,研判是我刷悠遊卡時手上拿著太多東西,坐下時忘了把皮夾放回皮包,沒留神就滑落在座位下。當然,也有可能是下公車之後,掉在前往公司的路上……不論是哪一個選項,似乎都凶多吉少。

我難過的想哭,因為這個皮夾是前男友送給我的禮物,有紀念意義。裡面還有信用卡、金融卡、身份證件、健保卡、幾張千元大鈔、幾百元誠品禮券、華納威秀的電影兌換券、剛加值完的悠遊卡……。失去全部家當不說,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重辦各種證件的繁瑣程序。

沮喪沒讓我失去理智。靈機一動,上網查首都客運的080免付費服務電話,問出公車總站的電話。

「請問你們今天有沒有看到一個皮夾?」
「什麼樣的?」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我昨晚躺到今天中午,發現今天換成夏令時間了。」

說話的人是Lisa。Lisa是我的前同事、大學學姐、最好的朋友之一。去年她去美國念MBA,今年七月,我也將踏上那塊熟悉又陌生的土地。

「妳記不記得一年前我們來美國採訪,就是夏令時間的第一天?」Lisa考我。「好可怕,已經一年了。」

嘿,親愛的,我怎麼可能忘記。

我怎麼可能忘記,25歲的四月,我們一起勇闖矽谷。因為時間太緊迫,手上除了機票手上只有幾個名字,所有受訪者都到了美國才敲定。我們天真的以為朋友代訂的是凱悅飯店,大呼賺到了真是便宜,到了門口才赫然發現那只是一家凱悅體系下的小木屋汽車旅館,從入口走到房間就要十分鐘,附近荒涼的可以。我們沒料到舊金山在春夏之交這麼冷,只穿著薄薄的線衫和小外套,每天早晚出門都發抖到快抽筋。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車站有人跟你說話,不要理他,」送我到紐澤西Trenton車站的路上,蕭阿姨千叮嚀萬叮嚀,把我當成了個孩子。「特別是這區的黑人,很多沒工作領失業救濟金,會搶錢的。」阿姨在揮手道別前,又提醒了一遍。

二月十七日上午六點半,約莫攝氏零下七、八度,風大,沒有陽光。下了開著暖氣的車,瞬間頭痛耳朵痛臉痛手指痛,三秒鐘後才意識到痛毆我的不是街頭流氓,是氣溫。

天冷,人心也跟著冷了起來。

我要搭七點零二分的Amtrak,從紐澤西到康乃迪克州的耶魯大學,參加在美東的第一個MBA面試。上午能配合面試時間表的列車只有一班,是單程就要一百美金的商務快車。雖然貴到可以買一張美國國內機票,但沒得選擇。光想到這點,這個異國寒冬的清晨就灰的不像話。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4) 人氣()

2004年2月16日上午十點,我在紐澤西(New Jersey)一張柔軟的不像話的床上悠悠醒轉。拉開窗簾,窗外溫度計顯示的刻度在華氏20~25度間(這是攝氏零下幾度?),人行道旁有厚厚積雪未化,但我絲毫感受不到寒意,因為屋內的暖氣熱得我滿臉通紅,只差幾頭馴鹿就能扮聖誕老公公。

因為時差,頭很重,我在陌生的洗手台前刷牙洗臉梳頭,下樓用渴水而乾枯的喉嚨勉強擠出一句「Uncle、Auntie早安!」,在陽光灑進的落地窗邊餐桌前坐下,大方享用了我在美國的第一頓早餐。半熟荷包蛋、充滿結實果粒的典型美式柳橙汁和塗了奶油和花生醬的烤法國麵包。份量不多,但愛心滿分的家庭式美味,豈是隨便哪個餐館能超越的?

Auntie一邊為我熱牛奶,一邊像老媽媽似地嘰嘰喳喳,問我累不累、昨夜有沒有睡好、棉被夠不夠暖、吃飽了沒,順便向我推銷今天她特意安排的「保證不累普林斯頓大學半日遊」行程。留著落腮鬍的Uncle是個溫文儒雅的畫家,不多話,在旁邊微笑看著另一半點頭。

我學Uncle點頭如搗蒜,其實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心中早就被某種超現實的感動淹沒。

「生日快樂。」趁兩老回房間找相機的空檔,我舉起柳橙汁杯和牛奶杯輕碰了一下,用只有自己聽的見的細聲說。

今天是我的二十六歲生日。二十六年前,我在New Jersey誕生,在這兒度過前半段的童年生活。但自從六歲隨著學成歸國的爸媽和妹妹回台灣定居後,就再也沒踏上這片土地過。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時間:12月31日傍晚6:00

「新年快樂!」電話那頭傳來久違的問候。

他說我的中華電信門號一直沒開機,今天終於鼓起勇氣打這隻PHS。
他說一直沒打給我,是怕會打擾我的生活。
他說聽說我手機壞了。
他說今年年薪超過兩百萬,還和朋友合夥開了公司。
他說他最近連高爾夫球都沒空打,只能利用中午在跑步機上慢跑運動。
他說他還是常竹科南科兩地跑,高速公路上電話講不停,累了就睡休息站。
他說他上禮拜剛從北京回來,明天要去香港。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嘩。水龍頭逆時針方向扭到底,想要洗去兩天來趕稿的鬱窒窒。很過癮,但總好像有哪兒不對勁。

原來是浴簾。白底塑膠浴簾上紅的藍的綠的黃的小甲蟲、小鳥兒、小鱷魚、小兔子,今天顯的點狼狽。

我想起媽媽前幾天來看我,臨走前隨口提起幫我洗了浴簾,大概是丟進洗衣機裡洗的吧,近看顏色都斑駁了。洗滌標示果然不能隨便相信。

去年這個時候,你見我家浴室地板總是濕漉漉,硬拉著我去IKEA買了它。我笑你幼稚,學小朋友買什麼可愛小動物圖案,心頭還是喜孜孜的。回家後發現浴簾空有吊桿,卻沒有附浴簾環。我心頭直犯嘀咕:小氣的IKEA,連這麼一點小錢也要A!

