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次談的都是日常生活中我與白目男的邂逅,殊不知,即使在嚴肅的工作場合,我還是經常與白目先生們擦肩而過。

身為每天都要和人接觸聊天的新聞記者,我接觸的白目男性受訪對象琳瑯滿目,可以開一家展覽館收藏,順便每月出版一本跟《故宮文物》齊名的〈白目文物〉。

白目男三號,是一個小有名氣本土企業的CFO,才30出頭,學經歷都讓人羨慕。第一次接觸,他聽說我要去國外留學,還熱心提供許多撇步。我對他初次印象還不錯,但是總有些疑惑,為什麼他明明才剛結婚不久,當我和同事問他在忙碌中如何兼顧婚姻生活,他卻拐彎抹角左閃右躲。

採訪結束隔天,他打電話給我,說要給我一些補充資料當作參考。「謝謝你的幫忙,我們保持聯絡!」我用客套話做這通電話的ending。「好啊!我們可以一起出來喝咖啡…如果妳不介意我有老婆!」他在電話那頭笑著說。

Wait a minute…你有老婆,關我什麼屁事?我警覺到他這句話有點曖昧,轉念一想,不不不,大概是我自己想太多。「怎麼會呢?你有沒有結婚,不影響我完成我的採訪工作!」我尷尬地打哈哈把這個話題帶過。

連續兩個禮拜,CFO先生打電話邀我,我都回答剛好在忙,下次再說。「我剛好在台北,你要不要吃日式燒肉?」第三個禮拜,他的電話又到。原本「不用了」都已經脫口而出,但想到老是讓重要受訪對象吃閉門羹好像不妥,於是邀了上次跟我一起採訪他的女同事壯膽,仍覺得自己有如羊入虎口。(明明兩個人一起採訪他,為什麼他只邀我?)

「我剛好碰到Lisa,所以請她一起來了,你不介意吧!」走進燒肉店,我先發制人。有一絲錯愕,在他的臉上以千分之一秒的速度一閃而過。有女同事當擋箭牌,應該不會擦槍走火?但我忘了白目就是白目,他們的臉皮總是特厚。不顧有第三者在場,CFO先生整晚都在炫耀自己在情場上打滾的戰蹟,說他老婆都放他自由,還暗示「只要遊戲規則講清楚」,他不在乎在外面有幾個。吃完付帳時,他竟然掏出厚厚一大疊千元大鈔,對我眨眨眼說:「這些都是我本來以為今天晚上會花完的!」

花完這疊鈔票?難道你以為吃完燒肉,我就會跟你去號稱五星級的薇閣Motel?

緊接著他邀請我們兩個小時後去東區pub續攤,我嘴巴上說再看看,一回家就立刻關機,再也沒回過他的任何留言。

好樣的!我欣賞你的誠實,但你以為你算哪根蔥?拜託,豬八戒不過是去西天取了一趟經回來、吃了一顆王母娘娘的人蔘果,就以為自己變成齊天大聖孫悟空?有種就來個刷卡包養,掏一疊厚厚鈔票這種事早就老掉牙。更何況,我寧願下半輩子都找不到男人外加窮困潦倒,也不屑聞你那股銅臭。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