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最得意的事,莫過於撿回失落已久的慢跑習慣。

其實也不是刻意的。剛開始實行瘦身計畫時,擔心單一運動容易造成運動傷害,每天輪流做幾種不同的,但乳搖知馬力,日久變人妻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昨天該玩Wii Fit,我慢跑,今天該做Billy's BootCamp,也慢跑。當發現自己下意識冷落其他對象,獨鍾慢跑,已經太遲了。這就好像婚後和老情人在同學會上相逢,再度墜入情網,明知萬劫不復,依舊飛蛾撲火──我對慢跑的感情就是這麼變態。往好處想,這個老情人雖然曾經讓我痛過(腳踝啦),總比鹹酥雞或珍珠奶茶那幾個巧言令色的負心漢安全多了。

每回對新認識的朋友說,五年前,我曾經連續半年左右,每天早上六點準時出門到大安森林公園慢跑,少則五公里,多則八到十公里,風雨無阻,對方都楞個三秒,努力想從我眼中讀出玩笑的成份,再往下掃視我臃腫癡肥的身形,噗嗤笑出聲:「看來沒什麼效果喔?」白首宮女話當年,自取其辱,莫過於此。還有些人會問:「妳不覺得慢跑很無聊?那半小時或一小時,妳都在想什麼?」

無聊啊,當然無聊!但腦容量只開發3%的懶人我,就是愛它的單純,沒有對手,不必鬥智,自己跟自己比。曾有一陣子喜歡戴耳機聽音樂,不過路跑聽音樂其實有些危險,耳機戴久了耳朵痛頭暈,所以很快放棄。我喜歡聽城市裡自然的聲音,烏鴉嘎嘎、麻雀吱吱、自行車鈴叮叮叮、汽車叭叭叭,可以胡思亂想,或放空腦袋什麼都不想;喜歡用慢跑感受存在的重量,今天身體狀況好不好,跑一分鐘就知道,熬夜或失眠隔天,步伐沈重,心情欠佳時,呼吸紊亂,騙得過別人,騙不了自己。

慢跑絕對不是最有趣的運動(網球籃球輕易勝出)、不是最高尚的(滑雪、騎馬、高爾夫才是上流社會最愛)、甚至不是最健康的(游泳和健走更不傷膝蓋),但自有種奇妙的排他性,跑著跑著,背景全暗,彷彿全世界只剩你一個人在舞台探照燈中央跳支沒有觀眾的舞,又寂寞又快樂。所以我估計,真心愛慢跑的人,大概都有那麼一點固執任性孤僻,想逃離周圍的喧囂,在規律的步伐中自嗨,追求一個人的高潮。

慢跑當然也可以很物慾──重拾慢跑習慣後,雖然我還塞不進東京的牛仔褲,卻很快找到新的敗家目標,每次逛街都會鑽進運動用品店東摸摸西摸摸。上個週末,我在六本木Hills的愛迪達挑了件新款運動內衣和有排汗功能的輕便鴨舌帽,結帳那一刻,比購得當季限量名牌包或高跟鞋更滿足雀躍。運動內衣是要穿在T恤裡面防止胸前兩塊肉亂晃,沒人看得見,也不用給誰看,可是買了快感無窮,這與單身女性愛花大錢買性感內衣褲,應該是類似的道理?

真要說和這個老情人交往有什麼困擾,大概是我家附近的鄰居幾乎沒人愛他。我相信東京一定也有許多慢跑愛好者,可是人呢?日本人是不是連運動也要展現合群精神,集中在健身房或大型公園裡轉圈圈,所以大街上不見人影?並不是我需要參加跑友俱樂部排遣寂寞,而是路上永遠只有自己一個人跑,其實也挺尷尬的。

尤其是我最愛的慢跑路線,沿途要經過無數戒備森嚴的大使館,每當行經常有日本右派組織開宣傳車來嗆聲的韓國大使館,和藏獨人士沒事會背著旗幟來抗議中國大使館,總會看到站崗警衛用狐疑的眼神偷瞄我,接著拿起無線對講機窸窸窣窣說幾句暗語,大概是「長江七號,可疑份子朝十二點鐘方向移動」之類的。(當然也可能只是:「阿弟仔,快看,昨天跟你說的那個大屁股的女生又來了!」)

如果你也愛慢跑,在東京六本木一帶,見到一個身材肉呼呼、皮膚黝黑的亞洲女子,手持小方巾和礦泉水瓶,帶著嗑藥般的愉悅恍惚神情前進,別懷疑,一定是我。記住,千萬不要打招呼,因為我正在享受DIY的快感。慢跑這種事,愈寂寞愈快樂,不寂寞就不快樂了。

【酪梨壽司碎碎唸】

我不喝咖啡不抽煙不吸毒、來日本後甚至連酒都戒了,一個人沒有一點癮頭,跟鹹魚有什麼兩樣?所以只愛慢跑也不算太罪過,要說服我游泳瑜珈健走對身體比較好就免了,我知道我明白,我不想聽。(摀住耳朵)

另一個常被問到的問題是:「妳怎麼起得來晨跑?」那還不簡單,當年我推掉所有應酬,每晚十點準時上床睡覺,五點半就醒了,作息比老人還老人。現在比較麻煩,要配合大白的作息,每天晚上十二點後才能就寢,早上出門慢跑時都八點了,艷陽高照,傷腦筋。下一個目標,就是把生理時鐘調回來,當一個最近好像很流行(?)的「晨型人」。

【過去寫過的慢跑日記】

我為什麼慢跑 (這篇是我歷經兩任前男友的慢跑心路歷程,現在回頭看,肉麻兮兮真害羞)
晨跑晨跑我愛你(一):小心鐵打的老杯杯
晨跑晨跑我愛你(二):晨跑雙寶帶了沒?
晨跑晨跑我愛你(三):什麼都行,就是不能比他行!
晨跑晨跑我愛你(四):又見林懷民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Lativ國民服飾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