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恐怖的家庭醫學」嗎?那個以莫非定律為宗旨,以恐嚇來賓和觀眾為樂,「小明有點小咳嗽/頭有點昏/鼻子有點癢」最後總會發展成「小明被送入加護病房勉強撿回一條小命」或「小明抓著胸口翻白眼暴斃在家中」的保健話題綜藝節目。

一年半前我曾以我家患有恐/疑病症的日本人大白為主角,寫過一篇「恐怖的家庭醫學真人版」(忘記的人可以趁機複習),當時早有預感會有續集,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七月一日,大白因病動了一個醫生保證做完立刻回家、隔天即可上班的小手術,結果Drama Princess連生病也很戲劇化,十天內換了三個醫生看了七次門診開了兩次刀,最後還住了院。轉眼都七月十二日了,這場歹戲仍在拖棚中。焦頭爛額的我無力寫長篇文章,只有空偶爾上噗浪或MSN向好友靠夭抒發情緒,乾脆整理出來留個流水帳記錄。

如果不嫌棄負面能量太強廢話太多,請繼續收看恐怖的家庭醫學真人LIVE SHOW版:

◎暴風雨前的瞎拼 2010/07/01 週四晚上

傍晚六點四十五,大白來電說他要回家了,我問他今天為什麼這麼早下班,他雀躍答道:Because today is the first day of Summer Sale! (部長大人,安捏甘好?)

今晚因為太趕,只就近在六本木Hills逛了一小時,沒試到尬意的衣服,我問大白會不會失望,他說還好。當我正驚訝這傢伙的人生觀啥時變這麼豁達,他又補充:「反正我今天午休時間已經犧牲午餐,專程搭電車去丸井百貨買了幾件衣服。」(不是只有OL才會做這種事嗎?)

大白已經為了折扣季焦慮很久了,因為他明天要動一個小手術,手術後可能會需要視復原情況休養,本週末不一定方便逛街,所以拼死也要今天先去逛。

最後衝刺  2010/07/02 週五下午

果然不出我所料,大白下午兩點半要動手術,還是心繫Summer Sale,早上殺去伊勢丹從十點買到兩點,買了兩件襯衫兩件POLO衫一件短褲一頂帽子一瓶果醬一大袋麵包,還嚷著明天要再接再厲。

◎要是我得了癌症  2010/07/03 週六上午 

動完小手術後,大白哀號鬼叫個沒完,公主病比平常嚴重十倍。他感嘆:「哪天我要是得了癌症,應該直接自殺。我身體這麼虛又這麼怕痛,絶對撐不過那些療程。」我笑著安撫他沒事沒事,咬牙忍住沒說:「哪天你要是得了癌症,第一個自殺的人是我。

正面思考  2010/07/04 週日上午

大白開刀傷口疼痛,今天在家休養,晚點要上醫院回診觀察。看來我真的得找個時間去拜拜了。

今天一整天都超正面思考的,還聽網友的建議一直揣摩狂喜狀態,很難得,快把我這輩子正面思考和狂喜的配額都用完了吧。(最後一句又負面了起來)

アセロラ体操 2010/07/04 週日晚上

大白剛學電視廣告跳了15秒的「アセロラ体操」,怎麼看都不像是明天需要請假繼續養病的人耶。(結果跳完又繼續唉唉叫了...)

◎照顧病偶有益健康? 2010/07/05 週一上午

網友分享的新聞:「好好照顧病偶 有益健康」,美國水牛城大學心理教授包林說,餵配偶吃飯、給配偶洗澡、處理配偶的大小便或是照顧生病配偶的坐臥起居,都會讓人有正面的想法,對自己的健康很有幫助。

健康正面個屁啦,我合理懷疑這個腦袋生包皮(對不起我激動了)的包林教授根本沒有親自照顧過難纏的病偶。

◎先救誰  2010/07/06 週二上午

大白剛才宣布他傷口還是很痛,今天要繼續請假,在家休養堂堂邁入第六天!若我這週能苟活下來,會考慮報名參加世界盃全天候貼身女僕錦標賽。

大白是那種超難搞的病人,前一秒要喝水吃餅乾,後一秒沒有喉糖會死,立刻要我出門買。吃完的垃圾不會自己丟進身旁的垃圾筒,會大聲「嗯!」並用眼神示意,要我過去幫他丟,如果我裝死他就立刻一臉要哭要哭的可憐相。

大白還有事先警告我,以後如果有了寶寶,凡事還是要以他為優先,我不可以比愛他更愛寶寶。我問:「也就是說,如果寶寶和你同時掉到水裡去,我要先救你?」大白答:「那當然!

