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284_1.JPG

久聞日本幼兒入學要準備的相關用品極盡繁複之能事,但我一直以為只有幼稚園才這麼囉嗦,托育時間較長的保育園通常是給雙薪家庭的孩子上的,應該不至於太為難忙碌的上班族爸媽吧?

事實證明一切都是憨人我想的太天真。

入學面談當天,做完體檢和親師面談後,園長請我先帶孩子回家午睡,大白留下聽入園準備說明事項,這一說明就是漫長的兩個半小時。(好險能用日文不輪轉當藉口逃過此劫)

撇開每個月都要參加的親師會(登愣)和十幾種待採購用品不談,美術白癡廢柴阿母遇到最大的挑戰是設計孩子的專屬圖案。園方要求每件帶去學校的東西,不管是上衣、褲子、內衣、外套、襪子、鞋子、帽子、棉被、提袋、尿布(本校要求使用環保布尿布)......,通通都要縫上印有孩子平假名全名+專屬圖案的姓名布貼,園內的鞋櫃、置物櫃也不例外。

為了趕在四月開學前搞定代表愛兒的圖案,大白連續幾晚都在電腦繪圖軟體前奮戰,設計了十幾款圖,全數慘遭駁回。

外籍老娘不解發問:「隨便用個孩子喜歡的卡通人物圖案不就得了?比如麵包超人、巧虎或佩佩豬?」

大白聳聳肩:「老師說,小朋友喜歡的卡通人物都差不多,為了公平起見,不可以使用任何卡通人物圖案。」

我:「寶包個性陽光熱力四射,那就畫個笑臉小太陽吧?」

大白:「老師說,圖案要盡量接近真實世界中的狀態,現實生活中沒有臉的東西,圖案上也不能出現臉。」

我:「換成沒有臉的小太陽呢?」大白:「我提了,但老師說,圖案不能和現有園生重複,太陽已經有人用了。」

我:「欸,他們有近百位園生,一般常見的可愛動物圖案早就被挑光光了吧?不如直接請老師提供全校的圖案目錄給我們參考。」

大白:「老師說不便提供,我要先提案,他們再告訴我這個圖案有沒有人用過。這禮拜我陸續提了十幾個動物圖案,全都重複了。」

我:「吼,煩不煩!有哪些規定不能一次說完嗎?」

大白:「老師還說,線條要盡量簡單,縮印後才看得清楚,孩子也才能自己畫出來。」

我:「寶包最愛他的洗澡玩具黃色小鴨,線條簡單又好畫,有人用了嗎?」

大白:「小鴨沒人用,但老師說小鴨和小雞都是黃色的,孩子們容易混淆,建議我別用。」

我:「到底哪裡像?!我兒一歲就分得很清楚了好嗎?」

大白:「倒是我今天提案的鱷魚還沒人用,寶包也喜歡,所以可能會用鱷魚。」

我:「早說嘛,太好啦!那你現在還在忙什麼?」

大白:「老師說我畫的鱷魚,上顎是綠色,下顎是黃色,這樣有點怪,請我考慮改成同色。我改成綠色後,老師又說,我畫的綠色學校沒有,製作教具時會遇到困難,所以請我在這個淺綠和這個深綠之間二選一。」

我:「那就選淺綠吧。他們的深綠好像太暗沉了。」

大白:「是啊,我跟老師說選淺綠。」

我:「呼,總算就這樣定案了吧?」

大白:「結果老師剛剛又回信問:真正的鱷魚有淺綠色的嗎?」

我:「夠了!!!」

★首圖為一波十八折差點難產的淺綠鱷魚。

這回大白很堅持就要淺綠,還附上他孤狗到的淺綠色鱷魚圖片,老師才勉為其難讓步。姓名貼設計稿定案後,要自行上網找廠商印製,接下來又是無止盡的手工藝地獄,每種用品都有詳細規定要用燙貼或車縫。

我家沒打算買縫紉機,巴醬家的縫紉機也老早丟了,手殘阿母就理直氣壯把燙貼/手縫數十張姓名貼的苦差事交給超有愛的阿爸啦。

整件事最離奇的不是爸爸和老師的對話,而是全宇宙爆點最低的大白從頭到尾沒動怒,非常認真考慮老師的每個建議,這是龜毛日本人之間的惺惺相惜嗎?

 

P.S. 其實設計圖案的血淚史已經長話短說了,中間大白還曾設計過一個可愛的笑臉小籠包,但老師說小籠包不能有臉,無臉小籠包可能會被日本同學誤會或戲稱為大便,爸爸擔心兒子被嘲笑霸凌,只好作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