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很短的甜蜜閃文,不喜慎入。 (這年頭閃文沒標警語很容易被罵臭頭,作者難為)

晚餐吃白蘿蔔燉牛肉,今日成品特別軟爛香甜,貪嘴多吃了幾口,飽嗝連連,心底有不詳的預感。

餐後滿懷忐忑的量體重,果然換來一串悲鳴:「不不不不不!肥了一公斤半!」

減肥中的女生就是這麼難搞,雖然知道那應該是食物和水份的重量,但人活著不靠夭嘴巴就是不舒服。我繼續碎碎唸,唉啊,為了甩掉幾公斤,有人流汗(運動)有人流血(抽脂)還有人流眼淚,可是吃飯時不小心多流點口水就全回來了,老天爺真殘忍,人生好不公平。

大白不顧妻子的抗議,正色道:「不可能,妳再量一次。」

「再量一次還不是一樣,你很無聊耶。」話是這麼說,還是隱約希望,剛剛那一點五公斤只是幻覺或機器失靈。於是嘟著嘴再次站上電子體重計,液晶螢幕上的數字閃啊閃啊閃,屏住呼吸準備再受一次打擊。
說時遲,那時快......大白猛然從身後環抱住我的腰際,費勁將我整個人微微往上提!

數字停了。胖妹笑了。

「喏,哪有,妳看,才三十五公斤,太瘦了!」

減肥中的女生也有顆易感的心。我眼眶瞬間微溼,回頭緊緊抱住正在喘氣且疑似閃到腰的掩耳盜鈴者,好開心。

謝謝老公讓我當紙片人,一生這一次就夠了。

【酪梨壽司碎碎唸】

「加工紙片人」是大白繼「妳不胖,只是柔軟」(You are not fat, just soft)後的睜眼說瞎話最新力作,算我服了他。這絕對是危險動作,沒有練過腰力的愛妻男士請勿隨便模仿。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