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列島下起十六年來最大的暴風雪,東京都心積雪超過十公分。

(2/9補記:今天再度更新紀錄,這已是東京四十五年來最大的一場雪,東京都心積雪深達27公分)

傍晚視訊時,苦守寒窯的大白照例哭訴,被妻兒狠心拋棄的他有多孤單寂寞。雪上加霜的是家中冰箱空空,風雪又大到連他心愛的披薩店都取消外送服務,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也只能硬著頭皮出門覓食。

便當店不遠,他心想快去快回,懶得穿成米其林人,沒想到路上為了一隻狗,差點在風雪中凍昏。

我腦中浮現平日在街頭遇到大狗總會驚嚇彈開,直呼好恐怖好恐怖嚇死人了的肉腳老公,沒聽完故事就先笑:

「想必是門口有惡犬擋路,害你不敢回家吧?」

「才不是!」

大白說,買完便當,他發現有隻馬爾濟斯被綁在超市附近的人行道邊,冷得發抖哀嚎,小小身軀轉眼就快被風雪吞沒。

「我看牠好可憐,再這樣下去可能會死掉,所以在雪中陪他等主人。」

等的時候你在幹嘛?

「撐傘為他擋雪,幫牠把腳邊的積雪撥開啊。」

然後呢?

「等了十幾分鐘,人狗都快凍僵,正在考慮要不要把狗抱到附近的騎樓下,狗主人才一派悠閒逛完超市出來。」

對方有很不好意思,向你道謝嗎?

大白搖搖頭:「他什麼都沒說,我也沒說我在陪他的狗,就趕快回家吃便當了。」

那一刻,我忽然想起愛上這個玻璃心男人的理由。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