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九點早早就寢,半夜一點起床撒尿後睡不著,到萬金油家逛。很狗屎運的,給我瞄到資深記者董成瑜在中時副刊發表的「一個人的生活」。這篇孤僻獨身熟女的誠實告白,午夜夢迴時讀來特別有感覺,幾乎每段都讓我大嘆「他媽的怎麼寫的這麼深刻」。

我愛的要死,第一時間在msn上與好友大胖熱情分享,雖然他既不孤僻又不誠實更不是熟女。﹝誰教我都一個人生活,沒有朋友。﹞

大胖  說:
幾年前,我已在台北工作多年,某個下雨天的午後,我走過敦化南路上的一個小公園,欣賞著細雨中樹枝上的花苞,正感傷時,一個身影出現在我面前。我十分訝異,他是個看來不到三十歲的清秀男子,只穿了一件大襯衫,下身除了鞋子什麼都沒有,他依然對我掀開了襯衫。那時我已三十出頭,不再是少女。我猜那天因為下雨人煙稀少,他才選擇了一個年紀比他大的女人。但那一剎那卻喚起了我許多複雜情緒,其中包含了對於青春之消逝、某種「古典經驗」不再的感嘆,還有,他這樣「乾淨」地走出家門,不怕家人、鄰居、路人看到?還有,我究竟該用什麼樣的眼光、表情看他?

我還來不及想該露出什麼表情,他便向後轉身跑了。我竟有些感傷,我的複雜眼神必定傷害了他──現在我不已再會被這些人傷害,而且已經到了一個不願傷害任何人的年紀了。他們喜歡少女,除了她們的青春也因為她們單純,成年女人看他們的眼神裡已沒有那種他們所需的純粹的東西了。 ﹝以上引自「一個人的生活」原文﹞

大胖 說:
這會不會太經典了點,不過好長。

壽司 說:
對啊,好妙。

壽司 說:
純粹的東西....

壽司 說:
其實,我在少女的時候就已經不純粹了。

壽司 說:
我記得最清楚的一次,是我喜歡抄一條人煙稀少的近路回家,在樹林裡。結果有一個暴露狂在那邊等,看到我過去,開始面對著我猛打手槍。我沒有理他,沒有表情,往前走。他以為我沒看到,又挪身到我前面,繼續打。

壽司 說:
我維持原來的速率繼續走,他不死心又跑到前面擋路。我看他一眼,還是面無表情揚長而去。

壽司 說:
當時他一定很想哭。

大胖 說:
你好像跟我說過。

壽司 說:
有可能

大胖 說:
真是初生之虎不畏瀆

壽司 說:
哈哈


【酪梨壽司說】

1. 董成瑜大概要捶心肝,這麼一篇充滿感情的好文,只換來一句肉麻當有趣的有色雙關評語,也難怪社會上對記者﹝是我,不是董成瑜﹞和律師﹝當然是指大胖﹞的負面形象遲遲無法平反。

2. 一直以為自己是群居的動物,直到出國,逐漸發現一個人的生活,也可以過的有自虐式的爽快。本來最近頗有衝動為逐漸習慣獨居生活的狀態下個註腳,看了董成瑜這篇,發現她已經把我想說的說完了﹝雖然我沒有自備望遠鏡也不偷窺鄰居﹞。大家看她的就好了。

3. 身為一名執業多年還擁有NYU法學碩士的有為青年律師,吾友大胖為什麼會對這段文字特別有感覺,也是我始終無法解開的謎啊。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8) 人氣()


留言列表 (68)

