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完美國勞動節,也就正式進入秋天。(是嗎?我只是裝懂)和煦的太陽,涼爽的晚風。我是個非常容易受氣候影響情緒的人,所以這次回到紐約以後,每天心情都很好。

天氣固然可愛,嚴重的時差卻讓人恨的牙癢癢。自從過了二十五,坐長程飛機必定腰酸背痛,時差還要兩個禮拜才調的回來。天可憐見,我回台灣只有短短兩週,才剛開始習慣台灣作息,又要重新適應美國時間,要命。

昨天的課程有一半都有周公陪讀,草草吞完晚餐八點左右不支倒床,睡到凌晨一點半又百分之百的清醒,不知這算哪國的起床時間。唉,小時候上飛機立刻睡死、下飛機生龍活虎、沒事還可以來個陽明山夜遊貓空吃土雞打牌的氣魄都到哪兒去了?

眼看怎麼也睡不著,只好起床胡謅了這篇沒有內容純靠夭的日記。順便告訴大家,我已經回紐約,正式開始我的MBA二年級生涯啦。

【酪梨壽司說】

1. 我對美國勞動節只有兩個印象,第一個是勞動節衣鞋免稅週,瞎拼很爽,第二個就是「勞動節過後不可以穿白色衣物﹝典故在這裡﹞」的美國傳統風俗。根據最嚴格的禮節,白鞋只能在夏天,也就是Memorial Day和Labor Day之間穿。

說到這個,我看過某一部超讚超無厘頭的黑色喜劇「Serial Mom」。由凱薩琳透納飾演、沒事就隨心情犯下連環殺人案的賢慧家庭主婦,就是因為某位女陪審團員在勞動節後穿白色鞋子讓她看不爽,被無罪開釋後,立刻把這位「不懂禮節」的陪審團員作掉了。

2. 依稀記得有些藥可以減緩時差症狀,有沒有人知道那藥名是什麼?有效嗎?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