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明明,聰明可愛又有人緣,多年來卻一直跟某個公認的花心大少分分合合,歹戲拖棚。每次打電話或聚會,她都要報告男友的偷腥新對象,以及她如何識破男友拙劣謊言的超級偵探故事。

「分了吧。妳又不是笨蛋,這種男人還揣在懷裡當寶幹什麼?」我第一百二十七遍提問。

「沒辦法啊,一定是上輩子相欠債。他是很糟沒錯,我也不可能跟他結婚。但反正我現在也沒有其他的對象,就隨緣吧。我相信上帝會指引我一個方向的。」明明給了第一百二十七遍這隨波逐流、油麻菜籽的無奈答案。

「妳不分手,哪來的其他對象啊......」我嘆口氣,結束了這個沒有結論的議程。

這麼多年來,我的反應早已從暴跳如雷被訓練到心如止水,但身為好友,心中還是不免OS幾句:

指引方向?上帝又不是交通警察,他老人家每天光是處理非洲饑民和中東戰火就忙的要死,誰管得著妳一廂情願的自殺行為。

更何況妳又怎麼知道沒有錯過上帝給的指示?說不定我就是上帝派來的使者,只是妳鐵齒不相信天使也有胖的。

還有,每一次偷腥被抓都是一次神蹟,妳選擇不想見証而已,難不成還要他在發誓對你絕無二心的當下,平地一聲雷,閃電劈到他腦門開花才算?他被劈成植物人,妳說不定都還會解讀成「是上帝要我照顧他一輩子」。

上帝有說過,妳有沒有在聽?沒有嘛!﹝丟聖經﹞

無獨有偶,另一位男性朋友小P,最近終於下定決心要考留學考試,申請學校出國唸書。

小P嚷嚷著要出國唸書已經兩三年了,但每年都有不同的藉口。前年是英文程度不好,去年是要等公司優渥的年終獎金,好不容易今天吃了秤舵鐵了心,遞了辭呈,開始請教我考試到底要如何準備。我建議以他的水準,閉關衝刺兩個月就可以上考場,這樣若考不好還可以再拼一次。小P卻臨陣退縮,左一句「我英文只剩牙牙學語的程度」,右一句「好焦慮喔,我只想考一次,考完就出國散心」。

自言自語推拖到最後,小P豪情萬丈地撂下狠話:「唉,不知道啦。反正我會努力,如果老天爺不肯我去,我就不去。」

出國前的焦慮我全都可以體諒,可是端出「老天爺」就令人感冒。我忍不住唸了好友兩句:「不要牽拖老天爺,都是自己的問題。」

說真的,如果真的認為自己不適合,那就不要浪費時間;如果很想要,就用盡全力拼命去要,你出不出國關老天爺什麼事啊?如果很認真準備還沒有結果,到時候再來怨蒼天變了心也還不遲。

這些平常不做禮拜不進廟的人,在碰到人生十字路口時就瞬間虔誠了起來,把眾神明全都請出來擲筊,是我無法理解的文化。什麼「隨緣」、「相欠債」、「上帝會指引我方向」、「老天爺自有安排」,說穿了都是爲自己的軟弱和猶豫脫罪。

順便幫大家上堂課,老天爺不是這樣用的。國文課本裡有教過,陳之藩的「要感謝的人太多了,那就謝天吧」,或是麥帥的「主啊,請陶冶我的兒子,使他成為一個堅強的人」才是正確用法。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