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年假陪我坐了兩個禮拜月子的大白,終於要回東京上班了。

離台前夕,新手爸爸目不轉睛盯著兒子,喃喃自語:「怎麼辦,想到沒有你們的日子,我現在就覺得好寂寞喔......」

「再過半個多月我們就回去啦!」我安慰快要哭出來的大寶包。最近每天忙著哄大寶餵二寶,家有雙胞胎大概就是這種焦頭爛額的心情吧。

「可是寶包每天都長得不一樣,而且分開這麼久,下次見面他一定不記得我了......」大白繼續哭訴。哭到一半,想起他還沒教我怎麼使用他新買的數位錄影機,又連忙收起眼淚,正色說明錄影機的各項功能、如何用網路軟體遠距分享檔案,叮嚀我每天都要上傳寶包的影片給他看。

寶包似乎也感應到爸爸的離情依依,整夜躁動不安啼哭不休,提前一個半小時吵著喝奶。內急的我無暇分身,請大白幫忙抱一下寶包,三分鐘後從廁所出來,赫然目擊一起家暴事件:

沒魚蝦也好的兒子,把老子吹彈可破的白嫩手臂狠狠當奶頭吸,吸出一個血紅大草莓!還做賊的喊抓賊,表情猙獰哭聲淒厲,乍看下會以為家暴受害者是他呢。

拍完動感寫真的瞬間,大白又被烙下第二個愛的印記,可惜我傻眼之餘忘了補拍兩顆草莓排排站的照片。也幸好草莓不是種在脖子上,不然明天上班就尷尬了。

 

問大白幹嘛不閃,傻傻讓兒子種草莓,一顆不夠還兩顆,不痛嗎?

愛子心切的把拔苦笑嘆口氣:「可是他吸手臂時看起來好滿足又快樂,我捨不得逼他鬆口啊!」傳說中「痛並快樂著」的最高境界,莫此為甚。

「還有,他力氣好大,想拔還拔不開!我終於知道妳之前說奶頭被寶包吸得很痛是什麼感覺了......」(知道就好!)

今早大白上飛機前,兩顆鮮紅草莓已經轉成豬肝色的暗紅瘀血。想必這位笨蛋爸爸每天都會輕撫手臂上的吻痕,痴痴傻笑,拼命思念在大海另一端的兇狠愛兒吧。

【補記6/20的臉書碎碎唸】

月子中心給媽媽們填寫「愛丁堡產後憂鬱症量表」,我的測驗結果只有3分;拿量表上的問題問這幾天壓力大到焦慮失眠笑不出來的大白,卻測出13分的高分。超過10分代表可能有產後憂鬱。

江湖人稱玻璃心黛玉白啊,不意外。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