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的事情可以劃成四個象限。第一類是你喜歡做的,又剛好有機會發揮;第二類是你喜歡的,但礙於現實無法盡興;第三類是你不喜歡的,祖上積德剛好不用碰;第四類是你不喜歡,但非硬著頭皮上不可的。

唸了MBA後,或者說是長大後,肩上第二和第四類事越來越多。

Networking,很不幸,落在第四象限。

什麼是networking?不是我愛落英文,但networking好像就是networking,用中文講起來怪彆扭,勉強要翻譯,可以說是拓展/經營人際網絡。

誰說中國/台灣人愛「靠關係」?來了美國以後才發現,中國人或許愛講關係,但多半檯面下曖昧含蓄進行,美國人才是全世界真正擁抱關係、愛到大張旗鼓寫書探討、辦講座、開課程的民族。

如果做偏研究或技術性質的工作還好,但若是商學院傳統出路的行銷、投資銀行、企管顧問公司,除了實力,在美國找實習或工作要networking,升遷也要networking,有關係靠關係,沒有關係找關係。從「你是高我兩屆的學姊」到「我是你老東家的同事」,只要臉皮厚,不怕沒工作。打從我走進商學院的第一天,就開始被洗腦「愛networking才會贏」。

暑期實習之所以累人,並不是工作量本身,而是大部分美國的MBA暑期實習,根本就是一個長達三個月的面試。不管你情不情願,實習前中後,是一連串的networking和ass-kissing。工作認真是基本的,但身為實習生,可不是把手上的案子照進度或超前進度做完,就可以領乖寶寶貼紙,而是要在該吞劍時吞劍,該跳火圈時跳火圈,完成特技的同時,還得微笑握手向台下送飛吻道「謝謝!我也愛你們!」

大部分的台灣人,都很不適應、甚至不屑美國這套networking文化。我最常聽到的抱怨是:「美國人腦袋都這麼蠢,沒事站在酒吧裡面聊運動和電視節目,我根本不知道跟他們說什麼好」或是「我書好好唸、工作好好做就好,幹麻浪費時間跟他們networking?」

嗯,當然可以,不過如果你硬要把台灣做事的方法搬來美國,為什麼還要浪費錢來米國取經?入境隨俗,雖然這不見得是個好遊戲,總得認真照人家的遊戲規則玩過後,以後才有理由說I beat the game. Don’t like it at all.

好啦,一分鐘自我催眠時間結束,我得承認,我從來沒有愛過networking,有時甚至到痛恨的程度。Networking當中或許有機會因此拿到幾個面試、結交幾個還不錯的朋友,但全憑碰運氣。大多數情況下,大夥兒在握手微笑點頭時,腦袋裡都是一邊盤算對方對自己人脈存摺的加值﹝所以我們這些外國來的多半沒人想鳥﹞,一邊吶喊「幹,到底要搞到幾點才能回家」。

那麼,不networking行不行?這要視工作性質和公司文化,還有個人企圖心而定,至少我沒有選擇。早在進我的實習公司前,幾個在此工作的校友就苦口婆心叮嚀,工作表現固然很重要,但千萬別只把頭埋在資料堆中。能多認識人就多認識人,終極目標應該要做到「每天中午都要邀不同的主管或同事共進午餐」。

公司規模小還好,在許多大公司裡,一起競爭的實習生有上百名。若不處心積慮製造自己的「能見度」,恐怕一個暑假結束後,只有打掃辦公室的歐巴桑認識你。如果今天只有一個full time offer﹝全職工作機會﹞,老闆是要發給乖巧文靜不惹事生非的你,還是跟上上下下打成一片、對公司權力結構瞭若指掌的史丹利?

我深刻體驗到我的公司非常重視networking,是在上工的第一個禮拜。老闆email給我一張「Meet and Greet」時間表,上面列的全是我當週要見的人。從同部門的團隊成員,到其他部門的主管,大概十來個,每個人有半小時聊天時間。

「你這週先不用看資料,先跟每個人約吃午餐或喝咖啡,了解同事們手上在忙什麼。」老闆說這句話時,我還有「賺到了」的竊喜。

吃午餐?誰怕誰!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比我以前的記者工作更「靠關係」,午餐的約會更是家常便飯,幾乎每個禮拜都有。

誰想得到,連續十二個禮拜,每週午晚餐加起來一共十餐,平均有七餐都在用英文networking、兩餐聽Lunch and Learn學習講座,剩下一餐在電腦前﹝或廁所裡﹞囫圇吞掉一個冷冰冰的三明治。這行程就連對我這個職業交際花,都很難消化。但看著老闆讚許的眼神,我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嚥下一頓又一頓食不知味的午餐。

第一次午餐,我很勇敢地找了部門裡某位副總裁﹝別怕,外商公司的副總裁比地鐵裡的老鼠還多﹞的秘書,請她幫我排一場午餐約會。副總裁很隨和,吃飯時雙方也都很努力自我介紹,試圖對對方的工作內容和職場生涯假裝有興趣。可惜飯吃完了,我還是沒有讓他對我印象深刻,因為文化教育工作背景迥異,也找不出太多共同的話題,更別說是搏感情。一頓飯吃下來,既懊惱又空虛。

這頓飯給我一個好教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吃飯前得先做一點功課,了解那個人手上的產品線、職務內容和興趣,以免找不到話題聊或問出白目問題,反而壞了印象。從暑期實習開始,我開始天天關心電視影集、新聞和球賽,上班坐地鐵也會看免費的報紙,才能勉強加入辦公室裡的熱門話題。

