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寫了白目男一到五集,雪片般飛來的信件問我,到底我對白目的定義是什麼?白目和癡情的區別是什麼?我這才知道,原來這世界上有這麼多白目男都很無辜,所謂「不知者無罪」,他們根本沒有察覺自己的白目,又怎麼結束白目生涯?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在此我與大家分享幾個判斷是否罹患白目症的快速診斷試劑。如果你是女人,可以檢查一下身邊的人是否符合描述,擔心的話就早日給這段還沒開始的戀情安樂死;如果你是男人,也可以吾日三省吾身,以免總是沒有女人緣卻不知從哪裡改善起。

第一,比中秋烤肉還愛裝熟。正如我在白目男第一集中寫到的,裝熟是白目男奉為圭臬的入會條件。裝熟有很多等級,最彆腳的台詞當然是五分熟的「小姐,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見過又怎樣?你為什麼不在阿扁下鄉時跟他說「我見過你!我們一定很有緣!」)七分熟的「我們可不可以成為知心好友?」(我又不認識你,你有沒有心室振顫瓣膜脫垂我還沒有興趣知道。)九分熟的進階級,則是像高科技白目男在打電話時玩「猜猜我是誰」的遊戲:「嗨,是我!」(姓「我」的我認識很多個,你是幾號?)

第二,字典裡沒有「察言觀色」。白目男總是在不對的時間,說不對的話。明明就不熟,第一次見面就拿我的大屁股、痘痘、或雙下巴開玩笑,或是繞著我好不容易掙扎爬出來的慘痛過去式戀情打轉,三分鐘內以顧問公司姿態歸納出前男友一定是嫌我不夠溫柔脾氣差,建議跟他在一起時可以改進;明明對方就已經快要爆發,臉色看起來大變且大便,他們居然還可以繼續講冷笑話;有些話就算是男友說出口都會死無葬身之地,更何況沒長眼的路人甲乙丙丁?

第三,難笑程度無人能敵。白目男到了2003年還在說包子與麵條的笑話,說到一半還會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場,鐵獅玉玲瓏都已經紅完了還在學舜子和彭恰恰。他們像麻布茶房的招牌甜品「燒蕃薯冰淇淋」,內心熱情如火,一開口卻總是讓場子冷到零下5度C。

第四:肉麻當有趣。有一回我採訪時問一個初次見面的創投經理,身為空中飛人的他,最希望飛機上能增加什麼服務。「上網收發電子郵件!」「為什麼?」「這樣我在遠方想妳的時候,才能隨時隨地寫email給妳!」他嚴肅又深情地飛來一筆。哇哩勒,這位先生你犀牛皮啊?跟剛見面的人說這種話都不會害羞?順便告訴大家,這就是白目和癡情的差別:肉麻在兩人熱戀期很甜蜜,才認識半小時就很要命。

第五:莫名其妙的自信心。上禮拜我七年級的妹妹告訴我,碰到那種明明豬頭象腿的女生卻敢穿紫色網襪加迷你裙,他們唯一的評語是「她很有自信!」妹妹雖然狠毒了點,但是這點形容白目男卻有指標意義。白目男總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懷才不遇的風流才子,漂泊一生的志向就是找到一個懂他的紅粉知己。他們隨時都在炫耀自己的財力,表現自己的帥氣,動不動就「輕描淡寫」把自己形容成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股市大戶,午夜風靡東區pub辣妹的大明星。

寫到這裡,我發現以上判斷準則在執行上有邏輯問題。因為當局者迷的白目男,根本就不會知道自己難笑肉麻又愛裝熟,他們覺得這是熱情幽默的表現。為了解決這個根本問題,下一次跟大家分享,聽到女生說哪些話的時候,代表你該警覺自己已經快被三振出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