但我有強迫症,你知道的,買了新東西就非當場用不可。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頸上不戴項鍊、腕上沒有手鐲,從來沒買過一只戒指。沒穿耳洞,當然也沒有買耳環的必要。更別說腳鍊、頸環、肚臍環、舌環那些錦上添花的玩意兒。

但生日、情人節有時難免收到項鍊、手環當禮物,喜孜孜地讓它在手上、頸間風光了幾天,總莫名其妙在一週內消失。驚慌失措地搜尋記憶資料庫:到底是隨手放在廁所洗手台、趕車時鍊子鬆脫、掉進櫃子和床的夾縫中、或是和其他所有失蹤的隨身物品一樣,都被吸到某個異次元空間的神秘黑洞裡去?

此時此刻,它正在被打掃的阿婆把玩、被計程車司機的小女兒拿去當辦家家酒的道具、還是孤伶伶地躺在滿佈灰塵的角落? 

偶爾會有善心人送還給我,但我太迷糊,隔沒兩天它又跟我玩起捉迷藏。

找的太累、擁有片刻後再失去的感覺太糟。從此以後,我把這類禮物都收回當初包裝精美的盒子裡,打入抽屜冷宮。逛街時看了目眩神迷,收到禮物時也心花怒放,但我就是和美麗的東西無緣啊。

留在晶亮亮的櫥窗內遠觀,或是把玩後收進緞帶盒子裡,總比莫名其妙弄丟、還惦著它下落的懊惱結局要好。

有些人也是。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朋友跟她的前男友分手兩個月後,上禮拜正式復合。她興奮地與我分享這個好消息。

「這次我們重新開始,他真的很有誠心,」她一臉幸福洋溢,像撿回心愛洋娃娃的小女孩。「恭喜妳,妳要小心保護失而復得的脆弱愛情。」她點點頭,也要我加油。我說沒問題。

如同窗外正下著的太陽雨,溫暖陽光搭配豆大雨滴,讓人分不清是好天氣還是壞天氣。祝福和妒忌,幸福和失意,原來可以靠的這麼近。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分手後你的第一個生日。我左思右想,該不該祝你生日快樂。

路人甲要我大方點,反正給個祝福不會掉一塊肉。路人乙說別傻了,千萬別聯絡,否則好不容易結痂的傷口一旦被撕開難以癒合。路人丙說他無法理解,一句happy birthday竟然可以讓我掙扎這麼久?

甲乙丙說的都有道理,可是我偏偏沒辦法想的這麼隨性。打電話,我怕我壓抑已久的情緒一發不可收拾,脫口而出的蠢話掃了你的興;傳簡訊,只有四個字好像有點小家子氣;寫email,我大概除了標題就掰不出其他任何一句,內文只有「as title」又顯得很沒誠意。路人丁看我這麼焦慮,說既然這樣,那就裝死吧。他說的比唱的好聽,可是要我完全不想不理,恐怕也沒那麼容易。

在開會被老闆臨時放鴿子的午后,我無意識地連上Hallmark的網路電子賀卡專區,泰迪熊小烏龜小花勾勒出玫瑰色的濃情蜜意,像貞子一樣爬出螢幕挑戰我的耐力。我的如意算盤是,既然外國網站內文祝詞只能用English,或許語言創造的距離會讓我看起來沒那麼刻意。

嘿,你知道嗎?Hallmark網站藏著我的小秘密。去年夏天的一個下午我突然發神經,利用網站的定時寄件功能整整寫了30張不同的卡片。每張都只有甜言蜜語,沒有屬名。我想到你會東張西望懷疑是哪個神秘女子暗戀你,忍不住洋洋得意。我還幻想或許你會發現都是我寄的,然後某一天我的信箱也會湧入這些信。

只可惜,30天轉眼過去,你卻沒有提起神秘信件的隻字片語。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手機的「#」字鍵終於徹底癱瘓了。

原本以為用筆猛壓的克難方式,多少可以再撐幾個月。

少了這個平常看起來多餘的符號,現在簡訊沒法輸入標點符號,按鍵也鎖不起來,放在皮包裡總是不小心撥出電話給別人。

J70是Sony的舊款,銀色機身既長且厚,有點笨重。當初的電視廣告是「法文系康橋同學,請到訓導處報到!」

「Nokia8250也只剩下1000元,換隻手機吧?」朋友誠心建議。他們不懂為何我一天到晚接觸新科技產品,卻還在用單色螢幕的厚重懷舊手機。

「可是它的和絃鈴聲很可愛,」我依依不捨地為它辯護。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