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數字感自小欠佳,是親朋好友間公開的祕密。隨便哪個國中高中大學朋友,都可以娓娓道來一連串我扮演數學白癡的笑話。

人生真是充滿了意外,直到兩年以前,我還從來沒想過這樣的我,竟然有一天會來念MBA,每天張開眼睛就在數字和財務報表裡打滾,讀的還是所以財經聞名的學校。個性比較直的朋友聽到我要來念商管,第一個反應是:「妳是不是頭殼壞去?」

我是一個標準文字型思考的人,高中畢業以前,一直以為自己永遠都會是文藝少女,後來也真成了靠文字混飯吃的記者。因為極度痛恨數學理化,國三時我選擇當聯考的逃兵,直升原校高中部。當聯考班的同學沒日沒夜地準備模擬考、我一天上圖書館借兩本小說,還很nerdy的照著圖書館架位排列的順序閱讀,當天看完當天就還回去。上數學也看,上國文也看,老師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至少我除了數學以外,其他科都可以考個還像樣的成績。

持續訓練同一邊大腦的結果是,我一小時就可以讀完一本五百頁的長篇小說,但只要牽扯到任何數字、公式、圖表,理解能力就立刻遲緩十倍,經常一小時都卡在同一行也不稀奇。

每當認識新朋友,無意間提及自己數學不好,大家都會哈哈哈大笑三聲,把我歸類成那種明明一百七十公分四十五公斤還堅稱「我好肥」的假仙女生,一定是在裝客氣。到最後我也不再辯駁,反正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跟我相處一段時間,自然就會知道我的程度在哪裡。

考GMAT,全世界都說數學部分很簡單,只要有國中程度就會算。我聽了默不作聲心涼了半截,因為天曉得我並沒有國中程度。我有個不可告人的祕密:直到現在,連九九乘法表我偶爾都會背錯:更別說心算程度,僅限於個位數字,加法只要有十進位,我就得很不好意思地掏出紙筆。

八乘以七等於多少?腦袋不靈光時,我會偷偷在腦中覆誦「八一得八、八二十六、八三二十四…八七五十六!」才敢怯生生語帶猶疑地吐出:「五十六?」唯一我可以不假思索很有信心背出來的是三乘七,因為「管他三七二十一」!

為了應付人人都說不用大腦的GMAT數學,我上網下載了六個月的考古題(俗稱機經),重複算了四五遍,在數學上花的時間比修辭還多上兩倍。結果算我好運,正式考試那天有一半以上都是一模一樣的題型,讓我勉強考到一個不太難看的成績。

MBA的第一學期,基礎科目包括經濟統計會計,全部都是數字。這我早有心理準備。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就連我一直以為只需要創意沒事耍耍嘴皮子的行銷,上課竟然也充滿pricing(定價),有份作業還要應用線性迴歸,跑Minitab統計軟體。

開學了,我開始擔心跟不上進度,朋友說別怕別怕,現在什麼時代了早就不流行珠心算,考財務大家都用計算機。殊不知數字是我的剋星,我用最陽春的計算機也不保證按對,更別說使用介面很不友善的財務計算機。有一次,我花了一個小時解一題operating lease,前三十分鐘拼死命搞懂計算機的操作邏輯,後三十分鐘則花在研究為什麼算十次會有十種答案,當場恨的想把自己的一雙笨手笨眼和一顆粗心一併廢去。

在這裡,同學大部分都有財經相關經驗,沒有的人也不少有理工科背景,MBA裡會碰到的數字,對他們來說比呼吸喝水還容易。於是我是數字白癡的事實,迅速在幾個比較熟的MBA同學間惡名昭彰。

有回Finance期中考發考卷,我因為分數達到班平均,歡天喜地向我的日本同學兼好朋友報告這個好消息,沒想到他臉色倏然一沈,當天沒再跟我講過一句話。少根筋的我事後才知道,原來他因為分數和我差不多,引以為奇恥大辱。從那天起,他每天都留在學校K書K到十點。

一學期過去,我聽說corporate finance有個不可錯過的名師,興致勃勃地也想選。幫我考前惡補過統計的台灣同學,連忙搖頭澆我冷水:「妳還是別修了吧!」同桌吃飯的泰國同學一臉疑惑,責怪他怎麼可以老實不客氣地當面貶低我的能力。「Trust me, I know! She is really BAD at numbers! 」熟知內情的同學只差沒有對天發誓,再三強調:「她程度真的不是普通的糟!」(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