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晚上下班前,小強和小愛約我去中國城吃晚餐。食神我難得完全沒有食慾,在電話中婉拒了他們的邀請。「Maybe not…Today is really not my day,」我有氣無力。

在小強小愛的盛情邀請下,我終於還是決定赴約。散散心也好,我想。

我會這麼沮喪,是因為當天下午和小主管阿曼達進行一對一Mid Summer Performance Assessment,也就是期中績效評估。出乎我意料之外,向來脾氣很溫和的阿曼達的開場白是:「妳在這裡的這幾個禮拜,整個團隊都可以感受到你的熱誠﹝enthusiasm﹞,但是…」

但是﹝but﹞?

我豎起耳朵,感覺腦袋瓜後那根筋超級緊繃,有種快要中風的感覺。天啊,在這個關頭,千萬不要「但是」我啊。

「但是,我認為妳不夠主動積極地主導整個計畫,總是等待我的指示,詢問我下一步怎麼走。別忘了,這是你的計畫,不是我的。換句話說,在這一項,我看不到妳的表現,」阿曼達用原子筆在績效評估表中的第一大項「drive results」上,劃了一個大大的圈。 

不顧我如遭五雷轟頂的表情,阿曼達的筆接著往下移到「communicating effectively 」。

「昨天的腦力激盪會議,妳自認主持的怎麼樣?」她語帶保留地問。她這裡指的,是我前一天主持的區域行銷活動小組腦力激盪會議。在那個會議中,我要負責擬定所有討論題目,做會議記錄,還要當主持人,說明會議主旨、做結論、在大家離題時還要適時導正會議討論的方向。

「嗯,呃,我覺得很有幫助啊,大家給我很多好點子,」我有點慌,開始結巴,答得牛頭不對馬嘴。

阿曼達深吸一口氣,思索了兩秒該如何降低傷害:「從這點就可以看出妳不夠主動。其實這應該不是我來問妳的,而是妳在會議後就應該主動問我feedback。這麼說吧,你的溝通技巧不夠好,會議中明顯可以感受到你無法有效掌控全局,也沒有做出結論,竟然還重複問了那個我們兩人已經討論過不可行的方案….」

「啊?可是,我以為上次我們討論的時候,你要我再確認的…」我越講頭越低。嗚,會議主持不好我承認,但這點難道是我會錯意了?

「是嗎?那沒關係,撇開這個不談,我發現你做事不夠專業嚴謹,比如那天你竟然在email中把鳳凰城﹝Phoenix﹞拼錯,之前的會記紀錄偶爾還會前文不對後語,所以personal excellence這一項也有問題….記住,要交給我的東西,要記得校對啊!」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我不斷點頭抄筆記,表示我會注意會改善。但每一秒鐘,心裡都在吶喊,我以前從來就不是一個不擅長溝通、或是工作沒有品質的人啊。溝通不良?我可是每天都靠嘴巴吃飯的人;錯誤百出?我還當過文字編輯呢。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的蠢蛋?

我多麼想對老闆說,其實在會議中我不是故意不做結論,而是同事們七嘴八舌討論的太快,有些細節我反應不過來,連做筆記都快來不及了,更別說還得下結論、甚至和對方辯論。

我多麼想對老闆說,那個行銷案和腦力激盪會議,我還以為我已經表現的前所未有的主動積極,有問題也盡量請教同事和主管,沒想到竟然還距離她的標準差一大截。在台灣,如果這麼做,以前的老闆大概已經覺得我「以下犯上」了吧。

我多麼想對老闆說,有一些文件我已經在寄出前檢查了十遍,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會有錯誤,不是我英文程度太差,就是眼睛被蚵仔糊到。

但是我不能說。

我不能說我用英文思考慢半拍,我不能說我不夠了解美國職場文化和區域市場動態,我也不能說我用Word拼字檢查二十遍後,都還不敢保證絕對沒有文法或拼字的小錯誤。因為這裡是公司,不是學校或慈濟,儘管妳再理直氣壯,「我是外國人、我英文爛」都是不被接受的理由。

