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因為保護本土電影工業、缺乏翻譯人才,還是盜版不夠猖獗,日本上映外國電影的速度慢到讓人無言。五月在美首映的熟女童話《慾望城市》最近剛上檔,再久一點女主角們就可以接著拍《黃金女郎》;四月首映的《鋼鐵人》要九月底才能在東京看到,等到觀眾先變化石人。於是這個週末,我和大白一人花了一千五百円,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到六本木TOHO戲院觀賞「只」比全世界慢兩個月上映的《全民超人》。

出於對超級英雄類型電影無條件擁戴的執迷情結,大白期待威爾史密斯的《全民超人》很久了。雖然早就耳聞這部片的影評不太妙,但我很識相的什麼都沒說。如果說我在情場打滾這些年來學到什麼真理,那就是永遠不要對另一半的嗜好發表「聽說這不怎麼樣」或「I told you so」的掃興評論。反正我對這類「大電影」一向沒興趣,沒興趣就沒期待,沒期待就不會失望,就當花一個半小時和三千円買個大孩子的笑臉,何樂而不為?


威爾史密斯還是一樣帥,但《全民超人》演什麼我真的沒印象,因為電影院裡有股濃重腳臭讓我崩潰了。我不是忍者龜,向來很有種在公共場合對陌生人直言進諫,偏偏前後左右脫鞋的觀眾有好幾個(電影院沒有舖榻榻米,為什麼要脫鞋?),不敢隨便指認。向大白低聲抗議,偏偏他有長年鼻病導致的鼻塞問題,嗅覺不靈光,只同意「是有點臭」,也無法判定來源。最可惡的是,我百分之九十五確定鹹魚的主人是坐在大白後面的年輕男生,但因為信心未達百分百,怕錯殺無辜,只好氣呼呼捏著鼻子忍耐九十分鐘。

晚上九點半電影散場,衝出戲院大口呼吸新鮮空氣,問大白電影好看嗎,他竟失落的搖搖頭:「我不太喜歡這部片的劇情」。

劇情!有沒有搞錯,我家這個只愛動作片和卡通片的阿宅嘴巴裡,竟然會吐出「劇情」這麼有深度的字,趕明兒我要帶水桶出門接珍珠雨。

「要不然你認為劇情應該怎麼發展?」發問時我沒好氣,拜託,老婆陪你看你愛的芭樂電影,差點沒被日本鬼子的臭腳薰死在戲院裡,你還有得挑剔?

「神力女超人這個角色很多餘啊。我想看的是:超級英雄發現自己有超能力 (super hero discovered his superpower) →超級英雄使用超能力拯救世界 ( super hero saved the world with his superpower) →壞人奪走他的超能力 ( bad guys took away his superpower) →超級英雄重拾超能力打敗壞人 (super hero got his superpower back and beat the bad guys) →超級英雄繼續使用超能力拯救世界 (super hero continued to save the world with his superpower) 。」

根據大白教授指導的「超級英雄電影101」,超人只需要超能力和殺不死的壞蛋對手,不需要另一個超能力比他還強的女人來搶戲。這大概就跟台灣偶像劇的公式是「我討厭你我愛上你我誤會你我離開你我原諒你我永遠愛你 」有異曲同工之妙?

一口氣唸完繞口令後,大白露出「這才是王道啊」的滿意表情。我哈哈大笑,臭腳陰霾一掃而空。那一刻我倒還滿希望自己有雙眼攝相的超能力,把這傢伙認真碎唸的神情永遠留下來。誰說頭腦簡單是壞事?能為這麼單純的事物開心,是老天賞賜的福氣。為了以後還能多見幾次這樣的笑容,我祈禱好萊塢大導演們不要太有創意,多拍一些老梗超級英雄電影,超人蜘蛛人蝙蝠俠鋼鐵人多多益善,要續一百集都沒問題。

對了,如果老天爺願意慷慨多允諾我第二項超能力,我想要的是:能在黑暗中抓出所有在電影院裡脫鞋看電影的臭腳人,將他們手中的爆米花和可樂通通變成腐爛鹹魚口味,不吃光不准離席。

【酪梨壽司碎碎唸】

根據我的觀察和大白的說法,日本人很習慣在室內坐下就脫鞋,所以在電影院裡脫鞋的比例比別國高很多。脫不脫鞋我真的不介意,但下次脫鞋前,請好歹先確定你不是先逛了一整天的街,順便低頭聞聞自己的玉足好嗎?

【延伸閱讀】

男人愛看的電影

【廣告:來自台灣的好衣服 - Lativ生活著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