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太陽很懶。清晨五點半,天色和午夜十二點沒有兩樣,還飄著令人喪志的細雨。

但今天的酪梨壽司可不懶。五點三十五分整,我鑽出熱烘烘的被窩隧道,翻出綁統一發票的土黃色橡皮筋兩條,紮了一個很失敗的馬尾,套上聳到極點的寬鬆厚上衣,還有讓原本就很大的屁股更顯大的運動褲(我一定是鬼迷心竅才會買下它),義無反顧地出門去。

這就是晨跑的好處,你永遠不必管自己看起來如何。反正和你一起五點半起床的人絕對不會介意,真的要比,你也一定會比操場上苦練拍手功【註】或蹓狗的阿公阿媽顯的青春有活力。晨跑人不用像我某些女性朋友,光顧健身房跑步機前還得先糊上「超級無敵防水睫毛膏」和「運動後自然好氣色腮紅」,精心挑選讓胸部最集中堅挺的名牌運動內衣。

在「冬天的」清晨慢跑,還能訓練一個人的意志力。當你氣喘噓噓撐完那五公里或八公里,汗流浹背地爬回家吃早點,會覺得全世界大放光明,小天使對你眨眼睛。「我連被窩都能征服了,天下還有什麼不能解決的問題!」你的雙眼會射出讓人無法招架、贏家獨有的犀利。

根據我的經驗,寒冬清晨慢跑通常前十五至二十分鐘最難熬,尤其對於入門者、或是像我這樣在冷凍庫冰存一個世紀後終於拿出來解凍回鍋的「三層肉」。首先,你會覺得自己的雙腿正在做中風後的復健,光是熱身找回「路感」就要花上十分鐘;如果肺活量不巧和正常都市肉腳一樣(也就是很差),再過十分鐘,你會覺得肺部被捅破一個洞無法呼吸、口鼻被冷風灌的好痛、喉嚨變成痰的聚寶盆,嚥下去噁心吐出來又還是生生不息;如果你很幸運地得以邁入第三個十分鐘,那麼恭喜,身體會逐漸靈活、腦袋從昨夜的春夢中清醒。

特別要提醒大家注意,晨跑界有一種容易讓人挫折的人物,俗稱「鐵打的老杯杯」。這種老杯杯通常身形瘦削,穿著以白色泛黃棉質男性內衣或是很清涼的馬拉松背心為主。如果你在固定時間地點跑步,他們的身影你很難忽略,因為不管你多麼早到,老杯杯總是有辦法早你一步,不,應該是說不知道幾步,因為當你注意到他們時,他們已經汗濕衣襟。你懊惱之餘,會發現自己可以體會張良始終無法比黃石公早到橋頭的心情。

老杯杯跑步從不喘,腳上像是有彈簧,總是跳盪得那樣輕盈,從你身旁輕鬆「超車」時簡直是像台無聲冷氣。你若是有眼不識泰山誤把他們設成挑戰的目標,百分之九十九的機率會敗興而歸,剩下那百分之一,則是因為他老人家那天失眠四點半就出門,你到操場時只能遙望他拿著白毛巾擦汗瀟灑離去的身影。(待續)

【註】:「拍手功」是我自己取的名字,原名不詳。特色是一群中老年人死命共同擊掌,冥冥中有某種節奏韻律,以吵醒方圓十里內所有鄰居為最高指導原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