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語:這是一個恐怖、悲傷又肉麻的故事,部分文字可能有點噁心(但圖片不恐怖),正在用餐的人可自行斟酌要不要看下去

今天下午,從郵差北北手中接過一個白綠相間、有可愛鴿子頭的郵局三號便利箱,喔耶,朝思暮想的台灣愛心食品和書籍終於到貨囉。

簽收後謝過郵差,手中包裹隱隱飄來一股臭味,拆開封箱膠帶,氣味加倍濃郁,紙箱裡還灑滿散落的白芝麻粒,不知是從哪包零食裡掉出來的?

正用目光搜尋包裹中有沒有麻荖或芝麻小魚乾,黏膩的手感已經告訴我異味的來源:

皮蛋和臭豆腐乳。更精確的說,是一盒在盛夏船運貨櫃中悶至腐敗的皮蛋,和一瓶汁液滲漏的玻璃罐裝麻油臭豆腐乳。

而那些白中帶黃的芝麻粒,都是逐臭而至的迷你小蛆蟲,白的正在蠕動,黃的則是乾硬的屍體(更正:長得像淺黃色芝麻粒的其實是蛆的卵殼 果蠅的蛹)。

箱中近二十本中文書,幾乎全染上惡臭的皮蛋黏液和麻油臭豆腐乳汁(災情最慘重的是蘇童的《米》、丹尼斯勒翰的《再見寶貝,再見》、何致和的《外島書》,其次是北村薰的「時的迴旋」三部曲:《SKIP-快轉》、《TURN-迴轉》與《RESET-重生》),每一本上都爬滿蛆,少說也有幾百隻。

我倒抽一口寒氣,憶起一個月前,跟壽司媽SKYPE時提起我好想吃臭豆腐乳、皮蛋、泰山八寶粥、麻辣蘿蔔乾、小魚干貝醬.....,她一口答應要幫我和書一起寄來,剛巧有網友送我兩罐罐裝臭豆腐,也順便塞進箱裡,寄來東京。

當時傻呼呼的,想說這幾樣食物都是密封包裝──臭豆腐和八寶粥是罐頭製品、臭豆腐乳和干貝醬是玻璃瓶裝、蘿蔔乾是塑膠包裝、皮蛋則是可常溫保存的加工製品──也都不是肉品或生鮮蔬果,寄國際水陸包裹應該沒問題。興奮之餘忘了船上貨櫃高溫濕熱,從台灣寄到日本,水陸包裹運送時間平均二十五至三十天,時值八月盛夏,皮蛋不腐敗生蛆才怪。皮蛋雖然號稱「世紀蛋」或「千年蛋」(有很多英文別名),感覺刀槍不入,終究還是顆蛋,熬不過貨櫃裡悶燒的一個月啊。

一個包裹三重打擊,同時痛失心愛的皮蛋、臭豆腐乳和中文小說,從收到家鄉美食好書包裹的快樂天堂,直接被打入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的十八層地獄。

我愈想愈難過,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午睡正酣的大白被震天哭號驚醒,趕往案發現場了解狀況後,難得很沉著又有男子氣概地安慰幾近瘋狂的外籍新娘「別動,我來處理」。

接著他發揮專業清潔公司的效率,拆解紙箱、抖落攀附在食物包裝和書上的蛆、用數層塑膠袋將慘不忍睹的皮蛋殘骸密封包好、拿濕紙巾擦淨書皮上黏搭搭的臭蛋汁和臭豆腐乳汁、將臭書全部搬到陽台上去曬太陽,最後還拖了兩次地,確保地板上沒有任何一粒漏網的白芝麻,才將一大包垃圾拿到大樓的垃圾收集室丟。

望著大白忙進忙出,我不合時宜的墜入時光隧道,想起他對臭豆腐和皮蛋這兩項我的摯愛退避三舍,在台北逛夜市時曾撂下「聞起來跟大便沒兩樣,妳要是敢吃臭豆腐我就再也不會跟妳接吻」的狠話;又想起他向來最怕各種蟲蟲,遇到蟑螂、蜜蜂、毛毛蟲會像觸電一樣彈開,現在卻為了我打算瞞著他偷吃的臭豆腐和皮蛋,和滿坑滿谷的蛆蟲奮戰,不禁莞爾又感動。

