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內容不開放新聞媒體以任何形式報導、節錄或轉載◎

昨天下午,朋友志玲在MSN上敲我。

志玲:「日本H1N1嚴重嗎?」
壽司:「還好耶,沒什麼感覺。」
志玲:「妳有認識任何人被隔離過嗎?」
壽司:「沒有啊。」
志玲:「很好,妳現在認識一個了。」
壽司:「啊,妳被隔離喔?怎麼這麼衰,跟誰同機了?」
志玲:「為什麼我想從諧星角色變回A咖志玲時,老天仍然不停作弄我呢?」

接著,志玲就如泣如訴,在我面前重播一齣由她本人擔綱主演的新流感恐慌人倫醫學大悲(喜)劇。

如果在日本,片名應該是《感染列島》之類的,在台灣就叫《感染寶島》吧。

----------------------------------------------志玲的血淚獨白分隔線--------------------------------------------------

之前去大陸玩得太爽,回來就狠狠的給他甲狀腺扁桃腺(之前寫甲狀腺是筆誤)發炎,然後當然是發燒之類的。

而我親愛的爹娘,一見我發燒,並不是帶我去診所,而是連拖帶罵的把我拖進醫院,劈頭就:「她她她......剛從北京回來,就發高燒了!

幹!這是什麼形容病情的方法!當場急診室如臨大敵,醫生護士全都把N95戴上,連診都還沒看就把我送進所謂的「隔離室」。

甚麼是隔離室?就是把一堆發燒的、咳嗽的、半昏迷的關在一間。在我旁邊那個咳個不停,我整個戴口罩窩在(也不知道乾淨不乾淨的)被子裡快哭了。

啊現在是怎樣啊!我是來交叉感染的嗎!?

然後,就像我們看到些有恐怖傳染病的電影一樣,醫生護士全副武裝慢慢進來了。不分青紅皂白先抽血,然後賞我一個痛死人的點滴,就走了。臨走前看起來很累的護士大人,還幽幽地跟我說 :「唉,我寧願我是你,可以躺在這邊,我真不想上班啊!

我真是無言了.... 我竟然成為護士羨慕的對象。幹!誰可以幫我看看病啊!?我快死了好嗎?

過了驚恐的交叉傳染三小時,醫生跟我說:「現在送去化驗的檢體很多,我不知道你的報告甚麼時候會出來,我看妳先辦住院好了......嗯,今天是星期五,如果疾管局周末沒加班,就只好委屈你在這裡等到禮拜一了喔!」

老天爺啊,我只是感冒感冒感冒!

可愛的護士小姐又幽幽的加了一句:「要不要請你爸媽帶書來給你看?不然你會很無聊喔....」(可以跟我爸媽說「幹我只是感冒,我要回家睡覺嗎?」)

把我從交叉感染房「移送」單獨隔離住院病房,就更精彩了。

我突然有通緝犯的感覺,前面有武裝警察開道維持秩序,全副設備的衛生人員領路,我後面也有個衛生人員拿著灑花那種消毒桶,凡我走過的痕跡皆噴噴噴,衰到極點了。還有路人圍觀,被警方制止不准靠近,只差沒銬手銬拉黃線。

國家也很善良地發給我N95面罩,我到此刻才體會到小臉之優點......還好N95可以遮住我95%的臉啊,不然我以後要怎麼走出家門面對人群?!只差沒聽到圍觀的媽媽跟小北鼻說:「你要乖喔,不然長大就會像那個姊姊那樣......」

因為病情不清楚,所以急診室的醫生不能亂開藥,我自己拿著葡萄糖點滴在國家重重戒護下,屈辱地進了真正的隔離病房。那時應該有燒到39度多吧,我縮在被子裡一直發抖,心裡幹聲不斷,正想要請我爸媽至少帶點甚麼給我吃吧,打電話回家(還好可以講手機),他們......竟然在逛街

逛街耶!逛街耶!!

我一定是垃圾桶撿回來的啦!驗他媽的H1N1!! 我要求要驗DNA!!!

