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冰三明治大約是老美間的午餐默契。正如同在台灣你可以隨便晃進一家便當店不看菜單就大喊:「老闆,一個排骨/雞排/叉燒便當帶走!」五分鐘後,老闆也會很識相不囉唆地把包著熱騰騰便當盒的紅白塑膠袋交到你手中,冥冥中已經形成某種肥死人不償命的上班族飲食共犯結構。

會有這個結論,是因為每當有這種附午餐的講座或會議,我的美國同學總是認命地如等待救難物資發放的災民,依序排隊領回自己的可樂和餐盒,吃的不亦樂乎,從不會有多餘的抱怨或嘆息。想想也對,還記得小時候看的美國校園影集嗎?青春洋溢的帥哥辣妹們,中午都是拎著神秘的牛皮紙袋,紙袋打開裡面除了花生草莓果醬三明治和一顆蘋果,別無他物。所以或許這個看起來和吃起來一樣糟糕的黑色便當,對知足常樂的老美來說已是頓盛宴。(當然也有可能他們在心裡哀嚎我聽不見、已經被折磨習慣不再掙扎、或是不知道這世界上午餐還有更好的選擇。)

我承認我形容的太誇張。畢竟我在紐約。紐約耶!在這個慾望城市,只要有錢,有什麼吃不到、買不到、玩不到的?

於是在MBA第一學期無數的油膩披薩、黑色便當、麥當勞窮人餐(dollar menu)後,第二學期開始,我終於下定決心投降,不再虐待自己,偶爾開始加入同學的「午餐團」。午餐團沒有固定成員或行程,總是在系館大廳三五好友隨興吆喝著成行。至於觀光景點,以學校方圓三百公尺內的便宜餐廳為主,從日本壽司、印度咖哩、越南湯麵,到中式炒飯、韓國烤肉、泰國料理…應有盡有。思鄉情切時,台灣名產排骨飯雞排飯滷肉飯珍珠奶茶,都可以在距離五分鐘路程的「仙跡岩」吃到。與大部分留美的國際學生相比,我們已經算是被寵壞的幸福小孩。

有得必有失,得到異國美食,失去的自然是油綠綠的鈔票。紐約的物價高昂不是新聞,即便是我口中的「便宜餐廳」,一頓午餐加小費也要平均十塊錢才能解決,更別說晚餐動輒二十幾塊。同學們總在付帳時搖頭嘆息,台幣三百多元,一年前在台灣當上班族時耍闊吃商業午餐,也沒有這麼昂貴;事隔一年,我們自嘲「價值觀已嚴重偏差」,如今拿到十塊錢的帳單,竟然會直呼「咦,還蠻便宜的嘛!」

有個同是紐約留學生的朋友告訴我,他們系上有位傳奇性的台灣學長,曾創下六十美金過一個月的紀錄(房租不算)。六十美金!我活一個禮拜都成問題!紐約地鐵的月票都要七十美金。嘖嘖稱奇後,我只想問一個問題:

學長,你每天平均餐錢只有兩塊美金,是靠台灣帶來的成箱王子麵維生嗎?

話說回來,如果真有王子麵,也比黑色便當好多了。學長我羨慕你。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