發表留言
  • 水肥車司機
  • 頭香耶,不搶白不搶。<br />
    不過,這麼細緻的感覺,不是我可以插嘴的地方。
  • Ann
  • 我潛水好久了~<br />
    今天竟然搶到第一名耶~<br />
  • Ann
  • 嗯 ok...<br />
    看來我動作太慢囉 :P
  • 酪梨壽司
  • 樓上兩位為搶頭香而搶頭香的,<br />
    是代表董成瑜向我報復的嗎?<br />
    <br />
    人生果然是冤冤相報何時了,春風吹又生,往事知多少。<br />
    ﹝可以再亂湊一點沒關係。﹞
  • 大胖
  • 怎麼這篇的回應頓時讓我有種什麼什麼香爐的感覺。<br />
    <br />
    唉,名聲都給你毀了...<br />
    我平常不是這樣的啊~~
  • 蛋
  • 個人覺得 這句雙關語真是讚啊!!
  • 酪梨壽司
  • 要我猜,根本沒有幾個人點進連結看篇幅略長的「一個人的生活」吧?要有跟我相<br />
    同感慨的,大概就更少了。<br />
    <br />
    好文總是孤寂,香爐則永遠熱門。人生怎麼不讓人感嘆呢?﹝我今天到底在窮感嘆<br />
    個什麼勁,瘋了嗎我。﹞<br />
  • 水肥車司機
  • 被妳說中了,趕快回去把「一個人的生活」看完。沒甚麼感覺。事情本來就是這樣<br />
    嘛!
  • 酪梨壽司
  • 水肥車司機:<br />
    <br />
    可惡,難道真的只有我一個人﹝還有很娘的吾友大胖﹞有感覺嗎?你們這種不解風<br />
    情的歐吉桑還真是令人挫折。董成瑜看到這裡大概真的要哭了。
  • 大胖
  • (還有很娘的吾友大胖)??<br />
    我怎麼覺得我看到這裡應該要比董成瑜更想哭?
  • 水肥車司機
  • 不要哭啦!隔人如隔山吧!<br />
    不然,就像那暴露狂想哭一樣。
  • 水肥車司機
  • 不要哭啦!隔人如隔山吧!<br />
    不然,就像那暴露狂想哭一樣。<br />
    哭得讓人不知所以。
  • 酪梨壽司
  • 很娘的吾友大胖:<br />
    <br />
    別哭,好歹我也把你塑造成為美國名校法學院畢業的高級知識份子&年輕有為專業<br />
    法律人士,娘一點也沒有關係了吧?至少,我還沒把我們上次討論的「律師性格與<br />
    國家領導」範文拿出來貼,算很夠義氣了。<br />
    <br />
    水肥車司機:<br />
    <br />
    又不是我哭,沒差。﹝冷笑﹞<br />
    <br />
    看來這篇沒有共鳴的孤單日記已經變成我們的聊天場地。有一點那PChome新聞台留<br />
    言版時期的味道。現在那個老家已經被廣告留言佔滿,回不去囉。
  • terri
  • 我也很喜歡萬金油貼的那篇呀(大力舉手)
  • snailegg
  • 那篇"一個人的生活"真的很妙,其實我覺得也有一點壽司風味哩!<br />
    文字氛圍冷冷的,好像有點和自己毫不相干,可是在很多片段我都忍不住想笑<br />
    因為他說的做的,有些都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哈哈
  • 酪梨壽司
  • terri:<br />
    <br />
    感謝支持。﹝我又不是作者,高興什麼啊﹞<br />
    <br />
    snailegg:<br />
    <br />
    我就是喜歡她那冷調的文字,把明明有點悲哀的事情講的荒謬有趣。特別是結尾<br />
    「文玲老師」那段,悲哀可笑的恰到好處。<br />
    <br />
    不過這種感觸大概真要老女人才能了解。七年級的妹妹們,妳們應該不知道我引這<br />
    篇幹嘛吧?我更擔心的是,該不會有人連大胖那句的笑點在哪都不知道。比如說<br />
    「瀆」是什麼意思,不用我解釋吧?<br />
    <br />
    有代溝的感覺真差。
  • xiaomeowmeow
  • 這篇我在中時電子報看過了<br />
    但是一時不查, 沒注意還有下頁<br />
    所以錯失了文章下半篇的暴露狂和文玲老師<br />
    能把全文補回來感覺真好 :)<br />
    <br />
    一個人自己過久了<br />
    現在只要在人多的社交場合稍微待久<br />
    就會覺得厭惡得要死, 只想趕快離開<br />
    我離變態的階段, 也就差一副偷窥望遠鏡了
  • 想著熱呼呼的菜包
  • 一個人的生活..要很堅忍<br />
    <br />
    萬一不小心在週末看著無聊的電視睡著<br />
    悠悠的在晚上11點醒來<br />
    漆黑的房間只有電視閃爍的光影<br />
    薄薄的被單又抵不住入夜的涼意<br />
    怎麼翻身卻再也睡不著...<br />
    <br />
    <br />
    有一次居然開始幻想如果我是女鬼<br />
    現在就是出去嚇人的好時機吧...
  • cutieyvonne
  • 說到獨居生活總不免想到大學畢業後的那兩年還有在紐約唸書的第二年<br />
    很純粹的就是 just me<br />
    很快的,接下來的日子也是 ( 天知道會持續多久? )<br />
    <br />
    其實只要不去想到"自己是獨居",自然就不會覺得寂寞...( 會不會太駝鳥了<br />
    點...)<br />
  • >>逐漸發現一個人的生活,也可以過的有自虐式的爽快<br />
    <br />
    點頭如搗蒜<br />
    連罵起人來也愉快許多<br />
    也不會有人在旁邊阻止<br />
    (很多男人討厭ㄍㄢˋ這個字的形容詞...but they do love Ving...)<br />
    看來已經內化了
  • chloec
  • >不過這種感觸大概真要老女人才能了解。七年級的妹妹們,妳們應該不知道我引<br />
    這篇幹嘛吧?我更擔心的是,該不會有人連大胖那句的笑點在哪都不知道。比如說<br />
    「瀆」是什麼意思,不用我解釋吧?<br />
    <br />
    有代溝的感覺真差。<br />
    <br />
    <br />
    我突然發現 我懂耶<br />
    不知道是該高興〈我長大了:P〉還是該悲傷〈幹!我老了 ==;〉<br />
    畢竟 我七年級 很前面的七年級<br />
    只是年齡不是問題 心境比較重要啦<br />
    現在我覺得我自己就像是在人堆裡獨居一樣<br />
  • 哇沙米鮭魚
  • 我也要流淚了,感謝那位熱心讀者送VIP給<br />
    壽司,讓眾多讀者能在無憂無慮收看壽司的<br />
