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公布婚訊以來,親朋好友一直關切「妳到底什麼時候結婚」,得到的答案都是聳肩加上「不確定」。我只知道要趁這禮拜大白來台灣時將結婚手續辦完,至於哪一天正式成為大白太太,只能交給公家機關的行政效率決定。

好幾個同事朋友問我「妳不想辦一個夢想中的婚禮嗎」?當然想,從小我夢想中的婚禮就是到法院公證,最好在三十分鐘內解決。要不是誤入歧途嫁做番邦婦,這個夢想應該可以順利實現。可是現在異國通婚,雖然還是盡量簡單,手續仍平白無故多了好幾道。

為了怕哪天醒來時忘記自己的身份,決定寫下我成為日本人妻、大白成為台灣人夫的流水帳,希望老來可以回味,取代那種掛在牆上長的卻不像本人的婚紗照。

好有效率的單身證明

日本人要在台嫁娶台灣人,一定要先附上「婚姻要件具備證明書」。第一次聽到「婚姻要件」時我竊喜了一秒,想說應該包括此人身家財產清單、性能力測驗、愛滋病和菜花的檢驗報告,財力不夠雄厚或品種不夠優良者,都不准娶台灣新娘。後來證明我想太多了,婚姻要件具備證明書其實就是「單身證明」,要確認此人在該國尚未有妻室夫君,以免不小心成為人家的二奶或二公。

申請婚姻要件具備證明書,大白要持三個月以內的戶籍謄本和護照,親至財團法人交流協會台北或高雄事務所申請。聽起來很簡單,不過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的網站設計完全以考驗台灣配偶的智力為目的,完全無法預測「台灣人與日本人結婚」會被歸在「情報快訊」、「關於交流協會」、「關於台北事務所」、「日本資訊」、「簽證」、「交流協會獎學金」、「活動訊息」、「網站連結」哪一個分類下面。我一開始猜「日本資訊」,但點進去只有留學和觀光資訊。還好有一個「站內搜尋」,打入結婚兩字,終於給我找到「日本人與台灣人結婚手續說明」。這個結婚手續說明歸類在「情報快訊」下面,只能說交流協會我不懂你的心。同理,交流協會的地址電話也沒放在網站上明顯可見的區塊,要揣測網站管理者的邏輯才能找到,想必也是煞費苦心,為大和民族篩選出聰明新娘的設計。

通過日本人妻尋寶測驗後,我和大白在週一上午十點左右驅計程車前往慶城街的交流協會。正做好心理準備迎戰七七四十九種考驗,沒想到交出護照和戶籍謄本後只等了十分鐘、繳了台幣300元,就拿到蓋了章的證明書。對交流協會的高效率驚喜之餘,竟有淡淡的空虛。人真的犯賤。

十一點,我們就出現在下一站:外交部領事事務局。領事事務局一層樓有幾十個辦事窗口,各色人種鑽動、外語齊飛。有沒有看過MIB星際戰警?裡面MIB的總部大廳中各種奇形怪狀的外星人忐忑不安的排隊等簽證和入境文件,約莫就是那光景。要不是門口服務人員指點我要到哪裡抽號碼牌、填表格、影印護照,應該會迷失在萬國人肉叢林中。

可能是因為要繳驗的文件很單純,也可能是我國公務人員效率不約而同突飛猛進,這次又只等了十分鐘,就拿到一張價值400元的收據到櫃臺繳費,被通知隔天早上八點半就能領到驗證完的單身證明。(註1)

雖然有些錯愕,結婚的前置流程就這樣結束了。全程不到兩小時,不知該為中華民國的公務人員驕傲,還是為自己的好運鼓掌。

誰來公證?

大白和我都是可以坐就不會站,可以躺就不會坐的懶人,結婚自然也處心積慮選擇捷徑。自從上次打聽過,發現到法院公證結婚還是需要備齊單身證明和護照等文件,三至四天前事先到公證處預約,公證當天同時還有好幾對新人排隊等著,我就對法院公證徹底喪失了興趣。

不久前剛結婚的吾友大胖看穿了我這點爛個性,推薦我他使用的公證人老張(註2)。據大胖表示,老張人有點散,但個性隨和,不用事先預約,想要結婚前隨時打電話給他看有沒有空就行。於是週一一大早,我半信半疑打電話給老張,他果然說「我明天可能有事,不過後天禮拜三上班時間隨時都可以,妳直接過來就好啦!」

這時候我才發現我還沒有找齊兩名證人。之之是現成的,朋友們都在上班,不好意思要他們特別請假,剛好看到小愛在MSN上流連,更巧的是她竟然這兩天陪老公回台北出差,立刻情商她當救火隊,她也答應了。

可是我實在很想在最短時間內把結婚這件麻煩事辦完,一天也不願多等,所以上網找了台北地方法院公證人名冊,搭配Google出來的結果,看順眼的公證人就隨機打去碰運氣「明天下午有沒有空幫我證婚?」。第一個接電話的公證人A兇惡到像吃了炸藥,瘋狂逼問「妳確定是明天嗎?文件都備齊了嗎?妳確定喔?妳確定喔?妳要真的很確定我才會幫妳預約喔?」靠夭,確不確定要嫁留給新郎擔心就好,關你屁事。我絕對不會犯賤到找愛訓話的公證人幫我證婚。