大白愛物惜物,也很戀舊,但是面對蟲蟲接觸過的物品,向來毫不手軟。當年我們還是在紐約當同學時,我就曾目睹他邊尖叫邊拿噴霧殺蟲劑瘋狂追殺房間內一隻無助的小蟑螂,蟑螂竄進衣櫃還殺紅了眼噴個不停,最後秉持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精神把一整櫃外套全部塞進垃圾袋,大吼:「這些衣服我不要了!」

「如果這是你的包裹,早就一整箱打包丟掉了吧?」我問剛下樓倒完垃圾回來,用洗手乳拼命搓洗雙手、連指甲縫都不放過的大白。

「那還用說,太噁心了!」大白露出嫌惡的表情。

「那你為什麼還要想盡辦法幫我把書和(其他包裝完整的)食物留下來?」

「要是丟掉,妳一定會更難過啊。那些蛆嚇死我了,可是看妳這麼傷心,只好努力壓抑恐懼去清理....」

「你好勇敢,蟲蟲好恐怖,沒有你我該怎麼辦?」我擦乾眼淚,小鳥依人撲進英雄懷裡。

小鳥沒有告訴英雄的是,吾少也賤,國小就被導師嚴格要求徒手打撈臭水溝裡的污泥垃圾(怕髒用夾子的同學會被痛斥「你的手是金手還是玉手啊!」),國中時赤腳打掃學校屎尿滿地的廁所,手指粗的肥蛆我從小到大見多了,根本沒在怕。

我的眼淚,是為珍貴的皮蛋、臭豆腐乳和中文書而流的啊。

【圖說】

圖一:在陽台上排排坐曬太陽的中文書,可以清楚看出有幾本書的書頁被臭皮蛋和臭豆腐乳汁弄髒了,每一本都臭翻天,但我還是堅持要把它們全部留下來讀至少一遍。嫦娥不要笑我髒,實在是捨不得啊。

圖二:左邊是網友送我的罐頭臭豆腐,沒事,右邊是壽司媽買的玻璃瓶裝麻油臭豆腐乳,標籤紙滲滿濃郁的麻油和臭豆腐味,不確定內容物狀況如何,恐怕只能丟掉。罪魁禍首的皮蛋沒入鏡,因為案發當時爬滿蛆,長相太恐怖,沒拍照留念就丟掉了。(應該也沒人想看吧)

【酪梨壽司碎碎唸】

在MSN上向之之報告這個慘劇。之之:「哇,妳這個王八蛋,竟然還敢大哭,自己造孽不敢自己承擔。」 我說:「因為我好想吃皮蛋和臭豆腐乳啊,沒想到會爆炸。」之之:「我跟媽媽說,你寄給姊姊的那些東西,我一年都沒吃到一次,之前就叫她不用特地找來寄,但是她還是很疼妳。不過妳還是跟她說吧,不知道第二箱有沒有皮蛋啊......還有,請務必自我懺悔一番。」

是的之之我錯了,媽媽、郵差北北(他沿途可能被那個包裹臭死了卻不好意思說)和大白,對不起。

懷一顆贖罪的心,我認真研究了中華郵政網頁上的各國郵政禁寄物品表,發現「奶類製品和蛋類」果然也在禁寄物品之類,皮蛋也是蛋,我竟然壓根兒沒想到!重點是只要不介意多花錢,東京某些超市其實也找得到中國產的皮蛋,我當初到底是在執著什麼?異鄉遊子們請家人寄包裹前務必多想兩分鐘,不要再跟我一樣耍笨了啊。

【後續報導】New!

2010/8/30更新:一大早跟壽司媽SKYPE討論皮蛋與臭豆腐乳事件,得知一個厄耗:壽司媽說她在8月16日寄了第二個水陸包裹,預計9月9日左右收到,裡面有書和食物,其中確定有鹹蛋和麻油臭豆腐乳更正,這回是麻辣豆腐乳,不確定是不是還放了另一盒皮蛋。(登楞) 祈禱包裹在大白上班時間寄到,我才能偷偷毀屍滅跡。真愛經不起第二次考驗。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