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字典裡沒有失眠這兩個字。」至少在這個秋天以前,我都還這麼天真的炫燿著。

工作時,我家的大床是逃避截稿壓力的最佳避風港,死線﹝deadline﹞越近,越似睡美人上身,總到長官打電話來罵人時才揉揉眼悠悠醒轉;MBA第一年從來只嫌睡不飽,一沾床就同打了麻藥的大象,一覺到天明;失眠?簡直就是窮留學生逛第五大道名牌旗艦店,奢侈。

鐵齒了二十幾年,最近第一次嚐到輾轉反側的苦。三週前從台灣度假回來後,時差造成生理時鐘大亂,加上每天都有操煩不完的瑣事,前陣子七八點就睡昏過去,三四點醒過來,不知道該繼續睡還是下床做事;最近又恰恰顛倒,總到三四五點甚至天濛濛亮起,才能在疲累不堪的狀況下迷迷糊糊睡去。

是我老了嗎?我不願面對這個殘酷事實,卻得承認身體已經不像一兩年前,可以恣意惡搞胡整、暴飲暴食、熬夜操勞,隔天醒來還是神清氣爽,一尾活龍。

認了吧,那些貓空吃土雞打牌、陽明山騎機車夜遊、松山機場看飛機起降、到國父紀念館附近那家「蘇阿姨比薩」排隊吃到飽的輕狂歲月,早就隨著畢業紀念冊一頁頁泛黃,或是搬家時跟過期雜誌一起丟進回收箱了。

上了MBA二年級,原本以為會輕鬆一些。沒想到開學後第一個迎接我的新聞,就是沒拿到暑期實習full-time offer的噩耗。沮喪一天後,發現這也沒什麼,擦擦眼淚繼續找就是了嘛。難過是不至於了,但潛意識裡總是免不了那麼一點焦慮,焦慮的不是失業﹝每個人都會找到工作,只是遲早問題﹞,而是朦朧中意識到學生歲月不久即將結束,畢業後會在哪兒落腳、跟誰在一起,全都還是個未知數,就更急著在結束前想抓住些什麼。

抓住什麼?我猜,不外乎「年輕不要留白」或「我的未來不是夢」之類的幻象吧。

於是,除了上課、寫作業、討論小組報告、身兼兩個社團的幹部,我這學期還多負責編一份校友刊物;當然,還有參加企業說明會、丟履歷表、做非正式的資訊式面談﹝informational interviews﹞、寫感謝信﹝Thank you note﹞...,意識到這些「必要之惡」對求職的重要性後,也比以前做的更賣力些,每天光是收發電子郵件,就得花至少兩個小時。

「這個網頁就拜託妳啦,」「謝謝您的幫忙,我們保持聯絡!」「如果不太麻煩的話,可以請你抽個半小時和我聊聊嗎?」不論是口頭或電子郵件,我一次比一次熟練,一次比一次圓融。

喔,別忘了,還有party。

從工作、學業、到社團,每件事情都得大量用腦,用久了大腦也像這台年久失修﹝也不過用了兩年就被我操壞﹞的Thinkpad,每次按了「關機」畫面就凍結,得要強迫手動關機,用力按住電源鍵才得安息。

上禮拜四,為了校友刊物趕稿到早上五點,上完兩堂課、開完一個小組會議、連續參加兩個各兩小時的企業徵才說明會、再討論完一個報告後,接著又為了盡社團幹部的義務,認識一年級的小朋友,轉戰迎新派對。到晚上近十二點,我還連吃一口飯的時間都沒有,決定「提前」回家。出了酒吧的門,穿著套裝高跟鞋的身體累到發抖,舉起右手想叫計程車。

滿街的計程車,竟然一輛空車也沒有。馬的,才禮拜四!

我一路走回家,不斷回頭瞄身後有沒有亮起黃色空車燈號的漏網之魚。二十分鐘後,不知不覺走到家門口,連罵幹的力氣都沒有,摸黑在皮包裡找鑰匙開門。上樓梯時顧不得鄰居撞見時可能會給的白眼,脫了高跟鞋,光腳爬上樓。

當真是用爬的,加上散亂的長髮,貞子也要叫我一聲大姐。

寫完十封給企業代表的感謝函,羊數了,熱水澡洗了,溫牛奶也喝了,我躺在床上望著舊公寓天花板上轉啊轉啊的五葉式吊扇,腦子也這麼慣性地轉啊轉。身體在哀嚎,大腦卻嘮叨個沒完:「那封信妳發了嗎?」「明天的說明會不知道可不可以不去…」「頭條的標題要用哪個好?」

聽說褪黑激素有效,明天早上去學校轉角那家GNC買瓶試試吧。要不然,字典也該換本新的了。

【酪梨壽司說】

大家都說運動有效,但我也試過了。沒輒啊。我想我需要的是一個可以拔掉插頭的大腦。現在是凌晨四點五十二分,看來明天又是難熬的一天了。

明天起,一定要扭轉這惡劣的局勢。失眠可是容易造成憂鬱症的,我還沒享受夠人生,在紐約也還沒交過帥哥男友,還想活下去。 

P.S. 媽妳看了別緊張,我會努力把作息調整回來的啦。



-----以下為失眠自療近況更新,節錄自壽司回覆的部分留言-----

【失眠大作戰update:紐約9/27上午八點半﹝台灣9/27晚上八點半﹞】

各位熱心獻計的讀者們:

好消息,昨天晚上我一覺到天明啦。現在是紐約時間早上八點十六分,我昨天大概是十二點半睡的,也就是說一口氣睡了快八個小時。真爽。

至於到底是什麼東西的效果,我得很尷尬的說,我也不清楚。因為昨天晚上十一點前,我大概一邊念case一邊乾掉了半瓶紅酒,到十二點半時,不太想再繼續喝,又擔心萬一等一下睡不著怎麼辦,所以貪心地偷偷吃了一顆3mg的GNC褪黑激素﹝Melatonin,買哪家的應該都一樣吧﹞。睡前還去沖了個很熱的熱水澡﹝我家的浴缸的孔塞不住,不能泡澡,我竟然今天才知道﹞,於是睏倦無比,一上床就睡著了。

為了答謝各位的愛護,今天晚上開始我要開始對照組試驗,先什麼也不做,看看睡不睡得著。如果真的失眠,明天開始再把每一項治療失眠的處方單獨輪流試過,就從紅酒開始吧。

另外,各位同學注意了,雖然褪黑激素嚴格說來不算藥品,只是營養食品,吃褪黑激素應該還是最好不要和酒精性飲料一起服用。我是隔了一個小時吃的,但應該還是不建議吧。﹝只能說我實在太急著想睡著了﹞

【失眠大作戰:紐約9/27下午三點半﹝台灣9/28凌晨三點半﹞】

親愛的讀者們:

繼早上的好消息之後,壞消息。

昨天我不是安穩的睡了近八小時嗎?原本以為今天應該可以精神抖擻地上十點半到十二點的課,沒想到整堂課都在打瞌睡,眼睛根本睜不開。到了午餐時間,睡魔像老鷹捉小雞般狠狠攫住了我,我無處可逃,只好衝出系館,到外面招計程車回家。沒錯,我家到學校雖然只要走十分鐘,但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好像快要昏睡在馬路上了,十分鐘也不能多等,所以只好坐計程車。我‧要‧睡‧覺。

這下可好,我從十二點整一直昏睡到下午快三點,決定當個壞學生翹掉今天另一堂三點的課,養足精力,好迎接今天晚上四點半到八點半,連續兩個需要不斷social的可怕corporate presentations。

根據以上症狀研判,我的失眠應該是之前時差造成的生理時鐘混亂,而不完全是「睡不著覺」。像今天下午我就睡的十分香甜啊,絲毫沒有感覺到壓力。當然,也有可能是昨晚那顆3mg的褪黑激素實在太神力了,讓我體內的褪黑激素含量一直維持的很高,所以一整天周公常伴左右?如果今晚再失眠,我會考慮把份量減半,吃半顆就好。

說點輕鬆的吧。m潛水者N號、atahari、cordandme,關於紅酒,CABERNET SAUVIGNON我也蠻喜歡的,不知為何之前就是忘了買。Merlot我不喜歡也是因為覺得口感太澀,不解為什麼大家都說這是比較順口的酒呢?

cordandme,大家推薦的酒類賣場Trader's Joe我查過了,紐約州雖然有,但曼哈頓可是沒有的。不過我們這類的酒店到處都是,應該不愁沒酒喝。只是請大家別再推薦我「Trader's Joe特價的某某酒」啦,我沒得逛。

mizar和cordandme,你們推薦的Bailey's Irish Cream是不是那種超級甜的酒啊?其實我並不是那麼喜歡喝濃郁的甜酒,尤其是加牛奶那種,總覺得太膩了。可以接受的甜味,大概只到西班牙調酒Sangria的程度吧。小牛,你說紅酒加可樂?咦,真的可以嗎?我冰箱裡有幾罐diet coke還有昨晚喝剩的半瓶紅酒,晚點來試試。啤酒我就沒有那麼愛了,冰箱裡那幾瓶是留給來我家看球賽的客人喝的。

littleshoe,你問我是哪些社團的幹部?唉啊,紐約認識我的仇家,呃,是網友,已經太多,我還想保有最後一點的隱私。如果真的想知道想到發瘋的人,請先一人寫一張至少一百美金的支票捐給我的社團,我再考慮要不要透露,哈哈。

Cassandre,褪黑激素會引發乳癌?嚇,這個傳說還真可怕,為什麼我在找褪黑激素相關資料時都沒有看到。葛蘭酒,不會吧?褪黑激素會讓你長痘痘?這對容易長痘痘的我簡直是噩耗中的噩耗,看來我要好好觀察一下最近痘痘有沒有突發狀況。

bearista,我暫時不會考慮安眠藥的,我本來就不是很喜歡吃藥的人啊,平常連吃一顆維他命都要老媽耳提面命,根本記不得。

auguri,你那個轉眼球和吃清淡高蛋白飲食的秘方好難實踐啊。我的問題是到了晚上,眼球根本轉不動,偏偏腦袋轉的快。清淡高蛋白飲食可以吃些什麼呢?水煮蛋是我唯一現在想得到也有空弄得,偏偏我可是不吃飯就會發瘋的人。

Julian,妳真搞笑。我本來想你頂多是誤會褪黑激素是某種臉部美白產品,沒想到你竟然想到乳頭漂白那邊去,酷。我孤家寡人漂了給誰看啊,哈哈哈哈。

Summer,睡前看電視電影是我每天都會做的事情,已經看到麻痺了,所以對助眠沒什麼效果。或許誰該幫我寄一捲某某法師講道的DVD來,或是我請學校幫我錄一捲會計老師上課的錄影帶之類的。

Sallyjan,我當然記得妳啦,每次翻到我家架上那部「達文西的密碼」,就會想到妳。真是感謝啦。

最後,不是我要說,Vincent D你描述的那個溫暖的場景,真的很gay耶。﹝啊,你說你本來就是?好吧...﹞

留言實在太多了,其他那些發表跟我同是天涯淪落人經驗,或是為我加油鼓勵要我放鬆的朋友們,謝謝你們,我就先不一一回覆了。等一下還要卯起來迎戰兩個企業說明會呢。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