母鹿報仇錯扁狗 2010/07/06 週二上午

大白平常最愛看獅子捕獵斑馬、鱷魚咬死水牛、大蟒蛇絞殺小豬之類的動物血腥紀實影片,為了討養病中的他歡心,我獻上最近很紅的「母鹿報仇錯扁狗」,結果他看完卻眼眶紅紅說不喜歡,因為這部片裡大家都好可憐,母鹿護子心切,狗被扁的很無辜,貓也只是因為愛小鹿才逗牠玩啊....(斑馬水牛小豬就死的活該?)

◎台階  2010/07/06 週二下午

在家養病的大白把我當女僕使喚,還指名要吃一堆有的沒的,我得冒雨出去買食材。而我只不過是隨口問他門口塞的廣告傳單要不要我順便拿出去,他就超不耐煩。出門前我撂了一狠話:Don't you talk to me like that!

剛剛在超市裡想了很多,悲從中來,回家路上決定今天絕對不要再理他了,這傢伙生病開刀又不是老娘害的。結果一打開家門,大白就用極度諂媚的雀躍語氣說「お帰り~」(妳回來啦~)

我冷著一張臉,問他指名的蔬菜湯裡是要加白菜還是高麗菜,他裝乖:「妳喜歡吃什麼呢?」我說是你要吃又不是我要吃,他說:「什麼都好,只要妳方便就好。」接著他開始顧左右而言他,先是誇湯很好喝,又分享主婦節目上教的「如何讓菇類更好吃的秘訣」(把菇切塊放在冰箱冰一小段時間)。

午餐用畢,大白過來親我一下,說Thank you (我想應該是指那碗湯),我說欸等等,你是不是忘了說什麼?大白露出非常認真疑惑的表情說:I don't know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雖然知道這是他低頭示弱的模式,還是很希望他可以直接跟我說對不起。這樣會太不給人台階下嗎?

◎成佛  2010/07/07 週三上午

大白在家養傷進入第七天。網友說要正面思考好事才會發生,所以我今天只會說些正面的話──例如我快成佛了。

他昨天傷口痛到哭了,邊哭邊說這樣下去不如去死。不知道到底是真的這麼痛,還是他的忍痛能力太低?

大白剛剛主動幫我洗衣服,應該是看得出我快瘋了。

◎等一下 2010/07/07 週三下午

今日馴夫進度:教會「等一下」。

大白說要吃午餐,要我幫他熱蔬菜湯,我說「等一下」;我才開始幫他熱湯,他突然大叫想喝茶,我說「等一下」;開始喝湯,我正在泡茶,他說想吃餅乾配優格,問我可不可以幫他拿冰箱裡的優格和櫃子裡的餅乾,我說「等一下」;倒好茶,正在準備他的點心,他又嚷嚷著要吃葡萄,我說「等一下!

今天他每打斷我手邊的事情給下一個指令,我就會刻意把手邊正在做的事情速度放慢。大白傷口在痛,行動不便我可以體諒,但一定要讓他學會等一下的真諦。

不知道他媽媽怎麼教的,他要什麼東西,永遠都是「老子現在就要」,完全不給別人喘息的機會;我請他做什麼事情,如果打斷他的娛樂,他向來都是用不耐煩的語氣回答「我想做的時候就會去做」。我的「等一下」算是非常溫柔的拒絕了。

啾噗 2010/07/07 週三下午

大白跟我在一起英文好像不會進步,因為他現在跟我要東西已經都用兒語(外星語?) ,例如剛剛他坐在沙發上,想要放在餐桌上的遙控器,只楚楚可憐的說:「啾噗!

