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絕大多數心情好時,我對自己的爛數學,抱持著「考前盡人事、考後聽天命」的態度,還能在聚會時當作笑話嘻嘻哈哈幾句。在同學眼中,我是個懂得自我解嘲的阿Q諧星。

但諧星的堅強也有限度。上學期有一回發完經濟期中考考卷,接著上統計。我最喜歡的統計老師站在台上滔滔不絕,同學在台下猛點頭,我努力抄筆記專心聽講,卻完全不進入狀況,那些R-Square、F-Test、T-Test,對我來說好比幾十萬光年以外的星星,那麼奇妙耀眼、卻又遙遠的像個謎。一個半小時的如坐針氈後,下課鐘響,趕著吃午餐的同學作鳥獸散,我心想,交了這麼多學費還在狀況外,也不是辦法,連忙抓住身旁的同學鼓起勇氣問了句:「呃…他剛剛這堂課的重點,到底是什麼?」

「嗯,你沒有學過,真的有點難啦,」同學趕著赴約,安慰我兩句後答應下次再教我。

我楞楞望著同學輕鬆的背影,回頭瞥見我抄的整齊漂亮卻只理解10%的統計學筆記,還有剛發的經濟學考卷,瞬間竟紅了眼。

出國以來的第一滴淚,無聲地落在59分的經濟學期中考卷上。同樣一份考卷,鄰座同學的成績,是我兩位數字的顛倒﹝95!﹞。空蕩蕩的教室裡,只有我和我無限膨脹的挫折。

成績於我如浮雲,那一滴淚,並不是因為考不及格而流。而是在那天以前,我雖然知道自己數學不好,但從來沒有這麼徹底的感覺到,自己是個必須處處仰仗他人的無用笨蛋。

統計老師是個可愛又溫和的老好人,我每一堂課看到他都很開心,我多麼希望能考好一些討他歡心啊。但不論怎麼苦讀,拿個B我就要偷笑;小組報告討論,只要牽扯到數字,我根本放不出個屁,為了擔心拖累討論報告的進度,只能在事後偷偷抓著相熟的同學拜託幫忙解釋一次;同學寫作業一小時清潔溜溜,我總是要花一個晚上打電話、上網、到處搬救兵;考試前,我拜託學長重新幫我用「超白話小學生語言」複習一次,但儘管學長耐心超乎常人,我仍好幾度挫折的想放棄。

來紐約後第二次流淚,也是為了數字。我不只是數字白癡,還同時是個Excel低能兒。某次為了趕份需要使用Excel函數做spreadsheet的作業,摸索了三個小時都還搞不定。恰好在MSN上抓到一個主修相關領域的好朋友,連忙請他幫忙解答。他解釋後我還是不懂,忍不住唉聲嘆氣為什麼我這麼沒有數學天份,他恨鐵不成鋼地丟了句:「都不會了還花什麼時間抱怨,你用腦想一想啊。這些題目明明就很簡單!」

整晚都在和數字博感情卻只換得一個熱臉貼冷屁股的我,聽到這句「你沒有用腦」控訴,豆大的淚珠立刻滾落鍵盤。我霹靂趴啦打了一串:

 「你不要把你自己的程度套在別人身上!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的程度和努力怎麼樣!」

壓抑一個多學期的委屈,在那一刻一股腦兒爆發。我撂下狠話後迅速離線,對著螢幕嚎啕大哭了十分鐘,然後在止不住的抽噎中,繼續認命完成我的spreadsheet。(待續)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