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突然接到聯邦銀行信用卡部門打來的電話。

「妳是不是前幾天去了香港?」客服小姐親切地問。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我聲音顫抖,因為一向很怕跟信用卡公司打交道。

「我想跟妳確認一下兩筆帳。第一筆是723元...」她說。

「是,那是我在飯店1天又4個小時的上網費用。」我乖巧地鉅細靡遺招來,感覺像上課時被老師抽點起來回答數學問題。

「還有一筆住宿費是兩萬六千多元,對嗎?」她丟了一個炸彈給我,好一個save the best for last。

「什麼?兩、萬、六、千、多?有…有沒有搞錯啊?這筆帳應該是算在邀請我的廠商身上吧!怎麼會刷到我的卡上?」我驚慌失措。

「喔,這筆帳他們也沒有請款,所以我想就像你說的,對方應該會付帳,應該沒有問題。謝謝妳,有問題再跟妳報告好了...」她達成任務,滿意地跟我說再見。

等等。就算這筆帳最後不是算在我頭上,但我也只住了兩天而已。我數學雖然不好,也會除以二,也就是一個晚上就要一、萬、三、千、多!(如果記得沒錯,六星級的涵碧樓一晚也只要一萬一啊。)跟我同行的另一個記者還多留了一天在香港玩耍,也就是說,這三天他就睡掉我一個月的血汗錢。

媽啊,我雖然知道香港的這家君悅酒店(Grand Hyatt)很高級,卻不知道25樓的維多利亞港海景這麼值錢耶。難怪我坐計程車進旅館時,港仔司機先生用彆腳的普通話跟我說:「這家旅館可是超~~五星級的呢!」我還傻傻地跟他回答:「是喔。」心中不以為然。

我很後悔,當初在網路上跟同學炫耀「我住在有大片落地窗可以看到海景、還有超大浴室的美麗飯店裡」時,沒有聽信她識途老馬的建議:「我命令妳現在立刻拋開電腦,到街上釣一個男人也好,不要浪費了難得的良辰美景!」

回想起來,那兩個晚上,還真是萬事具備,只欠猛男啊。

幸虧我機靈,還拍了幾張在旅館吃免費Breakfast in Bed時伴著海景的照片當作紀念。窮酸的酪梨壽司小姐既然沒有嫁給小開的命,後半輩子恐怕只能看著照片作我的「床邊早餐+海景+帥哥」風流大夢。

(照片壓縮到30KB後很不清楚,麻煩大家自行運用想像力並在畫面中加上猛男。)

【10/15/2005後記】

這篇是兩年前去香港出差的舊文,一直都忘了搬來無名的blog。剛剛回PChome新聞台老家逛的時候發現的。照片的原始大小檔案在我上次電腦中毒當機時搶救不回來,嗚呼,我部分的青春歲月就這樣消失無蹤了。特別把這篇貼過來憑弔一下。

【10/17/2005補記】

妹妹幫我把照片找回來了,原來出國前備份的光碟裡面還有檔案。好開心~妹妹我愛妳。注意看照片,當時飯店的窗外還下著雨呢。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