過了第一個禮拜,當我自我介紹到反胃,再也擠不出任何新問題,正想鬆口氣,人力資源部門就發了一張密密麻麻的日曆,上面排滿這三個月實習生即將和公司高階主管共進的午晚餐和雞尾酒會,還註明:「請準備好至少兩個問題」。剩下的幾個午餐空檔,我在主管和校友mentor的建議下,很認命地用自己安排的各部門資訊式面談﹝informational interviews﹞填滿。

記者當久了,要我每天賣笑陪酒,也不會少塊肉;煩就煩在這些人都可能是你潛在的主管或同事,要是他們看你不順眼,覺得你是個笨蛋、或是在人際溝通上有問題,未來日子恐怕不好過。

以本公司為例,就算今天直屬老闆喜歡你,給的full time offer,也只是在同一個事業群中的marketing 職位,至於在哪個部門、哪個團隊,都得再經過一連串的面試和配對過程。所以這些午餐的約會,其實都是變相的非正式面試,目的除了從這些人身上學東西,還要讓他中意你。

要是吃飯像相親,沒有興趣就拍拍屁股走人,不帶走一片雲彩,倒也樂得瀟灑快活。可是小朋友,別傻了,networking的遊戲不是這麼玩滴。午餐約會結束,我們這些小小實習生得衝回辦公桌前,第一時間內發出Thank you note﹝感謝函﹞,爲這次小聚劃上一個完美的….

逗點。﹝句點?還早哩。﹞

Thank you note是很典型美式networking的產物,不成文的規定是,吃飯聊天面試後在二十四小時內一定要email發出。主旨不外乎感謝對方在百忙中抽空見面,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對貴部門的工作興趣濃厚,希望之後保持聯繫多多照顧幫我引介某人之類云云。既要有禮貌,又不能一眼被識破只是copy and paste的產物,所以經常還要客製化,加入一些當天對話的重點內容裝熟、順便問幾個follow-up questions﹝後續問題﹞以示誠意。切忌有拼字或文法錯誤,以免弄巧成拙。我就親耳聽過一位主管說,他因為有人面試後的感謝函有兩個錯字,覺得此人做事不夠細心謹慎,而把原來打算給的offer取消。聽完當場嚇出我一身冷汗。

成功的networking可不是吃吃飯寫寫謝函了事,而是在未來還要繼續與對方維持良好的互動關係。猶記得MBA第一學期剛開學的某個講座中,有一位二年級的印度學長分享了一個他的networking管理檔案。他將找工作過程中和實習時所有見過面的企業代表和校友,詳列姓名、背景、公司、職務、長相特徵描述﹝例:金髮褐眼笑起來很像火雞的大胸部白人女生﹞、見面的時間地點、聊天重點、還有下次計畫聯絡的時間。要是中間沒有偶爾打招呼,需要對方幫忙介紹工作時得重新裝熟,可是尷尬無比。

我記姓名和長相的能力近乎半殘,所以在對學長的資料庫嘆為觀止之餘,實習剛開始,也發憤試圖乖乖歸檔,可惜只紀錄了三個禮拜就因為懶惰和忙碌,宣告放棄。唯一聊表欣慰的是,我強迫自己每跟一個人見面後,不管再忙都要在三小時內寫完Thank you note;實習最後一天,還送了手寫的謝卡給每個幫過我的人,以示謝意。

太刻意經營的關係,反而綁手綁腳,因為總怕在對方面前不小心暴露自己的弱點。有一次我上台報告前半小時,某位副總裁問我「你準備的怎麼樣?」我笑著脫口而出「其實我好緊張喔…」,結果我小老闆事後好心告誡我,以後有人問這個問題,一定要說「I’m ready. Will do my best!」以免在主管面前顯的準備不充分、沒有信心。

這樣處處耍心機,還真是憋死我這個直腸子。

因此實習以來跟我最熟的,不是掌握我生殺大權的主管或同事,卻是身邊「日久生情」,沒事可以偷偷跟他們抱怨兩句的人。我跟高階主管講話會結巴,但影印中心的黑人阿伯、坐我隔壁的秘書阿姨、還有電腦中心的維修工程師、公司打掃的歐巴桑都很買我的帳。因為我從來不只是打電話把檔案傳給影印中心,而是親自跑去聊天撒嬌,阿伯總是把我送的件排在第一,別人隔天才能拿到的彩色海報,我的兩小時後交件;公司的IBM工程師還會自告奮勇幫我修我的個人筆記型電腦,堪稱「平民天后」。

當你發自內心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對方也感受得到。我在實習的最後一天,挑了一張最可愛的謝卡給坐在我隔壁的秘書阿姨美樂蒂。卡片上外面是一隻咧嘴大笑的貓和「See this smile?﹝看到這個微笑了嗎?﹞」,內頁寫著「You put it here﹝都是因為有妳﹞」。

美樂蒂跟我完全沒有利害關係,甚至跟我不同部門,平常的互動不算多,但她講電話嗓門很大,笑聲開朗,每當聽到她的聲音,我緊張的心情放鬆不少。我在卡片裡謝謝她當我的好鄰居,讓我每天上班心情都很好。我常聽到美樂蒂在電話上計畫休假去哪玩,請她要如果有機會來台灣,我可以當她的導遊。信尾我還用中文寫了大大的「謝謝」兩字,說這是Thank you in Chinese。

禮拜一我打開學校信箱,接到一封來自美樂蒂的email:

Thank you so much for the card with the beautiful message. It was so nice of you to say I have a magic voice that relaxes people. My daughter doesn't think so. *_*

I always feel I'm speaking too loudly and disturbing people.

I am sorry I didn't see you before you left. I got a call from my boss (who was in the U.K.) and then became crazy busy.

I am going to truly miss you. You were a wonderful neighbor! When you come for your year end, you should stop by to say hi.

I would also like to keep in touch via email. You're a great person who I would love to keep in touch with.



這是我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一次networking。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