    精采文章之虞,還能看到壽司和眾多讀者的<br />
    互動留言。<br />
    您的大恩大德,真是沒齒難忘!<br />
    (相信我,壽司!即使是妳在胡謅,我也愛<br />
    看的要死!)
  • 水兒
  • Dear 壽司~<br />
    <br />
    這個記者文筆真好,看得我都冷起來了,但是又想笑...<br />
    而且描寫"那三隻手",好詭異啊!!<br />
    <br />
    話說我也曾像壽司一樣抄一條人煙稀少的近路,但我是去補習,騎單車經過<br />
    菜園時,有一個戴墨鏡的變態也是抓著那根猛晃,我冷冷地瞄一眼再繼續騎<br />
    ,我在等...等後面離我不遠處的三.五個小朋友的反應.<br />
    果然.....他們哈哈哈一直大笑...我也在笑...我是會心一笑!!<br />
  • 酪梨壽司
  • xiaomeowmeow:<br />
    <br />
    嗯,這篇要耐心看完全文,就很有感覺。我現在住的地方窗口面對的是一個天井型<br />
    的後院,四面都是brown stone小公寓,只要人家窗簾沒拉,也就頗有「後窗」的<br />
    味道。所以特別可以體會那種想偷窺又怕被人家偷窺的感覺。<br />
    <br />
    我也不是那麼喜歡社交,偏偏MBA的社交場合多的嚇人,相對於我的獨居,這某種<br />
    程度上也是一種極端的變態。現在發現以前台北的獨居其實是假的,因為朋友家人<br />
    都在附近,根本稱不上寂寞啊。<br />
    <br />
    想著熱呼呼的菜包:<br />
    <br />
    說到這個,我到現在都還沒有搞清楚我家的電視遙控器要怎麼同時關掉cable收訊<br />
    和電視電源,以致於經常cable關了,電視還亮著無訊號的沙沙微光。在漆黑的房<br />
    間裡,根本就跟貞子爬出來前的畫面沒有兩樣。<br />
    <br />
    我每次都入魔似的看著這個畫面,卻怎麼都懶的下床到電視前把電源直接關掉,然<br />
    後一直害怕貞子爬出來怕到睡著為止。這樣算不算一種獨居女性的變態怪癖?<br />
    <br />
    cutieyvonne:<br />
    <br />
    「只要不去想到"自己是獨居",自然就不會覺得寂寞」,這是沒錯,而且很正常。<br />
    無奈我現在可以體會董成瑜文章內那種拼命想要提醒自己現在是獨居狀態的變態快<br />
    感,哈哈。<br />
    <br />
    寶貝,我馬上就要挑戰一個人到餐廳裡去吃飯喝Sangria了。<br />
    <br />
    沒留名字的讀者:<br />
    <br />
    罵人我一向很爽快,這點不需要一個人生活才能辦到。
  • 酪梨壽司
  • chloec:<br />
    <br />
    很高興你看得懂我在寫什麼。在人堆裡寂寞,正是進入大人世界的第一步啊。沒<br />
    錯,你老了你老了你老了你老了﹝回音不斷﹞。<br />
    <br />
    哇沙米鮭魚:<br />
    <br />
    唉啊,我本來還真想一段時間乾脆荒廢讀者留言功能,看看會不會發生什麼事。<br />
    ﹝大概什麼事也不會發生,除了信箱爆炸吧。﹞<br />
    <br />
    這位讀者對我這麼好,我想,就用關閉網誌的方式報答他吧。﹝笑﹞<br />
    <br />
    水兒:<br />
    <br />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暴露狂的處理原則從小一向是:只要你不要把「產品」弄到<br />
    我身上也不過來摸我屁股,愛在哪裡打手槍、溜鳥,是你家的事。<br />
    <br />
    這樣不知道是不是太冷漠了一點。
  • Ken
  • Dear 酪梨:<br />
    <br />
    看完文章,我覺得"獨居的女人"真的是好恐怖啊。想到台北有這麼多獨居女人,真<br />
    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br />
    <br />
    另外,我在書書家看到留言,所以等等再打電話跟你約時間好嗎?<br />
    <br />
    Ken
  • wcha110
  • <br />
    真是初生之虎不畏瀆啊<br />
    <br />
    <br />
    我發現我也懂啊...哈哈哈。<br />
    我也是七年級生啊 XD<br />
    <br />
    <br />
    <br />
    -若月<br />
    <br />
  • peweng
  • 看到你的文章時,正好從紐約玩回來,覺得好親切啊!<br />
    於是我從前面一直慢慢看回來,昨天終於看完了,<br />
    剛從pchome跳過來時,覺得這裡真不人性化,<br />
    現在已經習慣了~<br />
    我...我有點連結去看喔!因為你的連結常常會很有意思,<br />
    像是雪花妹妹的「學做林志玲」和「對不起,林志玲」。<br />
    我還蠻喜歡這一段:<br />
    <br />
    『我腦中自然會浮起一個老女人躺在床上快要病死,身邊圍繞著一群貓的畫面。』<br />
    <br />
    呵呵!作者好有想像力呦!<br />
    還有他有望遠鏡在偷窺那裡...<br />
    <br />
    看完覺得...嗯...自己也在『獨居老女人』的行列之中耶!<br />
    真是不知該哭還是該笑...<br />
    <br />
    看完大家的留言,才發現紅色的那排字,為啥是紅色的,<br />
    之前真是太急著看完你的文章了!<br />
    果然有它的笑點^_^<br />
    <br />
    ps.看留言果然是有必要的,想說昨天才看到你在掙扎要不要花錢買VIP,怎麼今天<br />
    就變成金葉子了???原來是有善心人士啊!
  • Tom就是小宋
  • <br />
    昨天晚上跟我妹聊了一個晚上<br />
    主題不過是她跟她那即將要成為她老公之間發生的事<br />
    聽她娓娓道來她們之間的點點滴滴<br />
    心中突然發現男人跟女人在乎的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br />
    更何況是身為老男人的我<br />
    怎麼敢大言不慚的說我懂一個跟我不同性別的酪梨心中的想法<br />
    更何況她還是個比我年紀比我還小的女人(也許心境的年齡剛好相反吧...^^)<br />
