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身邊的姊妹們成天都在唉聲嘆氣,「好男人死到哪裡去了?」「神啊,給我一個意志堅定的好男人吧!」我說怎麼會勒?我身邊一堆好人滯銷呢。

真的,我身邊真的很多好男人啊,其中還不乏高齡處男,多到號碼牌可以領到一百多號等著和怨女約會,但她們一個都看不上眼。

「拜託!好男人和好人不一樣!」怨女A說。

「啊?好男人不就等於「男的好人」嗎?有什麼差別?」我不解。

語言學家可能會說,好男人多一個「男」字(廢話);數學家說,好人是好男人和好女人的集合,所以好男人屬於好人,但好人不等於好男人;生物學家說,學理上沒有好人,只有雄性雌性和基因優良與否。

「哪有這麼複雜!」A纖纖玉手一揮,給了個怨女版的定義:好男人泛指長像個性像王力宏又不是gay的優質男性,好人則是讓人不好意思直接拒絕的善良無趣雞肋類型。

今天早上,好人一號向我發出SOS求救訊號。「酪梨,我想請教妳,怎麼讓自己的幽默感隨時發揮出來?」好人一號是個電視台的攝影助理,人親切又善良,嚴格說來長的也不差,但不知怎麼搞的,情場上一路坎坷崎嶇。

「我也不知道。怎麼,你想變成一個幽默的人?」對這個天外飛來一筆的怪問題,我很好奇。

「嗯,我覺得我講話很冷,我妹都說我是『液態氮』,講話吸引不到別人注意。」好人一號很是哀怨,表情像是電影「芝加哥」裡面那個邊唱「玻璃人(Mr. Cellophane)」邊泣訴自己沒存在感的老公。

「那有點小慘耶。」我致上十二萬分的同情。

「是很慘...現在的我,有點像達文西筆下的陸鳥。」才疏學淺的壽司不知道什麼是陸鳥,但想必是種寂寞又悲慘的小動物。算了,朋友這麼沮喪,我哪有心情鑽研藝術或生物。

「還好啦,每個人有自己的風格啊。通常學傳播的人,尤其是你現在的圈子裡,大部分人都會比較活潑愛講話,所以相形之下你比較冷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努力幫好人一號找了個台階下。

「如果只是在這圈子裡,那還說得過去,就是因為最近碰了不少問題。我擔心自己會不會因為物競天擇而被淘汰掉...」好人一號語氣越來越沈重,顯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怎麼說?」說吧說吧,我當薇薇夫人也不是兩三天的事了。

「就拿男女交往來講,我很容易認識異性朋友,但是最近常碰到一個問題,就是約出來過,吃過飯,或是喝茶聊天,都ok喔,聊的也很開心,之後卻聯絡不上了......或是再也約不出來。」

「喔,我懂了。因為她們覺得你是個好人。你知道,人一旦被人貼上「好人」的標籤,就再也無法翻身!」這可不是胡謅恐嚇危言聳聽,因為我還認識好人二號三號四號五號六號,好人二號總是當人家療傷期的備胎、好人三號聯誼相親通通沒有下文、好人四號看到女生就手心冒汗說不出話......他們的共通點,就是都很單純善良、屢戰屢敗,還在痴痴等待真愛,每段感情總如鬼打牆般一再重複聽到:

「對不起,你真的是個好人。」

這句話在好人一號心底投下顆炸彈,他情緒突然變的激動無比。「妳知道嗎?在很久以前,我就很討厭別人叫我『好人』。我喜歡的學妹跟我說『你是一個好人』,聽在耳裡,直覺不認為這是稱讚...」

我真不忍心告訴他,你的直覺沒錯,這真的不是充滿愛慕的稱讚,只是婉轉的拒絕。不過我還是問:「你覺得她為什麼會說那句話?」

「我知道她說這話的意思,但是想不通為什麼會有這種結局...」好人一號說。

「說說看啊,你覺得是什麼意思?」我正在歸納哪種人才會被下「好人降頭」,說不定可以幫他們研究出變回凡人的解藥。

「如果以我那個學妹的案例來說,我對她真的很好,但是她心裡已經沒有容下我的空間了。」嘩,好一個「她心裡已經沒有容下我的空間」,多麼連續劇式的苦情台詞啊。如果每個女人的心容量都這麼小,那大概都要跟初戀男友結婚。可憐的好人一號。

「喔?怎麼個好法?」我打破沙鍋問到底。說不定好人一號自以為對學妹很好,學妹卻不這麼想啊。

「我記住她說的每句話,實現她每一句願望。即便是她無意間講出來的一句話。只差沒有像「留住有情人」(http://www.05168.com/soft/687.htm)裡的文森培里實現蘇菲瑪索想在早上醒來看到大海的願望而已。」你看!好人一號真的很貼心,為了怕我沒看過這部電影,還特別在電影後面附上了網址;最重要的是他懂達文西、電影又不只看男人最愛的「大怪獸大胸部大機器大爆炸片」,多浪漫啊!

