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形容自己有多喜歡用揹巾帶寶包出門,用臉頰磨蹭他毛茸茸的小腦袋,貪婪嗅聞嬰兒特有的奶香;喬奶技巧熟練後,能在餐廳裡空出雙手邊吃飯親餵;冬天胸前抱個人肉小火爐,即便天寒地凍,全身還是暖呼呼。

寶包似乎也挺享受母子倆的親密時光,每天揹他出門散步總會好奇東張西望,偶爾改坐推車就擺臭臉鬧脾氣,甚至哭到路人側目,懷疑我是虐嬰惡褓姆。

如果可以,我多想趁兒子還願意給抱時,二十四小時和他黏在一起,無奈為娘的身子骨不夠勇健,隨著寶包一暝大一吋,逼近八公斤,我終於深刻體會到個人體能的極限,不管再標榜符合人體工學的減壓揹巾,連續揹上幾個小時依然腰痛到想死。

更別說為了配合揹巾,能穿上身的衣服都是耐髒耐磨的深色樸素款式,想不變黃臉婆也難。  

上週末去神宮外苑賞銀杏、接著又到青山逛街,揹小人一整天揹到去了半條命,終於下定決心,要趁老娘還沒嚴重傷殘之前,加緊訓練他習慣坐嬰兒推車。

  

昨天與好久不見的媽媽友人約在表參道的Bills吃鬆餅,想趁平日離峰時間試試號稱全世界最美味的早餐到底有多厲害,順便展開推車特訓。

從我家麻布十番站到Bills的明治神宮前站總共要轉兩次電車,出發前選定一條最便宜快速的轉程路線,提早一個小時出門,想說這條路線我以前搭過無數次,時間應該很充裕,不料第一次轉車就卡關,在南北線溜池山王站的月台上遍尋不著轉程銀座線的電梯。

情急之下,硬把推車推上手扶梯(錯誤示範勿學),到手扶梯盡頭才想起還有一大截階梯要爬!

咬牙扛著推車爬兩階就手軟,幸好幾個年輕女生路過幫我一把,不然可能連人帶車滾下樓。 剛爬上月台,列車正好進站,手忙腳亂把推車塞進滿員電車後,又意識到自己搭上反方向的車。(登愣) 

算了,無所謂,頂多到下一站虎之門下車,再往回坐就好了吧?

到虎之門站下車後再度驚覺,代誌不是憨人想得這麼簡單,本站根本沒有直通對面月台的電梯,要出站後再過馬路,重新進站才可以!

站務人員建議我,最簡單的方式是搭到下一站新橋,再搭電梯到對向月台。 經過一番折騰,終於成功抵達明治神宮前站,沒方向感的我又因為錯過通往正確出口的電梯(馬的電梯為什麼都躲在超神秘的角落),走了好長一段冤枉路,到達目的地時總共遲到十五分鐘。

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非假日週三上午的Bills人潮依然無敵多,從七樓店門口一路排到六樓。花時間等待也罷,可怕的是全程得在長台階上等,隨著隊伍緩緩移動,把嬰兒和推車一階階扛上樓。我和朋友立刻放棄,隨便在附近找了一家能容納嬰兒推車的義大利麵店果腹。

生孩子前常聽人家說東京是個對嬰兒推車非常友善的城市,實際體驗後發現與我的想像有天壤之別,如果這算友善,真不敢想像「不友善」的城市是什麼狀況啊。(淚)

揹巾揹到肩殘腰斷,推車推到四處碰壁,帶小人出門比跑馬拉松還累。

經此一役,我要向全天下的媽媽致上最敬禮。

 

前面聊到在電車站使用嬰兒推車的慘痛經驗,其實百貨公司或商場也沒好到哪裡去。東京各大百貨商場的電梯標示清楚友善,但不難找不等於搭得到。

週末我和大白用推車帶寶包出門逛街,在丸之內大樓等電梯,等到望穿秋水海枯石爛花兒也謝了。

好不容易電梯門打開,裡面卻塞滿人,目測有一半是不需要使用電梯的年輕男女(穿高跟鞋逛街腳會痠吧),在門外苦等的推車父母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電梯門再度闔上。

就這樣開開關關等了約莫十五分鐘,不耐煩的大白指著電梯門邊「輪椅與嬰兒推車優先」的標示,大聲宣布:「如果下一部電梯還是沒空位,我就進去把沒帶推車沒坐輪椅的人揪出來!

大白曾在電車優先席用狠勁十足的「死咪媽散」將兩位裝死的健全小夥子嚇得跳起來,請抱著寶包的我和另一位孕婦入座,所以我相信他是認真的。小孬孬我聽得心驚膽跳,祈禱老公千萬別在公共場合鬧事。

結局是根本沒機會把誰請出來,因為兩台電梯都被惡人嚇破膽,接下來十分鐘,再也沒在這層樓停過。(絕對不是忘了按鈕,按鈕都快被排在我們前面的幾組推車親子檔按到燒起來了)

於是在空等二十五分鐘後,苦情爸媽一個人抱寶包,一個人扛推車,認命坐手扶梯下樓。

唉,所謂「甜蜜的負荷」。  

P.S. 經過幾次差點引來街頭巡警關切的殘酷特訓,寶包對推車的耐受度逐漸提高,算是值得欣慰的結果吧。

  

世上沒有白流的口水,第二顆下門牙也長出來了!

 

嫌我太重嗎?就算我發動超萌眼神攻勢,妳也捨得不揹嗎?

【酪梨壽司碎碎唸】

有人問我為什麼不讓爸爸揹小孩,但爸爸要負責扛沉重的媽媽包和礦泉水瓶,進入暖氣超強的電車或商場後還要幫一家三口捧著脫下的厚重冬衣和圍巾,這些任務一點也沒有比較輕鬆,同樣要當馱獸,揹寶包樂趣還比較多。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