    <br />
    不知怎麼的突然在想~<br />
    如果可以選擇<br />
    下輩子當個女人試試看好了...<br />
  • Tom就是小宋
  • <br />
    酪梨~<br />
    其實是有很多人懂妳的<br />
    只是大部分選擇不回應(原因可謂是千奇百怪)<br />
    如同小宋的同學<br />
    要不是偶而能夠用電話或是用MSN聯絡<br />
    小宋還以為他們潛水潛到都沒了氣了說...<br />
  • cutieyvonne
  • 親愛的,等我到了拼命想要提醒自己現在是獨居狀態的變態快感階段,我想我大概<br />
    就無敵了...:P<br />
    <br />
    我還沒有一個人到餐廳吃飯的功力,不過我好想念 sangria 啊...p_q<br />
  • 酪梨壽司
  • Ken:<br />
    <br />
    獨居的女人的確很恐怖,她們堅忍不拔、鑽牛角尖、凡是想到的一定要得到,還處<br />
    變不驚。幸好你是gay,不用跟女人交往,否則碰上我們這種獨居的女人,有得你<br />
    受了。<br />
    <br />
    真開心明天又可以跟你和你們家可愛的老公吃飯。這大概是我生活中最單純美好的<br />
    時光了吧?<br />
    <br />
    若月:<br />
    <br />
    幸好妳懂。我很欣慰。<br />
    <br />
    Peweng:<br />
    <br />
    雪花妹妹聽到有人對她的文章產生共鳴,一定很開心的。我等一下就轉告她。老女<br />
    人在床上病死身邊還圍著一群貓的畫面,並不是完全由本文作者獨創。至少在慾望<br />
    城市影集Miranda就曾經有這樣的恐懼,導致她總是overfeed her cat。幸好我<br />
    沒養貓,否則大概總有一天會發生這樣的事吧?<br />
    <br />
    小宋:<br />
    <br />
    當女人可沒你想像的這麼好玩。如果可以,我想下輩子當一個石頭就好了,哈。<br />
    <br />
    cutieyvonne:<br />
    <br />
    我也很想念和你們一起喝Sangria的美好時光。今天晚上去了一個迎新party,喝<br />
    了很多酒,也跟很多一年級新生聊天,現場微醺的感覺不賴,但回家後只感到空虛<br />
    啊。<br />
    <br />
    朋友還是老的好。
  • Tom就是小宋
  • 長得像酪梨壽司的石頭嗎^^?
  • Tom就是小宋
  • <br />
    還是那個"石頭"的"石"?<br />
  • nataun
  • 通常如果看到暴露狂,愈是尖叫他們愈爽 @@"<br />
    分享自己的經驗:國三時也碰過一次,當時是一大早要去補習班,因為是冬天又下<br />
    雨,天色很暗,那暴露狂就坐在停在走廊上的機車,露出他的XX,我在想說:「那<br />
    是啥啊?」,還湊過去看...才看清楚他的『原貌』,就說了一聲:「喔。」,就<br />
    走了...而那個男的本來在淫笑,結果傻眼。<br />
    果真是『初生之虎不畏瀆』...QQ
  • YJ
  • 看來我也委身於七年級小妹妹那一圈裡 (啊..年輕真好:>)<br />
    因為我直到看到留言才發現是瀆不是犢... <br />
    (大胖我對不起你, 雖然不知道你是混哪個道上的)
  • 天鵝河邊的Lisa
  • 終於看完原著了<br />
    太好笑了,冷面笑匠,太高段了,<br />
    看到購物台那一段讓我笑到肚子痛,我以為只有我喜歡看咧!<br />
    原來也有同好,只是我從來都沒買過,喜歡看他們叫賣時候的演技,真的是應該提<br />
    名金鐘獎或是金馬獎,太會演了!<br />
    <br />
    還有後窗那一段,讓我發現原來我不是變態,連現在出國唸書也是喜歡看看我的鄰<br />
    居在幹麻,只可惜這邊全部都是平房,每ㄧ戶都隔很遠,大家也都喜歡在窗戶前面<br />
    種樹,啥都看不見!<br />
    <br />
    感謝酪梨壽司這篇介紹,讓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ㄧ出國唸書就開始panic.<br />
    因為這邊有很多時候都是ㄧ個人上課,一個人下課,一個人去健身房,一個人去逛<br />
    街,一個人在星期六或星期五去餐廳吃頓好的(曾因客滿被拒絕,導致當晚相當沮<br />
    喪),ㄧ個人去超市買東西,只要發現我是ㄧ個人在家的晚上(室友常常不在家),<br />
    我就焦慮,看完"一個人的生活",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了,我害怕我要是死掉了,根本<br />
    不會有人發現,也不會有人救我,我根本不認識我的鄰居,他們也都只聞其聲不見<br />
    其人,加上我也沒有養貓養狗,原來我的潛意識告訴我"萬ㄧ....可能要一個星期<br />
    或是一個月才有人發現". 現在終於恍然大悟了!( 因為害怕被發現時不知道要通<br />
    知誰,我還在檯燈上貼了一張英文寫的緊急聯絡人,哈,想太多)
  • CC鼠
  • 原來是瀆,不是犢啊!<br />
    那以前我老師教錯了。<br />
    以前老師教的是“初生之虎不畏犢”。
  • 機車惡女
  • 拿望遠鏡偷窺,也只能偷窺同樓層與下一樓層的鄰居,其他的,你不是看到天花<br />
    板,就是看到地板。還有,人家知道有鄰居,早就有戒備。我是選未完工的新大<br />
    樓,旁邊有舊大樓者。人家不會想到那黑暗的工地晚上會有人。我還可以一層樓一<br />
    層樓移動,機會較多。
  • 酪梨壽司
  • Tom就是小宋:<br />
    <br />
    呃,你這樣說是想要我回答什麼?﹝冷~﹞<br />
    <br />
    nataun:<br />
    <br />
    其實我好幾次碰到變態都沒叫也不驚慌,都不是因為膽子大,而是跟你一樣根本沒<br />
    戴眼鏡看不清楚。等到恍然大悟對方在幹什麼勾當時,都已經錯過再不在。<br />
    <br />
    YJ:<br />
    <br />
    我就知道很多人沒發現此瀆非比犢。我更擔心的是,現在小朋友該不會連「犢」是<br />
    小牛都不知道吧。笑話果真是不能曲高和寡。<br />
    <br />
    天鵝河邊的Lisa:<br />
    <br />