做財務、工程師或許還可以憑專業取勝,但要在美國大公司的行銷部門討口飯吃,特別是我這種不用外國人的公司,語文溝通能力不好第一個出局,不fit in公司文化、不了解市場或消費者更是大忌。要是我真的承認我的英文和對市場的了解都過於薄弱,公司可不會同情我,只會覺得「對不起,那妳真的不適合這份工作﹝或有別人比妳更適合﹞。何不回妳的家鄉發展?」

我突然想到電影「金髮尤物﹝Legally Blonde﹞」裡有一位有氧運動界的的天后被指控殺夫,她雖然擁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卻堅決不願提出。擔任法律事務所實習生的金髮女主角再三逼問後,才知道原來真正的原因,是因為有氧天后的丈夫被槍殺時,她正在做臀部抽脂手術。萬一「有氧天后還要靠抽脂減肥」消息傳出去,她辛苦建立的健身美容王國將名譽掃地,所以她寧可坐牢,也不能說實話。

嗚呼,啞巴吃黃蓮,莫此為甚。此刻我的身材雖然和有氧天后差很多,但心情卻極度類似。「英文思考慢半拍」、「搞不懂美國人在想什麼」也是兩大最高機密,不可說啊不可說。但要我承認自己是個做事沒有品質或沒效率的人,也只能說大人冤枉啊。

要是阿曼達是一個講話刻薄的bitch,我大概也就輕易釋懷,但偏偏相反,阿曼達是我見過最誠懇說話最實在的人之一,多半時候也都很客氣溫和,所以來自她的嚴厲批評,讓我有種「天塌下來竟然沒人頂,還直接掉在我頭上」的驚愕。我同時開始懷疑,我畢業後真的要在美國待下來做幾年行銷嗎?在這裡我全無優勢,折磨自己又是何苦呢?

在我把這個令人挫折的故事和內心的掙扎,配著「上海得月樓」的雪菜炒年糕和酒釀湯圓,激動地轉述給小強聽,小強卻難得的平靜:「現在你懂我前兩個禮拜前有多挫折了吧?我以前在台灣做事也很圓滑,會和老闆吵架,也是因為語言文化的隔閡而被誤解啊。」

小強形容,這感覺就好像在高速公路上開車,先是一顆螺絲釘鬆了,接著整輛車開始解體。說肇事原因只是一顆螺絲釘,似乎也太過誇張,因為應該也有別的問題﹝不夠成熟積極,EQ不足等﹞;但這顆螺絲釘,也就是語言和文化的隔閡,讓你在出了幾個小錯後信心逐漸瓦解、和主管同事間鴻溝更寬,絕對是災難的導火線。

小強安慰我,說他已經不給自己壓力,走出失敗者的陰影,能做多少就多少,面對螺絲釘旋不回去的狀況,就盡人事聽天命吧。

正當我和小強頭上開始聚積烏雲,小愛乘著陽光,加入我們的晚餐。

我問小愛,難道她都沒有這種困擾?小愛說「還好耶,沒有特別感覺」,部門裡只有一個實習生組員比較機車霸道。接著或許是為了讓我比較好過,小愛連忙解釋,或許是因為她的行銷案主要都是和其他實習生合作,和主管、廠商、和同事的互動比較少,所以不會有我和小強的問題。

可惜這並沒有安慰到我,反而打擊更大。為什麼做類似的工作,小愛沒問題,我卻紕漏百出,慌了手腳?可能得和offer說掰掰也就算了﹝反正每年直接拿到full time offer的人大概也只有一半左右,除了實力還要點運氣﹞,但那種頭上掛著大L﹝Loser﹞、做的要死要活卻得灰頭土臉下班回家的感覺,真糟啊。

雖然只剩下四個禮拜,但我還不甘心放棄。我花了一整天,依照老闆的建議寫了一份績效評估和改進事項列表,反反覆覆大概檢查了三十遍,才戰戰兢兢地交出去。誰想得到這件我在台灣半小時就可以搞定的文件,竟然花了我整整一個工作天。

現在想旋回螺絲釘,還來的及嗎?


【酪梨壽司說】

1.  我記憶一向很短暫,寫這篇日記時已經沒有當天的激動,很難描述那種巨大的挫折失意。我知道大部分留言一定會叫我加油堅持下去,所以想跟大家說我還沒有放棄,謝謝大家。

2.. 雖然很沮喪,但有這樣誠實的老闆,讓我進步,真是要感謝上天啊。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