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難過的是,他說的其實沒錯。沒什麼好意外,也沒什麼好抱怨,因為這都是自己的選擇。在二十六歲以前,我在學業和職場上,一直悠遊在擅長領域中,只做我會做的事,任由先天不良的右腦持續萎縮;二十六歲開始,我開始幫我大腦中的數字區塊復健,腳步遲緩不說,每向前踏一步,都是刺骨錐心的痛。

有人問我這是不是虛擲光陰走冤枉路,都這麼老了,幹嘛還要跟自己過不去,半途出家跳進一個讓自己痛苦掙扎的火坑。他們說,或許我這輩子只有百分之十的機率,需要靠數字或財經混飯吃,不學也照樣活的很好。幹嘛浪費金錢和青春。

嘿,接下來要說的話或許有點太勵志,但說真的,我一點也不覺得浪費。

我不覺得浪費,因為來念MBA,我開始懂得從世界的另一個角度思考事情。原來這世界上不只有一種人,人生不只有一條康莊大道,崎路也不見得亡羊。

我不覺得浪費,因為我逐漸明白,術業有專攻,每個人都有優點和缺點,沒有人可以只靠自己。只有魚幫水水幫魚,才能達到「最佳化」情境。

我不覺得浪費,因為每個虛心求教和碰一鼻子灰的經驗,磨掉我自以為是的驕氣。從小到大我都是所謂的「好學生」,大學GPA接近4.0。如今我看到眼高於頂的菁英,只提醒自己千萬不要重複以往的愚昧。

自從扮演笨蛋這角色越來越熟練,我對人變得極有耐心。我曾經對問題不斷的同事感到不耐(見「愚蠢好人們,離我遠一點」),但現在,因為我知道人生來並不平等,就算付出同樣的努力,有些人就是需要比別人更多的時間摸索。我願意花時間向有需要的人再三解釋,只要他們願意聽。

我不覺得浪費,因為我變的更堅強。我告訴自己,如果連我最害怕的罩門都能面對,還有什麼無法解決的問題?這些東西原本我一竅不通,所以我只要盡我最大的努力,吸收到百分之五十的財經管理概念,學費就花的比別人值得。就算真的不行,至少我努力過,我不後悔。

我不覺得浪費,因為一路走來持續有貴人伸出援手,讓我變的感恩。每次有同學願意花時間教我,我就覺得「又碰到一個好人」,期末成績All pass,我歡天喜感謝老師的慈悲恩典。

我不覺得浪費,因為我的弱點讓我發現誰是真正雪中送炭的朋友、誰卻只能一起喝酒party。統計期末考前,我的好朋友幫我在會議室裡開一對一家教課程惡補,在白板上寫出必考題,要我當場算給他看;經濟學習題算到一半我傻呼呼地問「X的1/2次方,到底是代表開根號還是倒數?」同學又好笑又生氣,卻還是抽空費心講解了一次國中課本裡的基本概念,出了五道各種指數變化的計算題,限時五分鐘要我算出來。他板著臉說,我其實不笨只是「欠電擊」,我搔頭傻笑,心中滿溢的感激。

我不覺得浪費,因為我學會在每一小步中得到驚喜,就算那一步在別人眼中小到無聊甚至滑稽。在美國吃飯帳單很複雜,又是稅又是小費,一夥人一起吃飯算小費,我總習慣性地把帳單推到班上當過會計師的同學面前,掏出錢包等著對方告訴我該付多少錢。直到有一回,學長不讓我閃躲,逼我一步步算出來,「這個稅乘以二是多少?好,這個加這個呢?哇!小壽司真乖,妳其實會算嘛!」

就在那一刻,我竟有幼稚園小班學生第一次學會綁鞋帶,被媽媽稱讚的驕傲。

我承認直到現在,我還是免不了經常有想放聲大哭的衝動(比如說現在,正在和 corporate finance期末報告掙扎),但每當這個時候,我總想起我在小說《第五號屠宰場》中讀過的一段禱詞:

「主啊,請賜我平靜,接納我無法改變的事,請賜我勇氣,改變我可以改變的事,並請賜我智慧,讓我能辨別這兩者的不同。」

就這樣吧。我會平靜接納我不可能成為財經魔人或統計專家的現實,但會試著勇敢克服對數字的恐懼,接觸投資理財、自己算帳單、看懂股市大盤上的曲線、掌握在行銷工作中可能面對的數字難題。

或許在MBA的兩年後,我已累積足夠的智慧,能選擇一個快樂中有挑戰、適合我的工作和人生。

在那之前....

管他三七二十一,阿拉伯數字和Excel Spreadsheet,我跟你們拼了!



註:禱詞原始出處,據說是美國神學家Reinhold Niebuhr(1892-1971)。"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the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