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院白目男一號的故事引起熱烈迴響,讓我回想起白目男二號在我生命中留下的點點滴滴。

白目男二號,如果我記得沒錯,是某大科技外商的業務中階主管,好歹也是台灣社會的菁英。當初我跟他交換名片時,並沒有料想到科技新貴如他,竟然也有不容小覷的白目實力。

我承認,一切都是我的錯。那天我一個人在遠企附近等公車,一個看起來35歲左右穿西裝的男子走過我身邊,又折回來停下腳步。「我是I公司的C,希望能有機會認識妳。方便跟你交換一張名片嗎?」他不是什麼大帥哥,但眼神誠懇態度大方,又剛好切中了我身為新聞記者,覺得有義務跟科技廠商交換名片的職業病要害。猶豫了半晌,我還是像白癡一樣掏出名片遞給他。

「對不起,我的公車來了!」謝天謝地,姍姍來遲的292,讓我脫離當下的窘境。才坐上車,拿出搭訕男的名片想看個仔細,手機迫不及待地響起。

「是我,I公司的C。我只想告訴妳,妳剛剛在站牌前,像陽光一樣散發出耀眼的光芒,讓我沒辦法呼吸!」我像陽光?這還真是見鬼了。明明今天早上我趕時間沒洗頭,披頭散髮臉上沒化妝又猛出油,要不是因為太肥,還真希望能把整個人藏在站牌後。難不成他是在暗示我的油臉會反光?我尷尬的說聲謝謝你,迅速結束了這個不合時宜的陽光話題,開始有點後悔剛剛鬼迷心竅給的名片,上面有我的手機。

那天晚上,不用我說大家也猜的到,就是一連串的災難起點。C開始照三餐晨昏定省、溫言軟語,可能是因為話不投機,我總是很有禮貌和他寒暄,然後婉拒他一起出遊的好意。

這樣過了兩三天,誤闖白目叢林的小白兔,終於發生不可避免的悲劇。「喂?請問找哪位?」「猜猜我是誰?」電話那頭C語氣很俏皮。「我怎麼會知道!」我對電話裡的人聲有接近100%的辨識率,不過這位大哥請問我跟你很熟嗎?認識三天就玩「猜猜我是誰」的肉麻遊戲,你不覺得太快了一點?「是我C啊!妳好沒良心,怎麼可以認不出我的聲音…」他提出嚴正抗議。

那一刻,我彷彿可以透過話筒看到他跺腳外加擺手嬌嗔「我不依啦我不依!」,忍不住直犯噁心。但是自作孽不可活,誰叫我給名片時忘了啟動「白目指數探測儀」。

相同的場景每天都要上演。約莫兩個禮拜後,他雀躍地告訴我他要出國:「親愛的,妳想要我帶什麼禮物?」「謝謝你,但真的不用了!」我雖然沒好氣的拒絕,心中也有按耐不住的喜悅,因為這意味暫時我能重獲心靈的平靜。

時光飛逝。一個睡眼惺忪的半夜,我又接到了他的電話。

「嗨!是我。」(這是白目界相當於「反清復明」地位的暗語嗎?為什麼每個人都要來一句?)「喔。」我努力忍住睡意和想扁他的衝動。「我回國了。帶了禮物給妳!妳家在哪裡?我現在送去給妳…」(拜託,現在都幾點啦?)「不用了,你拿去送給同事吧!」(哼,想來我家?沒這麼容易!)「不行,這個禮物,我是特別為妳一個人挑選的!」他可堅持的哩。

「妳在睡覺啊?」「快睡著了。」「洗過澡了沒?」「還沒!不過這不關你的事吧。」「聽妳的聲音,現在在床上嗎?」

哇,這位先生,你現在是在把老娘的電話當廉價的0204打嗎?

我為之語塞,但是白目男另一個共通的優點,就是總能效法顏回「無入而不自得」(白話文翻譯,就是自己隨時隨地都能爽啦!)。他趁勝追擊:「沒有洗澡就睡覺!妳這個小髒鬼!難道要我過去幫妳洗嗎?」

小、髒、鬼?有沒有聽錯,我不小心轉到SM頻道了嗎?

「真巧呢,猜猜我給妳帶的禮物是什麼?就是澳洲特產的綿羊油香皂喔!待會就可以派上用場!」在我傻眼的空檔,他還沒忘了兜回正題。救命啊!猥褻肉麻當有趣,還真是超級致命的一擊。我倒地不起,這一回合輸的徹徹底底。他達達的馬蹄,是個醜陋的錯誤,他可能想當歸人,我卻慶幸他只是過客。

小故事,大道理。科技白目男故事的啟示是,白目不分職業貴賤、階級高低。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為白目界的第一把交椅。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