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這篇日記真的有夠無聊,不想看的請自動直接跳過。﹝讀者OS:這樣恐怕整個網站都得跳過了。﹞

早上要洗澎澎前,很帥氣瀟灑地把休閒褲拉鍊一扯,忽然覺得前方碰到了阻力,再也下不去,想要使力突破那一層障礙又不敢﹝這情節曖昧的好熟悉﹞。往下拉不成,往上卻也紋風不動,就此陷入一個進退兩難的尷尬僵局。

卡住了。

啊澡還是要洗,總不能不脫褲吧。

我使出慢跑時和帥哥擦肩而過時最常用的縮腹提臀裝瘦子大法,inch by inch,把這條捨不得離開我屁股的藍色休閒褲給褪了下來,總計花了五分鐘,人生中最漫長的五分鐘。

脫完以後一身冷汗,差點以為接下來五十年都要穿著這條褲子了此殘生。

想想其實也沒什麼不可以,這條在台灣買的深藍色休閒褲很舒服,和她形影不離也不算太糟。夏天我可以把她剪短成有鬚鬚的熱褲,冬天接回去再縫幾個補丁禦寒,逢年過節別滿應景徽章就去趴替。

好啦,不管怎樣總是脫下來了。我把褲子拉鍊湊進眼前仔細研究,順便不死心地想要移動頑固的拉鍊。經過剛剛的肥仔脫褲考驗,原本就卡住的拉鍊似乎ㄍ一ㄣ的更緊,inside out翻過來診斷,顯然情況不太妙:




下山容易下山難,脫褲容易穿褲難,這下子我再也別想把這條便宜但好穿無比的褲子穿上身了。

怎麼辦?

我絕望地在電腦前坐下,班上的ABC同學D在MSN上跟我打招呼:「Hey what's up?」

「My zipper is stuck.」D不會說中文,我只好打英文﹝接下來的中文台詞都是我翻譯的﹞。D一定覺得自己很無辜,幾百年沒聊天的同學,不小心寒喧一句就得幫歐巴桑解決私密的家事問題。

「oh that stinks. 妳昨晚到底作了什麼啊?」D質問。男人就是男人。

「沒有啊。還有,絕對不是因為我太胖!」我辯解。女人就是女人。

「我什麼都沒說喔!」D很識相地當場閉嘴。

眼看同學一點屁用都沒有,現在只有我的孤狗大神能夠救我。

我在google鍵入「拉鍊卡住怎麼辦」六個字,霹靂啪拉跳出5,180網頁,扣掉「尿道有石頭卡住了怎麼辦」的健康保健網站、「在女友面前突然小弟弟硬了,手忙腳亂地弄了幾下,拉鍊沒拉上來,卻把我的小弟弟捅咕硬了,這下子卡住了 ...」的色情網頁、還有幾百個情節老套的羅曼史小說網頁,其餘大概有兩千個都異口同聲又輕鬆地指示康莊大道:

這時的你,只要在卡住部位塗上一點蠟,再以乾布擦拭,拉鍊就能變得滑順許多。

這些生活智慧王們風涼話說的倒是很容易啊。「X的,我要到哪裡去找蠟?」我無語問蒼天。

蠟燭應該是蠟做的吧?但我不知道在這繁華的曼哈頓市中心哪有賣蠟燭,外面冷的要命,也暫時不想為了一條幾百元的便宜貨褲子出外吹風受凍。

提議駁回。

D建議我用油或潤滑劑代替蠟。「KY行不行?」我突然想到我的櫃子裡面還藏著好幾條KY軟膏。

「啊哈!你床邊一定很多吧,和所有的『玩具』們放在一起。」D很曖昧地在MSN那頭大笑。他這麼說,是因為KY通常是作愛作的事增進情趣時會用到的輔助工具,我這個孤單的曼哈頓老女人櫃子裡面竟然有存貨,可真是讓人想入非非。疏不知這些只是嬌生企業說明會的贈品,我哪有福氣享用這多采多姿的慾望城市生活,派不上用場的KY軟膏每天都躺在我的櫃子裡哭泣。

現在該是他們大展身手的時機啦。

接下來的二十分鐘,我除了用了KY軟膏,﹝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幹麻用的,嬌生企業說明會時,都沒有人好意思拿贈品,只有我臉皮夠厚秉持台灣歐巴桑精神搜括了一堆,心想「不久的將來」說不定可以用到,只是沒想到是在這種情況下。﹞



還用了質地相似的Carmex護脣膏,﹝Carmex對付嘴唇乾裂真的很有用啊,又便宜,只要$1.29,打折時還不到一塊美金。﹞



垂死掙扎時還試過從台灣帶來的柑橘口味手工精油香皂﹝長的很醜,但味道很好﹞。



最後,褲子在飽經摧殘後變成這副模樣,賣相雖差但十分潤滑油膩加還有橘子的香味,拉鍊還是完全不動搖的一派死硬:



唉,有時候,卡住了就是卡住了,愈是用力掙脫愈陷入死胡同,把局面弄擰。這句話適用於解不出的數學習題、所有不倫的三角戀愛,但當問題只是很單純的褲子拉鍊時,反而讓人加倍感到無力渺小黯然銷魂。

正所謂褲子拉鍊打不開,贏了世界又如何。


【壽司碎碎唸】

1. 今天就在洗衣服以及和褲子拉鍊纏鬥中度過了...還真是充實無比。

2. 通常這種主題我照例都要絮絮叨叨扯到一堆對人生的領悟和做人處世的道理,比如「手無開瓶之力」、「手無開瓶之力續集:瓶蓋人生」。但今天實在沒有心情多說廢話﹝任何人要是少了一條少數可以塞的進的褲子,應該也會沒有心情吧﹞。這應該不算一篇日記,而是求救訊息。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