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剛從國外唸書回來吧?」今天下午,我從7-11提著大包小包回家,同電梯的陌生女子突然轉頭發問。

「呃,是啊...妳怎麼知道?」我好像考試作弊被助教抓到,當場大驚。

「沒啦,是看妳氣質特別好啊!」助教笑吟吟走出電梯,留下大受打擊的歸國學人。

鬼才會相信「氣質特別好」這句。歸國學人身上並沒有別著紐約大學校徽或戴洋基隊球帽,也沒有洋腔洋調滿口you know裝ABC。會被輕易識破,要不就是我被歐洲烈日親吻過的小麥膚色與臃腫身材,要不就是因為我在上流的台北東區以「素色polo衫+ 寬鬆七分休閒褲 + 球鞋」的下流組合趴趴走,竟然還能一派怡然自得。

回台灣一個禮拜,每天都活在文化衝擊中。這是怎麼回事啊,八成女生都穿著迷你裙或迷你熱褲,剩下兩成是嬌滴滴的氣質OL,滿街都是一臉「好感度百分百心機妝」、白皙纖瘦的林志玲王心淩蔡依林。連續幾天,我都忍不住嘟噥「近歲風俗尤為侈靡,走卒類士服,農夫躡絲履」。

但剛剛的電梯對話,無疑一記當頭棒喝。

是的,台灣沒變,是我變了,變成沒羞恥心沒品味的美國人了。

自從出國後,經常有人憂心忡忡地問我到美國留學的種種問題。我現在要以最誠摯的心懇切呼籲:傻孩子,留學美國要擔心的根本不是巨額貸款、英文太破或遠距離愛情,而是失去做人最基本的羞恥心。古人說過,無恥之恥,無恥矣,又有云,士大夫之恥,是謂國恥。在在告訴我們羞恥心的重要。

今天,我要以血淋淋的親身經驗告訴諸位有志留學的上進女青年,如果妳還有長期在台灣發展﹝意即就業+嫁人) 的打算,出國前請三思而後行。美國是所有留學生公認的邋遢窮人天堂﹝或地獄﹞,而且感染力出乎尋常的驚人。不管妳原本在台灣是可愛教主還是俏麗OL,到了偉大的阿美立堅合眾國,時尚雷達幾乎都會自動失效,禮義廉恥gone with the wind。即便是被尊稱為慾望城市的紐約,也沒有比較厲害,基本上就是一年四季大家都穿黑衣混過去。

簡單將美國女留學生喪失羞恥心的症狀歸納一下:

症狀一,妳發現三吋細高跟鞋的多餘。眾人皆著輕便舒適的史尼克斯(sneakers)或夾腳拖鞋,開車走路兩相宜,我又何必當唯一跑不快的名媛。

症狀二,妳的衣櫃裡總計只剩七件T恤或Polo衫﹝剛好一周輪一次﹞,兩件牛仔褲,一件百慕達褲,一件運動褲。台灣帶來的那幾條日系印花裙和超浪漫絲巾,在閒置三季後打包裝進衣櫃最上層的紙箱。

症狀三,妳嫌要價六十美元的設計師剪出的頭毛又貴又醜,開始留起女留學生經典髮型--「無層次無燙染毛燥黑長髮」。

症狀四,妳徹底拋棄夏天隨身攜帶遮陽傘的好習慣
,反正電視上沒有讓人焦慮的SKII廣告,也找不到遮陽傘這種產品。

症狀五,妳雖然胖了十公斤,卻勇敢地穿起出國前從不敢碰的細肩帶露肚臍裝,在老美同學憂心詢問「妳怎麼這麼瘦?」時暗爽到內傷。

如果妳擁有以上超過三項症狀,恭喜妳,正式加入無恥「美」人的大家庭。

我常嘆美國的連鎖服飾品牌設計師真輕鬆,因美國老百姓常光顧的服飾店根本沒有流行可言,不管巴黎東京米蘭正在瘋什麼,美國人都以不變應萬變,每家服飾店的櫥窗看起來都像Giodano或Hang Ten。君不見Ralph Lauren, Calvin Klein, Tommy Hilfiger, Armani Exchange, Banana Republic、Gap、Old Navy、甚至最近在台灣也很紅的Abercrombie & Fitch,哪家不是基本款T-Shirt、針織衫、牛仔褲、卡其褲、小洋裝一字排開,只有價格和質料的差別。要說有什麼選擇,頂多是從紅橙黃綠藍靛紫中選一色,亞洲人酷愛的蕾絲花邊亮片摺皺抽繩寥寥可數。如果沒有胸前logo當身分證,大概只有通靈者才辨的出妳穿哪家的衣服。

如果你讀的是商學院,那更可喜可賀,留學生涯無須再為衣著打扮而煩惱片刻。MBA講究的是中規中矩,也沒人有多餘時間與品味研讀女性時尚雜誌。教室有三分之一的人穿牛仔褲﹝公司贊助來唸書,不用找實習工作的幸福傢伙﹞、三分之一的人穿襯衫/ 針織衫加西裝褲的Business Casual﹝為了隨時參加企業說明會﹞,剩下三分之一的人穿西裝打領帶﹝面試必備行頭﹞。不管妳如何費盡心機打扮,對這群腦子裡暫時只有投資銀行和企管顧問公司的男人們都是枉然。

還記得我在NYU有位家裡有錢頗有衣著品味的泰國女同學,有回只不過是穿了帶點流行感的短百摺裙加尖頭皮靴,當天就至少被問了十五次You got a hot date tonight?﹝今晚要約會吧?﹞女同學個性低調害羞,那次以後,我就沒看她穿過牛仔褲和套裝以外的衣服。

我本質上是個懶人,在台灣打扮只是因為不得不,一但變成留學生身分就如脫韁野馬,球鞋T恤牛仔褲趴趴走,羞恥心鎖在台灣書桌的抽屜沒帶來美國。好不容易回寶島,又因為行李都在龜速海運中,除了輕便T恤之外根本無衣可穿,連鞋子都只剩陪我歐洲走透透的Puma球鞋一雙。

前兩天趁百貨公司年中慶買了雙看似輕鬆好走的淑女細低跟涼鞋,才逛一小時街就磨出八顆無敵大水泡,痛的哭爹叫娘,今天只能再度換回舊球鞋。將此事向老同事報告,換來一句:

「等等,妳真的是那個連去7-11都要認真上粉底夾睫毛,穿三吋高跟鞋也可以在斑馬線上飛奔的壽司嗎?」

只能說歹勢,我還是歸國學人,請再給我多一點時間找回羞恥心吧。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