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做菜,討厭洗碗。

這不是什麼天大的秘密,像我一樣討厭洗碗的人,全世界少說也有幾百萬吧。但身為全職主婦,這種話還真不好意思理直氣壯說出口。

高學歷女性選擇當家庭主婦,已經被許多人視為浪費教育資源、降低國家競爭力的米蟲了,如果連家事都還挑三撿四分什麼喜歡討厭的,不被罵到臭頭才怪呢。再加上我始終覺得在外上班打拼的另一半更辛苦,他也主動分擔了不少家務,所以再怎麼討厭,婚後幾年來都認命洗碗,隱忍不說。

因為不愛洗碗,我在廚房裡養成化整為零的好習慣,邊做菜邊清理,隨手就把流理台和水槽弄乾淨,省得餐後還要面對難以收拾的殘局。對下廚產生興趣後,我開始挑戰比較複雜的料理,鍋碗瓢盤用量變大,調理過程中手忙腳亂,來不及弄髒一個碗就洗一個,善後又再度成了苦差事。

認命做完份內工作是一回事,真心樂在其中又是另一個境界。因為對洗碗耐性有限,只要另一半讓過程變得更棘手──例如吃完的納豆保麗龍盒裡還放著黏呼呼臭兮兮塑膠膜就丟在餐桌上、黏著飯粒的碗不順手放進水槽泡水──我就時不時會皺起眉頭唸個兩句,搞得對方也不爽,最後兩個人都爆炸。

「做菜很有趣,但洗碗好麻煩唷,」上個月的某一天,晚餐後我突然倦意襲來,忍不住邊洗碗邊在水槽前喃喃自語,「要是我有一個洗碗小精靈就好了......」

格林童話《小精靈和鞋匠》(The Elves and A shoemaker)中,鞋匠窮到只剩下做一雙鞋的皮革,晚上裁好皮革,打算隔天製鞋,向上帝禱告後上床睡覺,清早醒來就看到工作台上出現一雙精美的新皮鞋。皮鞋賣了個好價錢,買了夠做兩雙鞋的皮革,隔天清早又發現工作台上出現兩雙鞋,售出後夠買四雙鞋的皮革。就這樣一雙變兩雙、兩雙變四雙、四雙變八雙(試問一百天後小精靈工廠一個晚上的產量為何),賣鞋的收入逐漸改善鞋匠家的經濟狀況。

聖誕節前某夜,好奇的鞋匠夫妻熬夜偷窺,發現兩個光著身子的小精靈半夜到他家幫忙製鞋,於是決定親手縫製衣服鞋子作為報答。收到禮物的小精靈欣喜若狂,換上新衣新鞋後又唱又跳,最後跳出屋外,再也沒有回來過。之後鞋匠依然生意興隆,萬事如意。

我常幻想,只要餐後把碗放進水槽,隔天起床就發現所有碗盤都乾乾淨淨各就各位。可惜童話只是童話,現實世界只有一種花錢買得到的小精靈叫洗碗機,我的迷你廚房沒空間擺啊。

大白懶得搭理妻子的癡人說夢,繼續埋頭看他的漫畫、搞笑綜藝節目和韓劇。(一心三用真阿宅也)

隔天晚餐後,我忙著回一封重要email,沒有立刻洗碗。等回過神來,水槽已空空如也,流理台閃閃發亮,碗盤都在架上排排站著瀝乾。

「是哪個小精靈這麼好心,幫我把碗洗了?」我明知故問。

「妳說不喜歡洗碗,我就幫妳洗啦......」大白露出討賞的微笑。

哇,原來我的祈禱,老天爺都聽到了。

「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我飛撲向前,給半裸的洗碗小精靈(我家的小精靈有穿內褲)一個大大的擁抱和香吻。

會做菜的男人最帥氣,願意洗碗(而且洗得比我乾淨)的男人,在我心目中還要更迷人一百倍。

此後,只要下廚後筋疲力竭,我就會把碗盤放進水槽泡水,不急著洗掉。小精靈如果心情和體力還不錯,對晚餐菜色又很滿意,就會默默起身把碗洗了,然後向我邀功:「妳看!我是不是很乖?」

如果今晚小精靈沒出現,那也無妨,放慢腳步,休息一下再洗。反正水槽裡的碗多放一小時也不會發臭,何必爲了幾個髒碗盤窮緊張?

我報答小精靈的方式,就是用擁抱、香吻、摸頭和甜言蜜語把他捧上天,做出更美味多樣的料理,等他洗完碗,再賞一個馬殺雞。(幸好我家的小精靈沒樂到遠走高飛)

要是我早一點承認討厭洗碗就好了。

【酪梨壽司碎碎唸】

我認為家事是在互相體諒的基礎上完成的,沒有誰一定得做什麼。全職家庭主婦(或主夫)包辦大部份的家事無可厚非,雙薪家庭就視情況分擔家務,有人特別擅長某幾樣,或在時間精力上有餘裕,就稍微多做一點。

重點是,主婦對出門賺錢的人懷抱感謝的心,丈夫也不把我維持家務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

-----以上是大愛靜思語,以下是心機腹黑學-----

心機主婦的實戰經驗是,家事是看不下去的人負責做的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地雷,與其碎碎唸搞得雙方都一肚子怨氣,不如各自掃雷輕鬆省事。

大白則怕髒,酷愛乾淨,我怕亂,擅長收納,剛結婚時兩人經常為了家事起口角。日本人從小被訓練無法接受浴室裡出現一丁點霉斑水垢髮絲,台灣人的耐受度則相對比較高,一開始大白會要求我一個禮拜徹底刷洗一次浴缸和廁所(大白媽每天都洗),我不是忘記就是裝死;我的罩門是無法忍受客廳裡有雜物和衣服亂丟,大白偏偏沒有物歸原處的習慣,所以每天晚上都在上演你丟我撿,「你這傢伙耳朵很硬欸怎麼說不聽」的爆青筋戲碼。

兩人一天到晚埋怨對方的壞習慣,輪流扮演糾察隊和壞學生,最後都累了,棄守鐵的紀律,看不下去的就自己來。拖地、倒垃圾、刷洗浴廁這幾樣清潔粗活,大白自動攬下來做,每逢週末都把地板浴缸馬桶刷得亮晶晶;我則順手撿起大白滿地亂丟的雜物和衣服,每天早上花半小時整理世界大戰廢墟。

自從我開始理直氣壯享受自動會變乾淨的浴室,就突然理解為什麼大白永遠改不掉把雜物亂扔的壞習慣,因為根本不需要改,小精靈會受不了幫忙做啊......

這種讓家庭教育專家搖頭的相處模式,是我們享受對方寵愛的小小任性之一。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夫妻麥計較啦。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文章標籤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