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畢業後,我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找工作,而是踏上人生最後一次的畢業旅行。

畢業旅行總共長達兩個月,瘋狂踏遍半個地球,照片是拍了幾張,卻沒有留下一篇遊記。或許是因為每天耳邊都是不懂的番邦語言,遞出去的都是信用卡或漂亮乾淨的異國大鈔,總覺得過去兩個月如南柯一夢,頗不真切。巴黎聖母院再怎麼富麗堂皇、京都清水寺再怎麼莊嚴肅穆,都沒觸動我的心。

直到前天在巷口7-11裡翻閱新出爐的《壹週刊》,津津有味研究維多利亞如何因情變爆肥到七十公斤,才確認自己正式結束太空旅行重返地球,如釋重負。說來說去,我骨子裡畢竟是個不會講台語的台妹啊。

整理電腦內歌曲時邊聽陳綺貞〈旅行的意義〉,邊回想我這趟畢業旅行除了把錢花光外還有什麼意義。對於我的MBA同學而言,投身投資銀行和企管顧問公司前的暑假,可能是他們未來二十年內最後一次揮霍光陰的機會,此時不玩待何時。對我而言,旅行是一場夢,醒來只恍恍惚惚記得是惡夢或美夢,但很少會認真記下夢境細節。畢竟醒來就要洗臉刷牙吃早餐,誰還哪有那閒工夫陷在回憶裡?

但旅行真的很有意義,因為如果沒有旅途的揮霍,人哪會發現荷包空空是多麼殘酷。再怎麼想醉生夢死,旅行回來還是得認命地將英文履歷翻譯成中文版,準備和獵人頭公司連絡。旅行真的很有意義,因為如果沒有巴黎尼姆亞耳亞維儂布魯塞爾阿姆斯特丹東京大阪京都神戶當緩衝,我哪能輕易忘記當初是如何跟最愛的紐約道別離。

離開曼哈頓東村的小小公寓,瘋狂玩遍法國比利時荷蘭日本,精疲力竭地回到台灣身邊。這大概就像某些人經歷情變後炮友一個換過一個,驀然回首才發現初戀情人還在燈火闌珊處。

偶爾也會懷疑看似死心塌地的初戀情人是不是變了。誰叫出國前還沒完全對外開放的台北101,現在竟學著帝國大廈每晚變換色彩;每台公車上都不准吃東西,報起英文站名,還有液晶螢幕播放廣告卡通影片;便利商店裡的優格大膽假設消費者都懂日文;東區所有女生都穿迷你裙。

總要等到在熱浪中載浮載沉,出門逛街兩小時就中暑,冷氣吹幾天就喉嚨痛,過馬路差點被搶黃燈的機車撞死,吃個夜市肉燥麵和海鮮快炒被過量味精整得口乾舌燥。才能稍事安心:台北還是台北啊。

掰掰,紐約地鐵Metro Card。哈囉,台北捷運悠遊卡。

我回來了!

【圖說】

南法尼姆開往法比邊境的高速火車,沿途就跟我的歐洲旅行全程一樣晴時多雨。

【壽司說】

1. 謝謝各位網友當初提供畢業旅行資訊,可惜壽司我不爭氣,從第一段的美國黃石國家公園旅程就開始重感冒,病情一路時好時壞,以至於行程根據體力大作調整,和原本計畫的天差地別。氣人的是病是病,胃口也壞到極點,體重卻沒有絲毫下降,只能說我的肥油非常堅毅不拔吧。

2. 一回台灣就覺得快蒸發,只能苟延殘喘過著晝伏夜出的生活。到底是今年夏天特別濕熱,還是我在紐約兩年嬌生慣養起來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