我問他what is 啾噗?他就拼命指遙控器,我說這個不是啾噗,你要說正確的名字我才拿給你,他就開始假哭:「his nickname is 啾噗!

我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這明明就不是啾噗!」大白回答:「how about we can call him 啾噗from now?

◎Second Opinion  2010/07/07 週三晚上

大白在開刀後一週內因為不耐傷口疼痛,主動回診三次,還問醫生可否讓他住院,到最後醫生都快被逼瘋,跟他說「你的傷口復原很正常,每個人都會痛,你不要一直想他,過一陣子就好了」。於是....

....他決定明天去另一家醫院看診。

難怪人家說那種小病痛不斷的人通常都可以活很久,因為他們每天都在上醫院,徵詢多方意見,就算得癌症也能在零期發現。

◎生孩子  2010/07/07 週三晚上

在傷口折磨下,大白昨天憂心忡忡的說:「我聽說生孩子比開刀痛很多,或許妳還是不要生好了....」(又不是你生,怕什麼)

我想起大白事先嚴正聲明過,如果我要生小孩,他絕對不會陪我進產房,他沒辦法承受那個恐怖的畫面和氣氛,光站在旁邊他就痛死了。

我一開始覺得這傢伙太不負責任,這種說法我不能接受,後來想想,我還是專心生孩子好了,以免旁邊有個人嚇得屁滾尿流,我生孩子生到一半還要安慰他「沒事沒事,不痛喔.....」

◎舍利子 2010/07/08 週四下午

如果真有人體自燃這回事,現在的我應該可以燒出幾顆舍利子。

大白在家養病的第八天,痛得在地上打滾發抖。待會要陪他上本週內第四次醫院,這次要換個醫生。我現在只希望他是真的大驚小怪或忍痛能力低於常人,不是傷口真的感染惡化了才好。

◎轉個念頭  2010/07/08 週四晚上

網友鼓勵我「轉個念頭,心情會比較好一點」,我說如果有個人在你旁邊每三分鐘就哭喊著要這個要那個,不要這個不要那個,說自己要死掉了,你還能輕鬆「轉個念頭」再說....

沒把那個人的頭轉下來就算不錯了。

◎錯怪 2010/07/08 週四晚上

剛從醫院回來。大白的傷口果然出問題(縫合處綻線裂開,我們都錯怪他了),又重新開了一次刀。在診間吹了一整天超強冷氣,回家路上淋成落湯雞,現在的我好累好冷好濕好餓好想哭。

還好他今天回家路上有良心發現,說「感謝妳的照顧和陪伴」。大概是看出我已經瀕臨崩潰邊緣,變得比較乖一點,在醫院電梯裡還有給我一個感謝的擁抱。

大白非常愛今天的男醫師,因為醫生看診和開刀時一直溫柔安撫他「一定很痛喔?要加油喔~~」(志玲姊姊貌)

◎掐死你的溫柔  2010/07/09 週五上午

開完第二次刀後,大白還是說他傷口痛得受不了要去住院。我不反對住院,不過他堅持要去住遠在千葉縣的某家私人醫院,還打電話要他住府中市的媽來照顧,因為他覺得我不夠溫柔體貼。幹,我快瘋了....

◎集點卡 2010/07/09 週五下午

準備打包行囊,應大白要求,今晚要把他送去住院了,接下來幾天得每天往返千葉和東京。算算從上週五到今天,九天總共上了六次醫院,待會要去第七次,可惜醫院沒有集點卡可以換獎品XD

◎壞消息和好消息  2010/07/09 週五晚上

剛從醫院返家。帶回一個壞消息,一個好消息。

壞消息是從東京通勤一個半小時到千葉的醫院途中,大白不堪舟車勞頓,又被電車上的冷氣吹到受涼,一進醫院就發燒到近39度。好消息是這傢伙果然是真心渴望住院,一躺上醫院的病床整個人就乖順喜樂的像隻小綿羊。﹝還是腦子燒壞了?﹞