    哈,感謝妳願意捧場看完原著。妳說的沒錯,全文就是一個冷面笑匠。比如買購物<br />
    台健身器材被「當頭棒喝」那段。我也曾經考慮買過望遠鏡,但我害怕拿望遠鏡看<br />
    出去的結果,是對面鄰居也在看我。<br />
    <br />
    我並不擔心死掉沒有人發現,反正頂多是臭一點,而且我都死了也不會臭到自己,<br />
    只是對不起房東。要是死的是鄰居,比較噁吧。<br />
    <br />
    CC鼠:<br />
    <br />
    你老師也蠻幽默的。<br />
    <br />
    機車惡女:<br />
    <br />
    那倒不會。說也奇怪,我生活中接觸的美國人幾乎都很不愛拉窗簾,似乎毫不介意<br />
    別人偷窺。就算換衣服、做愛,不關窗戶也是稀鬆平常。不知是否有意炫燿?
  • littleshoe
  • Dear 酪梨:<br />
    我這個六年級後段班也蠻享受自虐式的獨處<br />
    除了會自我意識下克制與一般人的感情牽扯 以致於自己最後自拔不出<br />
    跟朋友聚餐 只喜歡兩三人小聚 吆喝全班的那種 我就"no, thank you"<br />
    在家最常把自己鎖在房間一整天 做自己任何想做的事 不叫做無聊 叫做很充實<br />
    "堅忍不拔、鑽牛角尖、凡是想到的一定要得到,還處變不驚"<br />
    甚至只要我想要 連住宿舍我都可以活成像是外宿一般<br />
    <br />
    這似乎是國中就培養的習慣<br />
    從來不覺得這是孤獨 一個人也很自在<br />
    <br />
    說到貓咪的經驗<br />
    我曾養過貓咪 就像miranda一樣<br />
    直到有一次貓咪自己在那裡玩<br />
    (神經質 假想敵 然後左躲右閃那樣垨獵的本能)<br />
    明明是想跟我玩 但是那動物野性的本能直直得盯入我的靈魂深處 (寒~ @_@")<br />
    我發覺....獨處還是養狗狗會比較好.... =.="<br />
    <br />
    看到原作提到一個人通勤+吃飯等.下午兩三點去大賣場.<br />
    購物台被催眠式的買堆一曝十寒的健身器材.認真花時間在篩選coupon....<br />
    這本來是個正常且理所當然的獨處行為模式 <br />
    但被點名反而感覺有種"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慨<br />
    <br />
    不過 大概是我對路人的眼神很銳利(小兇) 豆蔻年華變態不愛找我<br />
    我總希望有可嘲笑他們的機會<br />
    但不知覺 我已不再是變態的目標年齡了<br />
    二十過半 時間飛的比光速還快.....<br />
    <br />
    唉....<br />
  • littleshoe
  • "....以致於自己最後自拔不出" (我在寫啥... >__<")<br />
    <br />
    訂正:"以避免人情壓力與無法自拔的窘狀"<br />
    <br />
    PS. 我很佩服你怎麼有辦法在一堆networking的聚會和作不完的個案與報告 <br />
    睡覺時間都不夠之餘 <br />
    還可以常常洋洋灑灑一大篇 扛起這"MBA是什麼?能吃嗎?"的使命<br />
    這是我來這後 深深佩服你的一點<br />
    <br />
  • 機車惡女
  • 失望!我裝惡沒有能夠嚇到妳。還是最後幾句妳沒看清楚?<br />
    終於嘗到了暴露狂嚇人失敗時的感覺。
  • 路人C
  • 小弟突然對=>律師性格與國家領導 狠感興趣耶<br />
    不知有幸能拜讀一下嗎??<br />
    我也是7年級~我看的懂耶<br />
    我該感覺差嗎??
  • 水肥車司機
  • 把特定人士的性格,稱為律師性格,對其他律師,並不公平。就個人來說,律師是<br />
    優秀的。只是當一個理應包羅萬象的團體,都充滿律師時,這個團體就會像只開一<br />
    扇窗的房子吧!這是面向的問題。如果這個團體,是充滿優秀的工程師時,不見得<br />
    會更好。包羅萬象是不能被優秀取代的。
  • 會思考的蘆筍
  • 致水肥車司機:<br />
    對於您能如此認真思考關於律師性格與國家領導的議題<br />
    本人表示深感欽佩<br />
    您不是只懂得政治正確的思考者<br />
    而在傳統的思惟方式之外<br />
    開啟發人深省的新思考方向<br />
    誠如先生所言<br />
    社會中應包括各式各樣的團體<br />
    人們可以發表不同的意見或看法<br />
    同時也應該傾聽別人相異的聲音<br />
    如此方能形成多元化的社會與文化<br />
    若是不然國家強制人民僅能發表政治正確的言論<br />
    豈非自由民主的嚴重倒退<br />
    與君主專制又有何差異<br />
    總統也不過是民選的君王罷了<br />
    <br />
    水肥車司機先生<br />
    您必然是受到盧梭洛克孟德斯鳩等思想家的啟發<br />
    方能掌握自由主義與民權思想的精髓<br />
    並寫下如此憾動人心的篇章<br />
    不愧是一代鴻儒啊
  • 水肥車司機
  • 回: 會思考的蘆筍<br />
    啊!水肥車司機性格與國家領導?<br />
    <br />
    沒讀多少書,所以沒被誰啟發。我是思而不學則殆型。一個時間一種想法,一個人<br />
    就自己多元起來。<br />
    <br />
    基本上,多元的社會可自己除錯,不必往錯誤的方向走太遠。人總究是人,再英明<br />
    也仙人打鼓有時錯。然後,人又有偏察的傾向,一群資訊攤在眼前,卻只是挑與自<br />
    己臭味相投的來相信。所以犯錯後,會越走越遠而不自知。在多元的環境裏,會有<br />
    很多人把你吵醒,所以這個社會能自己除錯。
  • maison
  • 愛跟孤獨的人吃飯,因為我愛聽人說話,愛聽對生活有獨特見解的話
  • 酪梨壽司
  • maison:<br />
    <br />
    有道理。不過孤獨的人要是還有你找他們吃飯,或願意接受邀約,或許就不夠孤獨<br />
    吧:P
  • 小牛
  • 成語條目:<br />
    初生之犢不畏虎 <br />
    <br />
    注音:<br />
    ㄔㄨ ㄕㄥ ㄓ ㄉㄨˊ ㄅㄨˋ ㄨㄟˋ ㄏㄨˇ <br />
    <br />
    釋義:<br />
    剛出生的小牛不懼怕老虎。比喻閱歷不深的年輕人敢說敢做,無所畏懼。如:「剛<br />