「OK,所以你變成聖誕老人了。或者應該是修女德蕾莎,因為聖誕老人可能還會因為小朋友乖不乖而決定送不送禮物,你卻是上刀山下油鍋般無私的奉獻!問題是,沒有人會愛上德蕾莎或聖誕老公公,就算有也只有在收到禮物的那一秒而已。」雖然我很不忍心,但是基於好朋友的立場,我必須告訴好人一號這個殘酷的事實。

「但是…但是片中蘇菲瑪索是愛上了文森培里啊...」好人一號在螢幕那端沈默了至少三分鐘,終於擠出這句天真爛漫的話作困獸之鬥。

「這麼說或許很殘酷,但女生雖然喜歡人家體貼噓寒問暖,但你沒聽過『飽暖思淫慾』嗎?」好啦我亂用成語,但一時想不出更適合的。

「飽暖思淫慾?」他一頭霧水。

「意思就是說,等你把她餵的又飽又暖,她就開始幻想一段轟轟烈烈天雷勾動地火無法預測的不羈愛情。然後覺得你們兩個的關係雖然沒什麼大問題,但是有點無聊。她看到你臉頰不會發燙,手指不會觸電,胃裡沒有蝴蝶在飛。」下次當人家問她『嘿,小珍,你的新對象怎麼樣?』,她回答:『他很好,但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我們之間好像少了點什麼。』」

「我不懂,到底少了什麼?」

「不外乎就是那些狂笑、驚喜,甚至心悸、等待、焦慮、猜疑....」簡而言之,那就是戀愛的感覺啊。

「人真是犯賤!」好人一號心碎了,重重在鍵盤上敲出這幾個字。他不懂,那麼誠心奉獻真心,為什麼女人卻總喜歡油嘴滑舌讓人擔心的壞男人?

「沒錯,這句話就是我的主旨。我們自以為喜歡好人,但其實我們總是踐踏好人的真心,扯著壞人的褲管哭泣,然後發現自己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只是個犯賤的女人。」

「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善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好人一號一定惱恨到了極點,因為好脾氣的他不但吟出明朝張獻忠驚心動魄的「七殺碑」,還將自己的暱稱改成「人真是犯賤!!!!!!!!!」,我數過,「犯賤」後面一共九個驚嘆號。

「當然這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是賤人,多數時候我們只是期待一個能夠和我們擦出火花的人哪。但好人們總是太急於用熱臉溫人家的冷屁股,忘記摩擦生熱的原理。」為了避免明天早上社會版頭條出現某台攝影記者跳樓自殺的新聞,我趕忙跳開這個殺氣騰騰的話題,解釋好人們總是碰壁的真正原因。

「摩擦生熱?」

「你有沒有烤過肉生過火啊?你都怎麼生?用打火機對著木炭猛點 ?用報紙點起熊熊烈焰然後三秒內燒成灰燼?」我打了個很爛的比方,希望能點醒好人一號。

「我用火種...」

「那就對了!你會生火。但你之前那種感人肺腑的好人行徑,有點像是舊報紙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燒完了木炭都還沒熱勒。」對啦,就是俗稱的熱臉貼冷屁股,貼完屁股沒熱、臉卻又臭又冰。

「......」他沒說話。

「我們都喜歡帥哥沒錯,但看過很多帥哥之後,多數時候只是想找一個能自己發笑的人,百分之九十九的壞男人在追女生的時候都很會逗人開心,他們不見得長的帥,錢也不用多,更不用身高一八零。」

「那就是交心無用論...」好人一號的玻璃心沈沈沈沈入海底。今天的攝影機扛起來怎麼特別重?

「這可不是交心無用論。你知道要讓一個人大笑,需要狠狠打動她的心?你一直做苦工隨傳隨到隨便她許願,盡是一廂情願跟人家談些你的理想抱負和心情,但你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嗎?」親愛的,當神燈巨人很酷沒錯,但是他人生百分之八十的時間都得塞在破爛銅油燈裡無人聞問啊。

「老實說~我不知道...............」好人一號一直以為自己和學妹「交過心」,現在才發現女人的心不知長在左邊還是右邊。

「是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剛發完牌你就挖心掏肺把底牌全部掀給人家看,對手只覺得好無聊,不想玩下去了,根本來不及發揮雙方賭技,所以最後她只能用『你牌品不錯』來總結這場乏善可陳的賭局。」

我看好人一號依然沈默,只好繼續舉例:「知己知彼,不只是要掌握她吃滷肉飯會不會吃黃蘿蔔乾、喝咖啡加不加奶精,也不用隨時提醒她某年某日說過哪句話,因為那樣感覺很像變態偷窺狂;而是要瞭解她的恐懼和憧憬,她上一次什麼時候被狠狠傷過心?她最怕的是路人裝熟還是上台講笑話?夢裡的白馬王子長的什麼模樣?」

「...........」

「怎麼?」

「不好意思,我失態了。」好人一號痛苦掙扎著打出這段話。

「乖喔,不要哭。」糟糕,好像說太多了。害好人流眼淚的我,感覺像個不折不扣的壞人。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