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一週年紀念,因為早就知道大白要加班我要截稿,兩個水瓶座向來也不太在意這種節日,沒有安排任何慶祝行程。不料昨晚大白回家時,手上竟然捧著明顯來自異次元空間的物體:一束鮮花。

那一秒我真懷疑霹靂星球爆炸了,霹靂貓乘太空船,逃出來,逃出來。快承認吧,你是披著我老公皮的外星人!

雖然我非常討厭處理花的屍體,大白送的又是我不太愛的紅白玫瑰組合,但看著這個西裝男滿頭大汗拿著花束,突然想起這樣吵吵鬧鬧哭哭笑笑也過了一年,就這樣劉雪華上身,不爭氣的緊緊抱住男主角飆起淚來。大白超驚,大概以為自己偷上酒店的事終於被拆穿,我只好抽噎著解釋:「我太開心了......」十秒後又笑,活像個瘋婆子。算不清這是我來日本後第幾次喜極而泣,女人過了三十歲,哭點是不是會變得很低?

好,為了避免有年紀小的讀者不懂劉雪華的典故,插播一下背景說明。劉雪華是我那個年代最當紅的國語連續劇苦旦,專演瓊瑤愛情劇的女主角,因為那些劇都很悲苦,所以雪華姊動不動就梨花帶雨,雙眼跟水龍頭一樣開關自如,還有人工智慧可控制左眼流右眼不流,重點是淚光閃閃還很悽美動人,不像普通人眼淚鼻涕摻在一起做撒尿牛丸那麼噁心。當年的綜藝節目最愛邀請劉雪華上電視表演三秒鐘落淚,堪稱人體奇觀。背景說明結束)

演完內心戲後,人妻恢復神智,數了數這束花有幾朵,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腦中浮現的不是花語,而是日幣。「這一束多少錢?」「六百多吧。」 所以一朵約六十幾塊日圓,折合台幣約二十元。以東京的物價而言還算可以接受,但我有點擔心眼淚讓大白會錯意,以為印證了「沒有女人不愛花」的假設,明年比照辦理。

我很想跟大白說,下次如果真的要送,一朵表心意即可,記得請老闆不要包裝,花拿在手上帶回家,以免那些包裝紙、膠帶、緞帶、紗網、鐵絲還要增加主婦垃圾分類的負擔相信我,真的很麻煩)。花又不能吃,六百塊拿來買一個7-ELEVEN漢堡排便當給我當週年禮物,我也一樣開心,說不定還更開心。但眼看大白那麼樂,任我臉皮再厚嘴巴再賤也不好意思得了便宜還賣乖,所以暫時忍住,之後找機會再暗示。

一個不愛鮮花的人家中當然沒有花瓶,貼心週年禮物頓時變得很侷促,甚至讓我考慮要不要將字紙簍清空裝點水插花。記得我那個年代的國語課本裡有一課叫〈一束鮮花〉,有個懶人因友人送了一束鮮花,覺得漂亮的花朵必須搭配美麗的花瓶,千辛萬苦找出花瓶清洗好後插上鮮花,沒地方放,只好再整理桌子,結果桌子又跟凌亂的家居環境格格不入,乾脆將屋內和庭院打掃的煥然一新,連蓬頭垢面的自己都一併梳洗的清爽乾淨。 熱心網友提供了課文連結,想回味者請笑納:P1 P2

國小時的壽司讀完這個故事,深深不以為然,轉頭跟坐隔壁的同學說:「直接把花丟掉或轉送鄰居就不用這麼麻煩了。」

由此可見,本人不浪漫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現在開放摳應,金山的金先生,龍潭的龍小姐,你們可以開始教訓我愛亂放閃光又不識相了。

【酪梨壽司碎碎唸】

我哭的其實不是收到花這件事,畢竟這不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收花跩的咧),我也不喜歡切花,而是大白一派認真的表情請參考小熊抱花示意圖)。傻孩子,送什麼花,用回收紙背面寫張卡片就好啦。

可怕的是,昨天早上我才寫了一篇肉麻兮兮的結婚週年感言這篇會收在新書裡,暫時不能貼上來),其中剛好提到我們認識四年來,我沒有收過一束花──並不是抱怨,只是純粹陳述兩人都很實際又怕麻煩這件事──晚上竟然就收到花,真懷疑大白是不是背著我去學了中文又偷看我的日記。

另外,為什麼這篇文章會有這麼多懷舊的梗啊?會不會只有六年級生才看得懂?

【延伸閱讀】

秘密情人 ﹝這篇是當初宣布婚訊時的日記,當時在無名小站至少累積了六七百篇以上的祝福留言,可惜我搬家到Pixnet後,太久沒登入帳號,無名部落格被砍掉了﹞
一○一次求婚 ﹝我們果然是很不浪漫的一對,連求婚也不例外。﹞
我如何變成人妻(上)  我如何變成人妻(下)  ﹝紀錄結婚過程的流水帳﹞
壽司與大白 ﹝圖中那隻大白熊的由來﹞

【廣告:來自台灣的好衣服 - Lativ生活著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