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寫到醫學院白目男「一、二、三說床邊笑話」的貼心。被我軟硬兼施拒絕的他並沒有因此灰心喪氣,反而再接再厲。

一個上班日上午,我照例接到他的morning call。「嗨,妳在外面忙啊?」「沒錯。」「那妳什麼時候忙完進辦公室?」「晚點。」「那是幾點?」「關你屁事?」

當時的我正蹺班參加駕訓班的道路駕駛,無暇理會他的甜蜜問候,迫不急待掛上電話。

結束一上午的蹺班,心虛地返回工作崗位,在辦公桌前坐下不到三分鐘,桌上分機鈴鈴響起。「哈囉,大忙人!妳終於回辦公室啦?」又是他。「等等!你怎麼知道我公司電話?」天氣明明很熱,室溫卻好像瞬間下降了10度。我背脊開始發涼。「版權頁上就有啊!再請總機幫我轉…」他對自己柯南般的偵探尋寶過程津津樂道,喜孜孜地炫耀。「對不起我在忙,下次再聊!」我深怕他繼續說下去我會忍不住尖叫,只好快刀斬亂麻。

我跟「七夜怪談」裡松島菜菜子接到死亡電話通知時的心情有的拼,電話掛完還心驚肉跳喘個不停。「我‧死‧定‧了‧」我對著電話絕望地喃喃自語。

接下來的半小時,我花了些工夫重組我的三魂七魄,重新投入工作。說時遲,那時快,分機再度響起。我用顫抖的右手接起電話,比徒手拆除定時炸彈或是玩俄羅斯輪盤對太陽穴扣扳機時還心驚。

「這裡是櫃臺,麻煩妳過來一下!」聽到熟悉的女聲,我衷心感謝上帝。否極果然會泰來,一定是我等待已久的重要快遞。三步併作兩步,我打開通往櫃臺的公司大門。

毫無防備下,全世界最超現實的畫面出現在我眼前。

是他。醫學院白目男,手上捧著一束看起來至少有三、四十朵的熱情奔放火紅玫瑰(這年頭還有人送這種花?),正用無比熱切的真摯眼神望著呆若木雞的我。老實說,這些年來我根本對這個人的長相沒有印象,但是一看到那個深邃的溫柔眼神,我就知道除了他,不會有別人。

「終於找到妳了…花是送給妳的!」這是他的開場白,似乎我倆是因命運捉弄失散多年的情侶。「你…你…你不是在高雄工作嗎?」有生以來第一次,靠說話吃飯的我結巴了。「我特地坐飛機上來看妳!」「我….真不巧,我在一個很重要的電話採訪中!請等一下!」「喔,別忘了花!」我一把抓過他遞過來的沈重花束,迅雷不及掩耳把他關在門外。

「哇!仰慕者送的花?」倉皇地逃回座位,我不顧眾人欣羨又疑惑的眼神,當場把花丟進我看不見的角落垃圾桶裡,決定學鴕鳥把頭埋進沙裡。轉念一想,不對啊,我剛剛慌忙間叫他「等一下」,萬一他真的決定等到海枯石爛,該怎麼辦?

亡羊補牢猶未晚矣,我當機立斷打電話給櫃臺。「小瑜,剛剛那位先生還在嗎?」我作賊般壓低聲音試探。「喔!在啊。妳要跟他說話嗎?」櫃臺姊姊難得看到辦公室出現甜蜜浪漫的場景,聽起來很開心。「不用不用!麻煩妳跟他說我之後還有一個會要開很久~很久~,請他先回去!」唯恐她沒聽懂,我在「很久」上特別加重語氣。

接下來八個小時,我把手機關機,分機插頭拔掉,明明沒事卻在辦公室加班加到晚上十點,回家時還特別偷偷摸摸從大樓後門搭計程車離去。

唉。早該知道白目一族的美德就是堅持,絕不放棄,只是沒想到他會貫徹的這麼徹底。我為自己「伸手不打笑臉人」的孬種個性暗自痛心。

(就這樣結束了嗎?那你未免也太低估白目男的毅力。請期待第三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smallbkimo
  • 哈哈~
  • smallbkimo
  • 哈哈哈~
  • neo1017
  • 很有耐心,可惜,找錯對象,也認不清現實<br />
    <br />
    大概看多了力志小說了
  • 悄悄話
  • SUNRIDER
  • 哈哈!超好笑的!搞不好那個人是我朋友勒!
  • 我也可以成為白目男
  • 我看每個人都是你的貴人喔
    彼此不相欠喔
    因為你的生活周遭 至少都被你當成商業了
    所以彼此不相欠囉^^
  • sunniest27
  • 我懷疑那傢伙是偶像劇看太多了

    送東西也要看對方願不願意吧= =
    自作多情的白目男!!!(因為遇過所以也跟著發抖
  • piscesho
  • 没有觉得一点点可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