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我有強迫症。

每當逼近截稿期,我逃避現實亂按鍵盤祈禱Notebook當機。假裝自己是灰姑娘,發狠跪在地上清地板、刷馬桶、擦玻璃。

減肥時,每餐嚴格控制卡路里,誤差範圍最只容許10大卡,早餐脫脂牛奶要用量杯算有幾CC。公司發的小冊子被我用來密密麻麻記錄每天吃什麼拉幾次慢跑多少公里。晚餐準時五點整飛奔回家自己料理,七點凱悅晶華遠企餐會照去不誤,用眼睛品嚐大廚手藝。

慢跑時,明明第三圈就上氣不接下氣,還是一步一腳印撐到八公里。不是為了鍛鍊體力,只是想跟旁邊的叔叔伯伯證明我不是肉腳,說穿了就是輸不起。

說我有潔癖?有時候頭髮滿地、從門口走到廚房小白襪變成黑抹布也覺得沒關係。說我有意志力?也曾躺在床上三天三夜除了撒尿喝水不肯起床、一個禮拜放肆吃吃到飽五次、兩個月肥8公斤。

自從坦然「出櫃」加入強迫症的大家庭,我發現自己一點也不孤寂。

連看起來再正常也不過的我妹妹,都堅持任何課本小說不能有折角壓痕,更不用說沾到咖啡果汁口水鼻涕。萬一哪個白目的犯了大忌,看起來文靜善良的她就會瞬間翻臉跟人家拼命。

美國念MBA的同學Phinn網路成癮,為了要在第一時間讀完我的日記,守在線上每十秒鐘就按一次「重新整理」。遠在異鄉不忘每天按時關心霹靂火的劇情,上聯合電子報頻繁的程度連王惕吾知道都會感激涕零。明明逛購物網站只是為了surfing,臨走時卻不由自主掏出信用卡,戰利品多到總讓廠商發自內心說聲「歡迎再度光臨!」

有個朋友的伴侶換的跟床單一樣勤,三個月不讓自己和對方心碎一次就好像全身不對勁。另一個看到漂亮美眉就睪固酮激增產生強烈征服慾,烙狠話說一個禮拜沒上手,名字倒過來寫或隨便我要怎樣都行。

跟他們比起來,我的強迫症還是小兒科,至少不太害人只害己。

只是現在治療不知道還來不來的及?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