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醒來,喉嚨隱隱作痛,咳出幾絲黃痰。在浴室用溫鹽水漱口時,發現窗外下雨了,而且是我最討厭的那種膀胱無力老人夜尿雨,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睡前並沒有感冒徵兆,可能是半夜嫌熱換了條薄被蓋,清晨下雨時天氣轉涼給凍著了。可惱,虧我最近還算認真運動保養身體,抵抗力怎麼還這麼糟糕?
原本打算逛逛靖國神社,搶看初綻的春櫻,濕冷的天讓人興致全消。難怪李清照要嘆「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雖然知道受天氣影響心情很愚蠢,嘴角還是不爭氣的下垂,就算不用上班,也隱約感受到藍色星期一來襲。

寫到這裡,覺得自己實在無病呻吟到黛玉葬花的境界。好久沒有這種煩躁感,恐怕不只是天氣,還有截稿壓力作祟。面對截稿日,我很容易進入全面身心低潮,像便秘一樣一天寫不到一百字。沒有截稿壓力時,長篇日記半小時就解決,輕鬆寫意。興趣變成工作就不好玩了,所以寫部落格是愉快的,算字數賺稿費卻是折磨的。

啊還有,昨天和大白又因為莫名其妙的小小小小鳥事(小到想不起來了,就是這麼鳥)冷戰,今早出門前他還在耍酷,沒有吻別也沒說掰掰,我也不甘示弱,翻身繼續裝睡。

雖然手邊有一百個立即振作精神的方法,但還是決定放給他爛,因為諧星也會不開心。一個人的時候,好像也沒必要假裝陽光甜姊兒。

今天我要放肆地當一坨爛泥,明日再開花,就這麼決定了。

【圖說】

初春,東京濱離宮恩賜庭園的油菜花。綠色背景是尚未開花的油菜花田。二月底拍的照,現在應該已是一片金黃吧。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