    進入 社會工作的人常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銳氣奮勉不懈,希望有所建樹。」 <br />
  • 酪梨壽司
  • 小牛:<br />
    <br />
    謝謝你的成語教學。我想大胖的Kuso版「初生之虎不畏瀆」應該就不用特別解釋了<br />
    吧。
  • 初生之虎
  • 成語條目:<br />
    初生之犢不畏虎 <br />
    <br />
    注音:<br />
    ㄔㄨ ㄕㄥ ㄓ ㄉㄨˊ ㄅㄨˋ ㄨㄟˋ ㄏㄨˇ <br />
    <br />
    釋義:<br />
    剛出生的小牛不懼怕老虎。比喻閱歷不深的年輕人敢說敢做,無所畏懼。如:「剛<br />
    進入 社會工作的人常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銳氣奮勉不懈,希望有所建樹。」 <br />
    <br />
    <br />
  • James in CO
  • 給 壽司:<br />
    啥時要寫這篇"「律師性格與國家領導」範文"?<br />
    等很久ㄟ,超好奇的, 想必充滿壽司風格的見解<br />
    和 大胖不為人知的想法, 說來聽聽吧!
  • kaori
  • <br />
    附議附議<br />
    我也對這篇對話很好奇^^"<br />
    <br />
    <br />
    <br />
  • sandy
  • 私密的告白<br />
    希望下面的話不會讓你太尷尬,但如果不說出來,我會心煩得<br />
    什麼事都不能做。請原諒我!<br />
    你是我這幾年遇到最好的工作夥伴。你聰明、樂於嘗試、有決<br />
    斷力、也有責任感,此外,還有一大堆用都用不完、稀奇古怪<br />
    的鬼點子。說真的,我早就被你的鬼靈精迷得神魂顛倒了!<br />
    那天在X大,在微醺的涼風中,你領著我漫步校園。夜色迷<br />
    濛,我的心也醉了。我不是累得不想說話,而是心跳得太快,<br />
    根本說不出來。XX大道上,我一直有牽你的手的衝動;當走<br />
    進昏暗的教堂旁草原,我的心幾乎要跳出咽喉,我想一把將你<br />
    抱住,給你一個熱烈的親吻。可恨,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小黑<br />
    狗,竟在腳邊糾纏不清,讓我錯失一個下決心的機會…。真是<br />
    天意!<br />
    我不停的問自己:到底有沒有資格愛你?但愛情的滋長,誰又<br />
    能控制?星期天,我幾乎整天昏睡,什麼事都沒做;晚上,當<br />
    媽咪和孩子都睡了,我一個人跑到文化中心,邊散步邊思考,<br />
    邊散步邊思考…。於是,我慢慢想通了:<br />
    愛情既是一種感覺,也是行動。「喜歡是淡淡的愛,愛是深深<br />
    的喜歡」講的是感覺,感覺是自然產生,沒法勉強,也沒法控<br />
    制;就像張無忌可以同時愛上小昭、趙敏、和周芷若,我們固<br />
    然可以罵他濫情,問題是罵了也改變不了事實,他就是愛啊!<br />
    弗洛姆講「愛是瞭解、關照、尊重、責任」指的卻是無私的付<br />
    出,因為付出而造成不可取代的相互關係。就像「小王子」裡<br />
    的那朵獨一無二的、嬌貴的玫瑰花:小王子一心體貼「他的玫<br />
    瑰花」,雖然「她」常常使性子折磨小王子,但小王子終於理<br />
    解「花是用芳香和美麗來表達感情,而不是語言」。狐狸說得<br />
    更透澈:「對我來說,你不過是個小男孩,和成千上萬的小男<br />
    孩沒有兩樣。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對你來說,我也和<br />
    成千上萬其他的狐狸沒什麼不同。但如果你馴養我,那麼我們<br />
    就互相需要了。那麼,對我來說,你就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br />
    對你來說,我也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嗯!原來
  • sandy
  • 嗯!原來愛就是馴養–無私的馴養。<br />
    當然,最後,偉大的愛情需要的是勇氣。就像電影「變人」的<br />
    女主角波夏對機器人安德魯說:「愛情就要敢去犯錯,跟著直<br />
    覺去犯錯。」她講的是衝破禮教,是放下衿持,是不顧世俗的<br />
    詆毀,是捨得原有的成就。楊過和小龍女的戀情應該是這種,<br />
    羅密歐和茱麗葉、梁山伯和祝英台,也都是這種偉大的愛情。<br />
    但是,難哪!禮教、成就都可以放一邊,但感情的羈絆如何放<br />
    得下?曹雪芹的「好了歌」說得透澈:「世人都曉神仙好,只<br />
    有功名、金銀、嬌妻、兒孫忘不了。」凡夫俗子難脫的是世俗<br />
    的羈絆。那麼,我的羈絆又是什麼呢?是對家庭的責任?是一<br />
    雙可愛的兒女?還是我的改革大業?哪個先?哪個後?哪個可<br />
    以犧牲?這些問題,我都還不敢認真面對。或許,或許「張無<br />
    忌式的性格」終究是我的夙命吧!<br />
    我當然渴望愛情,我也同樣渴望知識,但以我目前<br />
    的心境和時間,「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和「進入學院求<br />
    學」一樣,對我來說,都是昂貴的奢侈品。於是,我選擇「偷<br />
    閑」和「淺嚐」(因此,內容必須精挑細選,進行的方式必須<br />
    講究品質)。你可以說我逃避,你也可以說我軟弱,你更可以<br />
    說我自私。但我自忖能力有限,不敢選擇負擔太多的路。<br />
    改革運動(當然,那是我自己的選擇)已逼我放棄穩定的收<br />
    入、放棄正常的家庭生活。我不知道我還有勇氣犧牲什麼?時<br />
    間更是不允許我有太多選擇。我已經44歲,我精華人生的第<br />
    一個20年已經過完,第二個將是我必須全力珍惜的,因為,<br />
    第三個並不可以認真期待。於是,我只好決定:犧牲自己無限<br />
    量享受「奢侈品」的權利。啊—!年輕真好!<br />
    或許,或許我已該心滿意足:一場豐盛的知識饗宴,一天浪漫<br />
    的旅程,加上一位心愛的遊伴–上天賜給我的禮物,夠多了!<br />
