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看過多年以前有口皆碑的台視影集(還是華視?反正在只有三台的時代)「異形」?裡面那些會從被寄生的人類肚子裡伸出三隻綠色爪子來殺人的恐怖黏呼呼怪物,每次在片尾都不忘了團聚在一起,喊出家族的招牌加油口號「生生不息!」(真想知道英文原文到底哪幾個字。)

白目男們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一般正常男性在被心儀的女性掛了N次電話、當面吃閉門羹之後,往往會漸漸淡出她的生命,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不過這明顯違背白目男的座右銘。沒錯,就是「生生不息」。

話說我那天收到辦公室意外的驚喜後,從辦公室偷偷摸摸驅車回家,回到家裡。洗完澡、整理完明天要用的東西,也將近半夜12點。才剛開手機,親愛的醫學院白目先生就立刻call in。「嗨,是我…」(那還用說?不是你,還有誰這麼無聊半夜打電話給我!)「你知道現在很晚了嗎?我要睡覺!」我忍無可忍,一肚子氣。「你今天過的怎麼樣啊…」他假裝沒聽到繼續說下去。「啪!」我耍狠掛上電話。

被他這麼一吵,我頓時清醒無比,喪失最後一丁點的睡意。恰巧一個麻吉大學男同學打來問我個重要問題,我像抓到浮木的溺水者,一股腦兒的把最近的委屈都說給他聽。一向脾氣溫和的麻吉聽了也很生氣,說「把他的號碼給我,我要給他一個教訓!」

「搞定了!他以後絕對不會再騷擾你!」半小時後,麻吉打來向我報告戰績。「你跟他說了什麼?」我半信半疑,不敢相信這麼快我的心頭大患就清潔溜溜不留痕跡。

「我跟他說:你好,我是酪梨壽司的男朋友,平常在台南上班,也很尊重她交友的自由。但是今天晚上她跟我說她對你的態度感到很困擾,心情很糟,我特地從台南趕來台北陪她。我們都是受過教育的人,我想你應該知道感情勉強不來,有些事情適可而止就好,」麻吉一口氣說完,中間都沒換氣、也沒口吃。其實他也不算說謊,因為當時我和在台南工作的男友還沒分手。

「哇!好一句『我們都受過教育』,真是機車到極點卻又不失得體。大哥你真的是假正經界的第一把交椅!那他怎麼回答?」我迫不急待,請「台南男友」揭曉謎底。

「說也奇怪,他一聽我說完,態度非常有禮貌,一直說:對不起對不起,打擾到你們休息!」冒牌貼心男友洋洋得意。

我鬆了一口大氣。真是感謝萬能的上帝,我的祈禱終於有了回應。

只可惜,我高興的太早。那晚香甜地一夜睡到天明,第二天早上開始,我又陷入了無止盡的溫馨電話地獄。「昨晚真對不起吵到你~」我的天啊!你一開始就知道我有男友,現在男友都親自出馬警告你,你還有臉繼續?「你覺得對不起就別再打了!」我毛骨悚然地把手機關機。

但是我要工作,手機總不能關一輩子或隨便換號,家用電話也不能說停就停。況且我不接手機,他就打家裡;不接家裡的,就打到公司去問同事我人在哪裡。根據我非正式的統計,他最高紀錄一天打了100通以上不間斷的電話到我的家用電話和手機。最可惡的是他從來沒有正面說過「我喜歡你」,即使我想拒絕他也無從說起,怕自己表錯情會錯意。

白目男來無影去無蹤就像SARS,每當你兩個月沒接到電話慶幸他已銷聲匿跡,他又在你喪失戒心時捲土重來,來個無厘頭的偷襲。

我真的開始懷疑,到底是我太有魅力、他太過癡情、還是他的真面目是每天晚上睡前都要大喊「生生不息」的異形?

(如果還有力氣,下一集介紹另一個白目男給大家認識。)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