折磨了一天一夜,我的報告終於出來了。護士小姐很和氣的透過廣播跟我說:「親愛的A小姐,賓繃(我確定她還裝可愛), 妳的報告出來了,妳是陰性反應.... 現在妳可以出院看醫生了喔。」

幹..... 謝謝你放我出去看醫生... 我到底是來醫院幹嘛的...... 而且,現在已經晚上十點了,看個屁,難道要我回到急診室看醫生嗎?那跟鬼打牆有甚麼不一樣?

然後衰鬼我就拖著高燒不退的玉體回到家中,開門時媽媽正快樂的在吃玉荷包,很高興的說:「唉呀,妳回來了呀。」

幹.... 幹嘛講得一副好像我光宗耀祖告老還鄉一樣。要是可以,我真希望我得的是H1N1,讓他們一起隔離看看。

當晚我一路燒到39.6度,燒到我覺得天國不遠了,燒到我覺得我應該這輩子會成為阿達了,還一邊幻想成了阿達我應該就不用出去工作,但好像也不可能再嫁給木村拓哉之類的蠢事。

第二天一早,愛睡蟲如我,痛苦到自己要求要去診所看醫生。

然後最優秀的來了......

醫生一看到我的症狀就說 :「欸甲狀腺發炎扁桃腺發炎嘛~ 你看(拿小鏡子給我看)整個喉嚨都腫起來了,這一看就是細菌感染不是病毒感染啊!奇怪,急診室的醫生一看到這種症狀,就應該知道不用隔離你啊。」

然後很仔細的跟我解釋「細菌跟病毒是不一樣的......」

我好想跟他說,親愛的,我現在帶你去急診室,你教教那位醫生吧。(泣)

以上就是我快樂的周末筆記。

----------------------------------------------志玲的血淚獨白分隔線--------------------------------------------------

壽司:「不過也算是歷劫歸來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超老套的安慰台詞)

志玲:「對,希望如此。」

志玲:「然後我爸過了一兩天又在碎碎念,『都是馬英九做不好,我女兒被這樣隔離,還生這種病,這種政府把自己送給中共算了!』我爸完全忘記當初我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求他先帶我去診所確定病因再去醫院的事......天啊,我也好想寫部落格喔。」

壽司:「真的很適合寫,這種經驗畢竟不是天天會碰到,太衰了。」

志玲:「為什麼我是諧星的命?為什麼馬英九不好好做!?」(←我可是猶豫很久要不要讓志玲爸和志玲這幾句話原文照登,跪求政治魔人不要來找碴)

壽司:「這就是人蔘啊......」

志玲:「最好是啦......我還在想DNA究竟是要到哪去驗才準。」

【酪梨壽司碎碎念】

這兩天好多人拿〈日本人口一罩 遭譏「偏執狂之國」 〉這則新聞來問住在東京的我,日本的新流感疫情是不是嚴重到要陸沉了、全民都戴口罩躲在家裡不敢出門?看得我啼笑皆非。上週因為友人來訪,每天東京走透透,街頭和電車上戴口罩的人恐怕連十分之一都不到,而且似乎有愈來愈少的趨勢,根本沒「人口一罩」這回事。新聞裡可能指的是疫情較嚴重的關西?(口罩很難買是真的,可能大家都買了一堆囤積在家裡,以防萬一吧)

另外,日本人本來就習慣在得普通感冒時戴口罩以免傳染他人,或是戴口罩減緩過敏症狀,根據我的觀察,最近東京電車上和街頭的口罩族,還不見得有花粉熱季節時多咧。

警語:以上純屬個人經驗分享,不代表官方說法,也絶無鼓勵或勸退任何人來日本旅遊之意。請不要再問我「我該保留六月的東京自助行程嗎?」或是拿這篇文章跟學校老師辯「壽司也說東京疫情沒有多嚴重,學校為什麼要取消教育旅行?」我不是防疫專家也不是你媽,不能為你的健康負責任啊。

【廣告:Lativ生活著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