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司妳好:

鼓起勇氣,很冒昧又很唐突地想請教壽司,關於男女朋友之間的問題:

A: 對方不在意妳醜不醜、男不男性化、邋不邋遢

B: 對方和妳對話上沒什麼火花,妳難過時,妳需要些安慰或回應時,他都說不出什麼話來,行為上感覺還是個男孩。雖然他也努力上班工作,他也認真的想和妳結婚有未來,但很多時候,又覺得他靠不住。(其實該要說一長串的,但怕太冗長,所以濃縮一下) 

我現在很困惑的是,到底哪個才是重要的?

我們若沒分手意外的話,明年就會結婚了,但對於他,我有時很確定就是他了,但有時也會切心到立刻想甩手離去。 

他愛我,不在乎我出門不打扮,行為男性化,雖然有時還是會嫌我胖,但至少他接受我。在我自覺很舒服不刻意的狀況下,他還是可以接受,但卻總覺得他沒有到過我的心裡。

二個人在一起,不是總會分享一些心裡深處的話嗎?

不是在難過、挫折時,對方會適時給一些力量嗎?

有些場合,已經老大不小的男生,應該自己知道該怎麼去應對了吧?

有些人情世故,不是都該自己早就了解了嗎?

但總是要我一說再說,一吵再吵,搞得很心灰意冷。 

總是在想放棄時,又會想到他是很難得可以接受我的人。我不像其他女生那麼像個女生,總之也是個男人婆型(是嚴重符合那種等級),本來以為不會有男生喜歡我的,但卻出現了他。雖然早就有打算一輩子就一個人過了,但有了他,好像人生又有了另一種可能。現在的狀態,真是二難。(說一說又太長太雜了,對不起) 

希望壽司可以給我句一針見血的當頭棒喝,謝謝壽司。  

P. S. 他是我的國小同學,我人生的第一封情書就是寫給他,但後來他轉學了就沒有聯絡了,前年我們開睽違十多年不見的同學會,又有聯絡了見了幾次面後,他就告白,我們就在一起了。(是的,他是我第一個男朋友) 

小南 

※※※ 

小南:

妳信中不斷強調男友「可以接受妳」這點很難得,但對我而言,我能不能接受他,比他能不能接受我,重要得多耶。 

老娘或許條件不怎樣,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好好滴,絕對不會因為以後可能再也碰不到其他願意娶我或條件更優的對象,就勉強選個人將就。

(當然如果妳覺得不結婚很悲慘,說什麼都要把自己銷出去,那就另當別論,不用繼續讀下去)

在感情上我非常任性,無法勉強和一個我不夠愛的人長期相處,不管那個人現在有多愛我、我過去曾經多麼愛他,或是別人以為我們有多相愛。

多年前我寫過一篇〈這就是我要的愛情〉,爲未來的另一半洋洋灑灑列了十大條件,到頭來應驗的沒幾個,才發現這些都是其次,我對終身伴侶的首要條件其實是:

我愛他嗎? 

沒錯,都二十一世紀了,我還是這麼老派夢幻天真不切實際啊哈哈哈。(現在是不是開始後悔問錯人了呢?)

不是過去是否曾經相愛,未來會不會繼續愛,而是現在、當下、此時此刻,我愛他嗎?

他在身邊時,我多半都是開心的嗎?

他不在身邊時,我想起他會甜蜜微笑嗎?

與他分手,除了捨不得自己付出的青春以外,會心痛流淚嗎?

如果這些非理性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我才會分析其他理性因素,包括個性和價值觀是否契合、兩人的經濟條件是否足以共組家庭而不貧賤夫妻百事哀等,思考這個人是不是理想的結婚對象。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不管這個人客觀條件有多完美,別人認為我們有多登對,都差不多到該說珍重再見的時候了。

擇我所愛,不保證公主王子從此以後過著幸福的日子,但倘若結局不盡如人意,至少我曾經擁有過一段打從心底快樂的好時光,學詩人加點鹽醃起來風乾,老的時候下酒也值得啊。

壽司

【酪梨壽司碎碎唸】

小南寫的A或B,對我來說都不是決定性的理由。如果跟這個人在一起很開心,就算他木訥、幼稚、不通人情世故,都是無傷大雅的小缺點;如果他無法觸動我心,就算對我百分之百的貼心包容也是枉然。

在參考我的意見之前,也請記得我愛到卡慘死,活生生血淋淋的下場。(笑) 

每個人選擇配偶都有不同的價值觀,甲之蜜糖可能是乙之砒霜,這種事沒有標準答案。如果很確定愛麵包(或外貌身材、學歷家世、才華智慧)多過愛情,那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擇你所愛」,不是嗎?

【後記】

寫完這篇文章,隨口問大白的意見:「你覺得,當我決定要不要跟一個人結婚,應該優先考慮什麼條件?」

他正色答:「那個人是不是大白。」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