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Q來信,問我是否該讓她剛出社會工作一年的日本男友參加公司之間的男女聯誼?男友說,不是單身也可以去聯誼,對方若問起,他也會承認他有女友,不會亂來的。

Q又問,我會讓大白參加聯誼嗎?

針對以上疑問,我訪問了我家日本男人的看法。

大白說,日本人參加聯誼是很平常的事,就算有另一半的人也有可能出席。但通常大家都會對有無男女朋友這件事心照不宣,或是同事朋友之間互相cover,「以示對主辦人的尊重」XD

什麼叫「對主辦人的尊重」?大白解釋,如果主辦人找的聯誼參加者很多都死會了,不是很沒搞頭嗎?日本聯誼並不是非要發展出什麼親密關係不可,但不可否認還是存在很大的想像空間,在那種場合坦白說出「我有女友了,而且我很愛她」簡直太白目。

問大白有女友時是否曾經參加過聯誼,他說「在有認真交往對象時不會參加」(not when i was having a serious relationship),然而事後回想,他也不敢確定女方是不是很認真看待當時的感情。

依照大白的看法,日本的聯誼是進可攻退可守,可以當成下班後的輕鬆社交場合,也可以用來搞曖昧或結識認真交往的對象。每個人去聯誼的目的都不一樣,有人是為了騎驢找馬,有人為了發展曖昧關係,有人單純想聊天享受歡樂氣氛,也有人被主辦人拉去湊人數.....

大白認為,不論意圖為何,男女朋友之間根本沒必要互相誠實交代自己去聯誼這件事,以免節外生枝自找麻煩。言下之意是Q的男友太嫩了,才會跟她討論這個問題。

所以針對Q的第二個問題,我想老公要幹什麼壞事也不會事先知會我,也就沒有什麼讓不讓准不准的問題了

說到已經死會的男女還能不能去參加聯誼,我想起一個與大白有關的切身經驗。

剛嫁來日本時,我的MBA同學佐藤,a.k.a.「成功人士」,決定幫我辦一個歡迎派對,喜歡惡作劇的佐藤同時和所有人約好了要整大白。 佐藤寫email跟大白說,週六他要跟幾個ANA空姐聯誼,男方臨時缺一個人,拜託大白一定要來,大白就默默答應了,只跟我說當天要跟朋友吃飯會晚點回家,對聯誼一事隻字未提。

當晚佐藤和我及其他同學提早約了半小時用餐,大白晚半小時才到場。大家都等著看他出糗,不料大白進包廂後發現被整,仍自然坐下與我們吃喝談笑。

因為他太冷靜,沒多作解釋也不尷尬驚慌,沒人知道他是看在能和漂亮空姐飲酒作樂的份上去參加聯誼,還是友情相挺勉為其難幫忙湊人數。由此可見,大白不是表面上這麼單純的角色,藏在心底的骯髒秘密可多了。

事後我問大白為何瞞著我去參加空姐聯誼,他淡淡地說,因為佐藤(←當時已婚,還是兩個小孩的爹!)看起來很困擾啊,去幫個兩小時忙應該無所謂,反正又沒打算幹嘛,說了怕我想太多,就沒說了。(哼)

結論是,男人真要亂搞,就算拿根繩子栓在身上也是沒用的......(菸)

【酪梨壽司碎碎唸】

剛剛搜尋email信箱,找到當年佐藤轉寄給我的聯誼詐騙信記錄。

佐藤給大白的邀約是這麼寫的:「突然ですが、今週土曜日夜に知り合いのANAの FlightAttendantとの合コンするんだけど来れない? もし予定なければ是非ご参加いただきたく。 よろしく!」

惜字如金的大白只回了一句看不出情緒的話:「2時間くらいなら大丈夫だと思います。」(我想兩個小時左右應該沒問題)

佐藤回信致謝:「Thanks! 良かった。。。とても助かります。 事前のDue Diligence及びPreliminary ValuationによればかなりのHigh Profileが期待できるメンツです。最近このセクターの新規開拓をしてるResearch Analystによれば、結構外見重視の傾向がみられるので、おしゃれして行きましょう。 9pmスタート、お店は追って連絡します。」

在投資銀行工作的佐藤故意用了很多專業金融術語,強調開發這個新セクターsector = 區塊、領域、部門,在此指的是空姐市場)的研究分析師(即主辦人)事前已確認評估過女方水準應該頗高,還要大白好好打扮。吼,超想扁他。(小辭典:Due Diligence = 實質審查,指投資方和企業達成初步合作意向後,對目標企業資產進行調查確認的動作;Preliminary Valuation = 初步評價,指以現金流量法、資產淨值等慣用方法,初步評估企業的價值;Research Analyst = 投資銀行研究部門的分析師)

接著大壞蛋佐藤就喜孜孜把和email對話轉寄給我,說:「Good news!!! & Bad news??? The project is a GO.  Big White kindly accepted my invitation for a fake blind date on saturday night!  Oh, don't blame him, sweet heart....I bet he will tell his story (just got married and is the happiest man in the world) to every cute girl he will meet going forward!  Please buy a nice wig and a big sun glass and come to the party.  I will book a restaurant tomorrow.」還假意安慰我,要我別怪罪大白,其實根本就想拆散一對新婚夫妻吧。

由於當年我是個辨識度極高的胖妹,化成灰也比別人大罈,大白不可能認不出,就沒按照佐藤的建議戴假髮和墨鏡喬裝成參加聯誼的空姐,以免自取其辱。

今晚在噗浪上提起這件往事,噗友問:「新婚就來這一齣,是不是日後在心裡一直會有點東西卡卡的?」

也還好,我沒有因為這件事「卡卡的」,反正我從來不覺得這世上有百分之百靠得住的男人,擔心起來放幹嘛?(再來一根菸,順便幫我把酒也倒滿吧 )

【後記】

重看那組信時發現一件更欠扁的事。佐藤的邀約信是在 Wednesday, September 05, 2007 12:14 寄出,大白則是Wednesday, September 05, 2007 13:39 回信。也就是說,大白最多只花了一小時就決定要參加聯誼,而且搞不好是13:37才開信箱,迫不及待回信卡位,以免被人捷足先登,錯失良機。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7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