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晚上,為了慶祝妹妹考上證照,重感冒到沒什麼食慾的我,還是拖著病體到紅豆食府吃臨時起意的慶功晚餐。餐廳生意很好,我們這桌的服務生是一位手腳不太靈光的歐巴桑,上小籠包時不小心將薑絲醬油灑了滿桌,在我的驚呼聲中,手忙腳亂幫我們把桌子擦乾淨。

我們不以為意,沒想到接著端上的紅燒獅子頭裡面,竟然又發現了一隻溺斃的小蟲。完整的,米粒大的,有翅膀的,黑色小飛蟲。

壽司妹將小蟲撈起來放在砂鍋的邊緣,筷子繼續往獅子頭進攻。「欸,妳覺得我們要不要跟服務生說啊?」壽司家一向不拘小節,只要不是菜裡出現小強或蒼蠅寶寶就無所謂,東西掉到地上洗一洗就可以繼續吃,一隻小蟲算不了什麼。但依我向來以中華民國餐飲業服務態度為己任的澳客個性,在餐廳裡遇到這種事,非得要討個公道不可。

「她應該會說對不起對不起,然後換一鍋新的給我們吧。還是會不算這道菜的錢?」精明主婦壽司妹揣測。

「聽起來不錯,那我是不是要臭一張臉抗議:小姐你們這鍋裡有蟲欸,衛生這麼差,妳覺得應該怎麼辦?還是說,不好意思小姐我要打包獅子頭,麻煩妳不要把這隻蟲包進去,謝謝。」我真的很愛演。

「好卑微好溫柔的顧客喔。」壽司妹笑。

「對啊。這樣不行。可是說真的,哪個廚房裡沒有幾隻蟲?」

然後我們暫時忘了這件事,繼續吃飯。大胃王沒食慾,一大鍋紅燒獅子頭果然剩下幾口,摳門姊妹花決定還是打包,伸手招了不靈光的歐巴桑服務生過來。

「小姐,麻煩幫我們打包。」歐巴桑走過來時,我突然想到蟲的事,溫柔地指著砂鍋:「啊對了,這裡有一隻蟲,麻煩不要包進去。謝謝。」蟲字上甚至沒有加重語氣,輕描淡寫到好像在說麻煩不要包到蔥。

等等,我在耍寶喔?剛剛嘲弄半天的台詞,竟然就這麼自然脫口而出。謝謝?菜裡有蟲我謝個屁啊。

歐巴桑服務生好像也被我超不搭嘎的語氣和談話內容嚇到愣了一下,過了三秒鐘才回過神來,抱歉倉皇的說:「啊,對不起對不起。我馬上去。」

「姐姐妳怎麼了,剛剛不是才在說『麻煩不要把蟲包進去』太孬了嗎。」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在三十歳前終於變的善體人意,失去惡女的氣魄了吧。」說真的,連我自己也被嚇到。

過了五分鐘,歐巴桑堆著滿臉感恩的笑容,拿著紅豆食府精緻的紅色紙袋,重新出現在桌前。「小姐,我剛剛幫您看過了,這隻蟲有翅膀,應該是出菜時飛進去的。真不好意思,我招待你們一盤豆沙鍋餅好嗎?這是打包好的獅子頭,蟲我沒有幫您包進去。」

姊妹倆很高興的說好啊好啊,歐巴桑也很高興的遁入廚房張羅我們的免費甜點。大家都很高興,但總覺得「麻煩不要把蟲包進去」和「蟲我沒有幫您包進去」的對話,似乎有哪裡不大尋常。


【酪梨壽司說】

請問以上事件是因為:

A)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結果是爛命一條死不了,到今天還是拖著爛掉的腸胃/鼻子/喉嚨苟延殘喘中﹞
B) 隨著年紀漸長,我已經變成一個得饒人處且饒人,懂得別和餐飲業者過不去的良家婦女?

【曾經惡女的延伸閱讀】

惡女的第一次
惡女大戰三塊錢
惡女的告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