大白住院對我而言只是少了精神折磨,肉體還是一樣累,因為單程通勤就要一個半小時,我每天都要花三個小時往返。醫院的探病時間是早上十點到晚上八點,所以我早上八點半出門,晚上九點半以後到家,的確有像東京通勤上班族生活了哈哈。

◎高血壓  2010/07/09 週五晚上

大白爹娘今天有來醫院看他,但明天以後我請他們不要來了,從他們家到千葉那家醫院,單程就要兩個多小時,大白爹還有高血壓,哪經得起這樣折騰啊。

說到血壓,今天在醫院候診室裡量了一下自己的血壓,收縮壓106/舒張壓79,難得在正常範圍內,也創下有史以來的新高。過去我一直有低血壓的症頭,通常都是收縮壓80/舒張壓40左右。人家常說被某某人氣到高血壓,原來不是騙人的。

◎宇宙很忙 2010/07/10 週六晚上

大白開刀以來,總共看了三個醫師,三位醫師都是有口碑的專業名醫,診斷卻差很多,第一位說這種小手術當天就可以回家隔天正常上班,第二位說應該要請假休息兩三天才會好,第三位說應該要住院一個禮拜以上....

今天第三位醫師說完大白應該住院一週以上時,大白臉上彷彿若有光。有沒有這麼想住院!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每天被家暴咧。

我猜我跟宇宙下的「泰快來」訂單可能短期之內得不到回應,因為宇宙忙著出大白「我要住院!」這個超大訂單的貨。

◎特殊需求  2010/07/11 週日晚上

今天去醫院陪大白時,我讚嘆這家醫院的護士小姐都好溫柔好有耐心,大白說他不確定原本就是這樣,還是因為他有特別要求,「因為我在入院問卷的特殊需求那一欄 ,有註明『優しいのが好きです』,希望醫護人員對我溫柔一點,我不喜歡太嚴格的...」(真的很有種寫!特殊需求欄可以這樣用嗎?)

由於得到滿意服務,大白住院後整個人變超乖,拼命撒嬌說「跟妳結婚真幸福」,還偷偷在病床上用iPhone寄email給我,寫「愛してるよ」( 這好像是我跟他交往至今第二次聽到這句話 ),早知道就早點把他送去。如果哪天我中樂透,應該會偷偷分這幾位護士每人一百萬外加一個惠我良多匾額。

這兩天每天花三小時通勤,還有N小時在醫院陪伴,非常疲倦,但精神負擔真的減輕太多。我終於能體會無論如何都要把新生兒送去給保姆帶的媽媽心情。

話說回來,大白大概很擔心我將他放生,嘴巴才這麼甜。他每天晚上都憂心忡忡的確認我隔天一定會來全程陪他,如果我說明天可以不要嗎,他就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說他孤單寂寞覺得冷....

(好消息,大白退燒了,醫生說傷口應該沒感染)

◎不用來沒關係  2010/07/12 週一晚上 

今早淒風苦雨,又是生理期流量最大的一天,原本想偷懶不去探病,正打算打電話告假,大白就心有靈犀一點通的來電,在電話那頭先痛哭十秒,接著抽抽噎噎說他很不舒服又好寂寞,但是「風雨很大,妳不用來沒關係」。吃軟不吃硬的我只好把「今天不去了」吞下肚,拍胸保證「我馬上到!」

晚上我離開醫院前,大白很認真的說:「妳來看我,我真的好開心。」「你不是說不用來沒關係的嗎?」「因為我沒想到妳在不在會差這麼多....」聽完一切好像都值得了。(會不會太好哄)

當然啦,心頭甜滋滋之餘,肩膀上還是有小惡魔在痛罵「妳這個笨蛋!被吃定活該!」

◎只愛黃臉婆  2010/07/14 週三晚上 

連續幾日都以T恤休閒褲帆布鞋的輕便打扮去探病,難得天氣晴朗,心血來潮穿了件無袖花上衣配七分牛仔褲和低跟涼鞋(但還是全素顏,走在路上絕對不會有人回頭的路人甲造型),結果大白一整天都好冷淡,不討親也不討抱。臨走前我忍不住問他怎麼了,他埋怨:「妳穿得太漂亮,不像我家的壽司....