接著找上公證人事務所B。這家顯然非常熱門,接電話的小姐說「很抱歉我們明天額滿了,妳要至少三天前預約才可以喔,」語氣中對我「明天結婚今天才預約」的行為感到十分不解。吼,要三天前預約,不如去法院公証就好。

事務所C是事務所B的小姐推薦的,據說以擁有美麗的證婚禮堂聞名,可是證婚人要求我「立刻」傳真單身證明、護照、身分證等資料過去,以便製作結婚證書,可是一來隔天早上我才能領到大白的單身證明,二來我家沒有傳真機,要去7-11傳真實在太麻煩,也只能跟他們說很抱歉。

於是我又不死心的找上老張。「張先生,你明天真的沒空幫我證婚嗎?」「啊,早上不行,但下午兩點以後可以啦。」「好,那我三點到。要準備什麼給你嗎?」「不用,你老公帶單身證明和護照,你帶身份證和兩位證人來就好。」

道長道長我愛你

週二早上九點,我和大白先去外交部領事事務局領回驗證過的婚姻要件具備證明書,五分鐘就到手。接著手牽手去吃美而美當早餐,中午回家等廠商派人修理壞掉的洗衣機。大胖說,新手人妻和水電工共處一室的畫面,讓人充滿遐想。

天氣很熱,所以我和大白準備穿短褲T-shirt和涼鞋就去公證。沒想到我娘有心電感應,打電話來警告我結婚還是不能太邋遢,以免到時候被日本政府當成假結婚,簽證被打回票。聽起來好像有幾分道理,只好將短褲換成長褲結婚去。

下午三點和之之、大白、小愛一起到老張的事務所報到。小小的辦公室裝潢陽春簡陋,老張則如我預期,是一個長相很有喜感的乾瘦老人,一臉天塌下來與我何干的氣魄,光是在電腦上敲敲打打、填寫結婚證書上的新郎新娘姓名出生年月日地址就花了半小時。由於結婚證書我申請了中文、英文各五份,也順便請他幫忙認證了日文譯本(註3),光是要簽字蓋章的結婚證書就有十來份,新郎新娘和兩個證人全部簽完約要花十五分鐘,沒有簽下賣身契的感動,反而覺得四個人活似電子工廠生產線上的女工。

當女工們做完今天份的苦工,正準備拿著看起來很廉價的粉紅色證書離開,卻被公證人叫住,「喂,結婚典禮還沒有舉行耶!」什麼,還有典禮?對喔,我差點忘了,中華民國的有效婚姻需要舉辦兩人以上公開儀式,就算在民間公證人事務所也不例外。

老張神出鬼沒,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換上紅黑相間的公證人袍,仙風道骨的看起來像個道士,要我和大白並排站在他面前,然後就開始喃喃念咒,我只記得聽到最後兩句「Will you marry Miss Sushi?」,大白說了「Yes」,和「你願意嫁給花輪大白先生嗎?」我說了「我願意」。我們還沒買婚戒,沒有交換信物或誓詞,最後以夫妻相對行三鞠躬禮結束儀式。整個過程莊嚴肅穆中透露著莫名滑稽,大白露出不知發生什麼事的迷惘表情,而我強忍著不要噗嗤笑出來。

之之在旁邊拿著傻瓜相機幫我們的「公開儀式」錄影,可惜道長作起法來迅雷不及掩耳,來不及存證大白說Yes的畫面,只錄到我說「我願意」。這下好了,日後死無對證,吵架時也沒辦法拿錄影出來質問大白「你當初不是說要永遠愛我照顧我嗎?」

下午四點十五,我付了台幣1900元(包括公證費和英日文證書譯本費用),離開張道長的辦公室,他老人家很多禮的一路將我們送下樓,露出千山我獨行的表情揮手再見。雖然花了比其他公證人更長的時間公證,瀟灑老張實在太對我的味,有多年痔瘡宿疾被無照密醫一舉回春的感動。那一刻我才領悟,大胖推薦他不是沒有理由的。(廢話太多,下集待續)

註1:外交部領事事務局的文件證明一般是兩日後取件,一件400元。但我特別提醒承辦人員以「速件」處理,隔天上午八點半就可以拿到。奇怪的是雖然明文規定速件加價200元,收據上還是印了400元,不知收費標準近期是否修改過。

註2:大胖這種有頭有臉的家庭當然不像我這麼隨便,公證結婚外還隆重宴客。老張是化名,為了避免我和老張的困擾,請不要跟我要他的真名和聯絡方式,我不會給的,也請大家不要在板上猜測他是誰。

註3:結婚證書的日文譯本是大白幫我照著英文版證書翻譯,再請老張證明與英文本相同。交流協會的小姐說譯本只是供申請在留證明時參考用,不需要經過法院認證,不過既然老張願意幫我蓋章認證,那就順便一下啦。

【相關資訊】

財團法人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慶城街28號通泰商業大樓,近兄弟飯店,搭捷運木柵線至南京東路站徒步3分鐘可到。(另有高雄事務所)
電話:(02)2713-8000
上班時間:上午9:00至下午5:0 0

中華民國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地址:台北市濟南路一段二之二號中央聯合辦公大樓三至五樓(另有高雄、台中、花蓮辦事處) 
文件證明詢問專線:(02) 2343-2913~4
上班時間:文件證明櫃臺受理時間為週一至週五上午8:30至下午5:00,中午不休息
注意事項:一般正常件2個工作天,速件1個工作天(隔日取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