    以你的聰明,我猜你已經察覺我對你的愛意(或者<br />
    說,我的古怪行為),你或許也正為此感到困惑。如果我這個<br />
    猜測沒錯,這篇告白將多少有點澄清困惑的貢獻。如果我猜<
  • sandy
  • 改革運動(當然,那是我自己的選擇)已逼我放棄穩定的收<br />
    入、放棄正常的家庭生活。我不知道我還有勇氣犧牲什麼?時<br />
    間更是不允許我有太多選擇。我已經44歲,我精華人生的第<br />
    一個20年已經過完,第二個將是我必須全力珍惜的,因為,<br />
    第三個並不可以認真期待。於是,我只好決定:犧牲自己無限<br />
    量享受「奢侈品」的權利。啊—!年輕真好!<br />
    或許,或許我已該心滿意足:一場豐盛的知識饗宴,一天浪漫<br />
    的旅程,加上一位心愛的遊伴–上天賜給我的禮物,夠多了!<br />
    以你的聰明,我猜你已經察覺我對你的愛意(或者<br />
    說,我的古怪行為),你或許也正為此感到困惑。如果我這個<br />
    猜測沒錯,這篇告白將多少有點澄清困惑的貢獻。如果我猜<br />
    錯,也只好祈禱你的心臟很強,不會被我嚇到了。阿彌陀佛!<br />
    「你願意馴養我嗎?或者,你願意讓我馴養嗎?」狐狸問。<br />
    <br />
    這封信是出自於我那已婚且外加2個小孩嗷嗷待哺的老闆,受<br />
    信人是他的女助理,欲知後續發展如何請往下看,即知分曉!
  • sandy
  • 這幾天,我一直感到不安。我在想,是不是我錯了?<br />
    是的,我可能讓你感到尷尬,讓你措手不及,不知如何面對。<br />
    我也可能讓你感到驚恐,煩惱未來的處境。我更可能讓你感到<br />
    氣憤,好好的單純關係被弄得如此複雜。如果,以上的「可<br />
    能」是事實,我有義務向你道歉。<br />
    不過,我並不後悔。我不後悔說了真心話,因為,我的真心話<br />
    應該沒有傷人。(有嗎?)我的真心話應該也沒有非份的要<br />
    求。(有嗎?)<br />
    我不後悔。我不後悔說了真心話,因為,這個真心話。一半是<br />
    想澄清你的疑心(我猜的),一半是為了解除自己的心理壓<br />
    力,以免將來真的做出失控的事。<br />
    我對你的感覺沒有變,但我對自己掌握增強了。還有,你因此<br />
    可以有了心防。<br />
    <br />
    <br />
    (這是他在寫完信之後的第一封E-MAIL)
  • sandy
  • 因為我已經無法面對你偽善的嘴臉卻還要裝作若無其事<br />
    可能是我道行不夠高深吧<br />
    活在這種虛偽的世界<br />
    你甘之如飴我卻水土不服<br />
    所有朋友在看過那封噁心的信以及試圖為自己開脫罪嫌的<br />
    mail後<br />
    都一致支持我應該辭職<br />
    並應該掀開你的假面具<br />
    以討個公道<br />
    但我覺得公道不應該給我<br />
    應該給的是你的結髮妻及2個無辜的小孩<br />
    最近<br />
    看著那些政治人物壞事做盡<br />
    卻裝出一副童叟無欺的的無辜臉孔<br />
    我的確不懂<br />
    人怎麼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br />
    不過<br />
    經過這寶貴的一課<br />
    從您的"身教"<br />
    我想我懂了!<br />
    PS. "我做錯了什麼事,或說錯了什麼話嗎?" --這下你應<br />
    該知道答案是什麼了吧!<br />
    (這是我的回信!)
  • sandy
  • 謝謝你回信,讓我知道原因。<br />
    很抱歉讓你困擾了這麼久,這是我的錯。對不起!<br />
    <br />
    我不知事情還繼續讓你困擾,我以為你已原諒我寫那封信的衝<br />
    動。儘管這樣,這幾個月,我仍然常感到慚愧。<br />
    <br />
    我承認,當時寫那封信,有博得同情的僥倖心理,但那封信所<br />
    描述的,確實是當時的心情,脫罪?好吧,如果你這麼認為。<br />
    <br />
    但我絕對沒有「甘之如飴」,因為發那封mail的時候,我就<br />
    已經發覺自己犯的錯誤:不該用個人感情破壞工作關係。我深<br />
    深為當時的衝動而不安。真的非常抱歉!<br />
    <br />
    你要辭職,我沒有理由反對。但除了道歉,我必須向你表達感<br />
    謝。雖然,這半年我常感不安,但我知道自己咎由自取;而你<br />
    忍耐了半年,也確實減輕了我的罪惡感。<br />
    如今,你說出心中的感受,雖然使我難堪,但我從中得到教<br />
    訓,只能說彌足珍貴。和你共事的這段時間,你給我許多幫<br />
    助,有一些是我自己做不到的。例如:你提醒我要注意建立同<br />
    事的關係,決策前要先詢問祕書們的意見,…等等。我十分感<br />
    激!<br />
    但願你不要因此對人性失去信心。人會犯錯,但人也會認錯。<br />
    我不希望你對我失去敬意,因為,那是我們共事的基礎。<br />
    如果,你肯盡棄前嫌,我只能讚美你的大度和勇敢。如果不<br />
    能,我也沒有任何怨言。<br />
    <br />
    (這是他的回信)<br />
  • sandy
  • sandy不是故意對我不敬,是我先犯錯的。之前,我雖私下向<br />
    她道歉,但她似乎仍然沒有消氣。我也只好「豁出去」,不必<br />
    再管面子了。<br />
    話說去年六月,我和sandy一起去XX大學參加一場「公民論<br />
    壇」,sandy好心,帶我閒逛她的母校。我一時迷了心竅,竟<br />
    生出對她示愛的衝動。回家之後,我情緒翻攪,又作賊心虛<br />
    (我擔心sandy察言觀色,已猜出我的心思);在輾轉難眠之<br />
    後,便寫了一封自我表白的信給她(就是上面那篇「私密的告<br />
    白」)。我滿心以為:經過這番「誠實的告白」,她會大方的<br />
    說:「好啦!這次原諒你啦!」甚至,我還妄想sandy會因為<br />
    我的愛慕而暗自竊喜呢!唉,只能說自己是「太臭美了」!<br />
    面對sandy的責備,我沒有怨言;事實上,sandy的責備讓我<br />
    驚惕自己人性上的弱點。因此,我還得感謝她呢!<br />
    記得去年去台北前,我在辦公室問「愛情的騙子」怎麼哼,忽<br />