我聽了不太爽,丟下一句「那既然這麼不熟,我就先走了,掰掰」,轉身就走,大白可能有點嚇到,在我回家路上打來拼命撒嬌裝乖。

有網友研判這是在吃醋,怕老婆在他住院時被別人拐走,其實不然。跟大白出門約會時,不管化多淡的妝,就算只擦防曬或隔離霜,他都會擺臭臉,因為「這樣就聞不到妳原本的味道」(什麼味道?),真懷疑他以前是怎麼跟日本妹交往的。也有人說這是真愛,但真愛應該是不管美醜都愛吧,只愛黃臉婆應該算是一種病。

◎第五位醫師  2010/07/15 週四晚上 

大白用一種自我感覺非常良好的語氣告訴我,好幾個護士都問他是做什麼工作的,大概是因為很少有年輕人住得起附衛浴的單人病房,他的地址又在房價較貴的麻布。但我覺得他想太多了,人家明明只是好奇何方神聖才有種在住院表格特殊需求欄上註明「優しいのが好きです」,還在入院隔天就要求更換不夠溫柔的主治醫師吧。

現在大白的主治醫師(開刀以來的第五位!第一位就是說開刀隔天就能正常上班的鐵娘子;第二位醫師親切的像志玲姊姊,可惜診所沒有住院病房;第三位安排大白住院,但因為輪值班表無法擔任主治;第四位態度冷淡,慘遭公主殿下撤換)換成一個笑容燦爛的溫柔胖哥,一直安慰大白「好可憐,一定很痛齁」,大白很尬意他。之前的醫師常把「沒問題啦別想太多」掛在嘴邊,大白覺得是風涼話,但這位醫師比大白還憂心他的傷口,暗示前幾位醫師沒有安排大白長期住院療養很殘忍。我看這兩個人乾脆交往算了。

◎石油大王  2010/07/16 週五晚上 

在病床邊研究大白吊點滴的針孔時,發現旁邊有兩顆如吸血鬼牙印的痣,隨口提起:「咦,你手腕內側有兩顆小痣耶。」大白笑咪咪的回答:「是啊,我那失散多年的石油大王生父,就要靠這兩顆痣來認親,由我繼承他所有的財產。」

我追問:「可是你長得不像阿拉伯人啊?」他想也沒想就接著說:「我的生父是日本人,當年不得已拋下我去中東發展,後來發達了變成石油大王,開始努力尋覓我的下落,要用所有的財產來彌補對我的虧欠....」(竟然還有一整套劇情,石油大王躺著也中槍)

◎海之日  2010/07/19 週一上午 

WHY? 為什麼日本有這麼多莫名其妙的國定假日名堂?「海の日」是大海代替月亮在懲罰我嗎?

(雖然傷口尚未100%痊癒,狀況漸趨穩定的大白終於在週六出院了。好不容易打算週一歡送他去上班,結果一早醒來發現他還賴在沙發上看電視,說今天放假!)

◎我要回家了  2010/07/20 週二下午 New!

早上終於將公主送出門上班,鬆了好~大一口氣,洗了衣服和床單枕頭套,讀了一本小說,還做了一個半小時的比利戰鬥營健身操。在無人打擾的狀況下,連揮汗做家事都是種享受。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下午四點半,大白來電說今天公司沒什麼事、他傷口又不太舒服,所以他。要。回。家。了。我合理懷疑他早就被裁員,一整天在麥當勞喝可樂喝到煩。話說回來,如果大白真的被裁員了,我絕對會假裝不知情,這樣他才會出門去麥當勞吹冷氣,而不是在家煩我啊。

【酪梨壽司碎碎唸】

經過一個禮拜多的實驗,發現本人還是不適合也做不到《秘密》或《向宇宙下訂單》那種百分之百的正面思考,不靠夭我會爆炸,所以還是暫時維持本部落格的垃圾坑路線吧,反正宇宙的產能都已經被大白佔用了。(顯示為自暴自棄)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