    然瞥見sandy在座位上露出一抹冷笑,我嚇得汗毛直豎了起<br />
    來。唉,壞事真是不能做啊!<br />
    在此,我公開的說:sandy,對不起!<br />
    <br />
    (這是他今天又寫給我的<br />
  • sandy
  • 抱歉!出了一點問題,上面那封是這是他今天又寫給我的沒有<br />
    公開的公開信(他說的),告訴我公開與否由我選擇?我的回<br />
    答是糾正他的用詞,糾正如下:<br />
    1. sandy不是故意對我不敬,....不必再管面子了。(我<br />
    說:你真的以為只有面子問題嗎?你是道德有嚴重瑕疵ㄟ!不<br />
    要忘了你是靠道德形象在吃飯的,我真是難以相信你怎會年紀<br />
    一大把了還如此天真?不過我想你不是天真,你是中年老人的<br />
    狡猾!)<br />
    2. 話說去年六月,我和sandy一起去XX大學參加一場...<br />
    (我擔心sandy察言觀色,已猜出我的心思)(我說:你未免<br />
    也太自作多情了吧!);<br />
    在輾轉難眠之後,便寫了一封自我表白的信給她...唉,只能<br />
    說自己是「太臭美了」!(我說:豈止是臭美而已!我看你是<br />
    得意忘了形,我只有噁心透頂的感覺而已!)<br />
    3. 面對sandy的責備,我沒有怨言…我還得感謝她呢!(敬<br />
    謝不敏!)<br />
    4. 記得去年去台北前,我在辦公室問「愛情的騙子」怎麼<br />
    哼…唉,壞事真是不能做啊!(我說:愛情的騙子?!憑你?<br />
    你還是太自作多情了!你說來說去也只是欺騙你太座夫人而<br />
    已,我跟你之間只有說穿了也只是友情而已!)<br />
    5. 在此,我公開的說:sandy,對不起!(我說:我倒是希<br />
    望你公開地對你老婆說抱歉,因為這件事她才真的是受害者,<br />
    雖然你一直試圖忽略這點!我想這就是女人的悲哀吧!一輩子<br />
    為家庭做牛做馬,換來的不但是丈夫的無情背叛,而且對她還<br />
    毫無悔意!這就是所謂美滿婚姻的真面目嗎?如果是,那實在<br />
    也太可悲了!不過更可憐的是你的2個小孩,我實在很同情他<br />
    們!)<br />
  • sandy
  • 聰明如酪梨妳或其他留言的各方英雄,能否有人教教我應該<br />
    怎麼面對及處理這樣的問題呢? 這半年多以來,我為這件事<br />
    已經痛苦很久,不想再繼續痛苦下去!能否有人好心告訴我,<br />
    應該如何處理這樣的事情<br />
    <br />
    很苦惱的Sandy
  • sandy
  • (抱歉!忘了補上,這是在他寫第一封E-MAIL後隔了半年,<br />
    在五越來越無法壓抑自己的憤怒時,他後來再寫的E-MAIL)<br />
    <br />
    Judy說你頭痛,好點了嗎?<br />
    倒是我,還頭痛的不得了!<br />
    這個禮拜,<br />
    我一直覺得你對我不太友善,<br />
    和我說話時,話中帶刺…<br />
    看我的眼神,似乎充滿了怨懟…<br />
    到底是怎麼了?<br />
    我做錯了什麼事,或說錯了什麼話嗎?<br />
    我非常非常非常不喜歡這種感覺!<br />
    本來,今天想約你聊一聊,<br />
    但怕你真的病了。<br />
    請儘快回覆我!<br />
  • Elaine
  • Sandy 你也太誇張了吧!我剛剛看完你貼的文章,真的是霧殺殺,我想忙得要死<br />
    的酪梨應該沒辦法有時間回覆你吧!
  • Sandy
  • 很抱歉造成大家的困擾,我也知道這確實真的難以理解,不過簡而言之,就是一<br />
    個自稱44歲,已有妻小,做的是社會改革運動,形象宇宙無敵超級霹靂好的偽君<br />
    子,在一次參加學術研討會之後沒多久,便寫了一封肉麻當有趣,自以為文情並<br />
    茂的噁濫情書,內容充滿了中年老頭子的意淫及幻想,還自戀的以為對方也會就<br />
    此感動的無以復加,然後與他雙宿雙飛,比翼天涯,只羨鴛鴦不羨仙,對其妻小<br />
    毫無愧疚之意,之後還不斷寫信問我為何對他的態度不若以往?我不知道這樣算<br />
    不算是一種騷擾,而且我知道這件事也只不過是這個荒謬人間的一件小小微不足<br />
    道的小事件,多一個不多,沒啥大不了,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聽多了見怪不<br />
    怪!有時我也覺得為什麼我還沒麻痺呢?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不是嗎?我為什麼<br />
    還要覺得痛苦呢?我活該吧!
  • To Sandy
  • Sandy,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多了,男人到了這個年紀,他心理<br />
    寂寞的程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如果他是你的上司,那就<br />
    當作沒看到那些信,如果只是朋友,就一定要嚴正的回絕他,<br />
    這種人,實在遇太多了。真的他們只是無聊找找新鮮事做罷<br />
    了! Elaine
  • 身在異鄉
  • 今年才開始關注壽司日記的我
    因為身在異鄉
    也開始翻舊文欣賞
    讀到這篇時也忍不住好奇心
    搜尋了 董成瑜/一個人生活 這篇文章
    http://blog.roodo.com/momoshu/archives/2760631.html
    我很喜歡這篇文章
    除了這篇文章
    我也看了
    Little Black List
    Boiler Room
    The Dinner Game
    很謝謝你 提供 在異鄉的我 這麼多可以打發時間的題材

    PS
    我到了北美才知道真的有酪梨壽司這種東西 XDDD
    而且我也從不愛AVOCADO到 OK吃 酪梨壽司...
    不過 我也只有在吃酪梨壽司的時候才吃AVOCADO
  • 別客氣,謝謝你願意當我的新讀者,歡迎。^_^

    每次有人翻這麼古早的舊日記出來,我都好害羞唷.....

    cwyuni 於 2011/09/07 06: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