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 your own story,「說自己的故事」,翻成中文不過就是自我介紹。

當過幾年記者,我的臉皮是經過CAS認證的厚,最擅長的就是問問題,可是自我介紹,拜託,殺了我吧。

自我介紹何難之有?在救國團團康活動或是來電五十、我愛紅娘、非常男女(這些節目太有歷史感,列出來連自己都覺得羞)之類的交友聯誼節目中,哪個人不是拿起麥克風就侃侃而談:

「嗨,我是李美女,三十二歲,職業是國中老師,特殊專長是學了十年的古箏,興趣是寫詩、沈思、看海,希望在這裡認識誠懇又孝順的有緣人。」(語畢擺一個嬌羞的pose。因為媽媽在觀眾席當親友團,所以被逼著一定要加「孝順」)

「我是王俊南,今年三十七歲,在新竹科學園區當工程師,沒事喜歡打籃球、看電影、出國旅行。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希望能和善解人意的妳攜手走完人生的康莊大道。」(意思是說,如果是醜女還出來嚇人,就不太善解人意。)

正如斯斯有感冒鼻炎咳嗽膠囊三種,MBA求職者的story也有很多種,最常見的幾種是濃縮版的「電梯故事」(elevator story)、標準版的「兩分鐘故事」(two-minute story)、和延伸版的「五分鐘故事」(或少見的盡情揮灑版「十分鐘故事」)。

顧名思義,電梯故事,就是在電梯裡和潛在雇主不期而遇時,抓緊機會向對方老王賣瓜的台詞,全長不超過三十秒。(當然,電梯這個場合只是舉例,可以用雞尾酒會、演講、或其他稍縱即逝的社交場合代替之。我想很少人會真的在電梯裡和雇主搭訕。)

「您好,我是瑪麗劉,NYU Stern的MBA一年級學生。我大學讀的是大傳系,過去三年都在公關公司做專案經理,專門負責消費品品牌的亞洲客戶。因為在之前的工作中發現自己對消費品品牌行銷特別有熱情,所以特別來紐約念MBA,主修行銷。我對貴公司的產品和文化一直很有興趣,之前Winer教授向我大力推薦過您是很幫忙的校友,背景也和我蠻相近,不知道您最近有沒有空,方便我用email 或電話請教幾個工作上的問題?」以上就是一個很基本四平八穩的電梯故事架構。

而兩分鐘、五分鐘或十分鐘故事,則是視場合和對方賞賜你的時間而定,是被問到「tell me about yourself」或「walk me through your résumé. 」時見招拆招的武器。這些長短不一的故事,多半是以電梯故事為骨架,有系統地結合下面一系列問題:

「Why the previous job? (為何選擇之前的工作)」
「Why MBA? (為何念MBA)」
「Why Stern? (為何選這家商學院) 」
「Why Investment Banking? (為何想進這個產業) 」
「Why our company? (為何想進我們公司) 」

說故事的第一難,就是得在兩分鐘內流暢地表達自己最美好的一面,讓聽故事的對方牢牢記住你,甚至愛上你。

我還記得第一次參加「How to tell your story」的講座,同學們兩兩成一組,互相練習自己的故事。我才正結結巴巴解釋到為什麼想作行銷,台上的顧問就喊停。

「兩分鐘到了,還有誰故事才說到一半?」台下有一半的人舉手,包括我。「OK,那有沒有人還停留在講大學時代的社團經驗?」有一兩隻小貓很不好意思地把手舉起,台下哄堂大笑。

檢討時我這才知道,與其絮絮叨叨地「我喜歡…」、「我想要…」、「我做過…」個不停,倒不如一個簡潔完整有力的兩分鐘story。因為兩分鐘過後,正常人的耐心也用完了,誰有美國時間聽你天橋底下說書。

而「講故事」的終極目標,是要練到隨時隨地,就算蹲馬桶看報紙時或半夜被室友叫醒問「What’s your story? 」,都要能夠不經大腦卻感情真摯地講出正確版本的個人故事。

或許是缺乏破釜沈舟的魔鬼訓練,從學期初一直掙扎到學期末,在學校提供的模擬面試中,我說故事的表現總是很不穩定。碰到友善的面試者,恰巧頭腦清楚又有吃早餐時,我可以行雲流水講的很有信心;有時倒楣碰到撲克臉沒有表情的顧問,不是把兩分鐘的故事講成兩倍長,就是結結巴巴分崩離析,連自己做過哪些專案都記不清,講到最後一句總是嘴巴含滷蛋頭越來越低,不知情的人路過大概會以為我正在錄口供承認自己的犯行。

但這個問題只要多加練習就可以克服,還不是最麻煩的。

說故事第二難,是如何把過去的經歷和未來的志願天衣無縫地扣在一起。

比如說,如果你是媒體公關業出身,暑期實習想找行銷經理的缺,要應徵微軟時,故事裡會說自己跑業務接觸過很多科技業客戶,跟公司裡穿格子襯衫和高腰牛仔褲的網路部工程師都是麻吉,平日最大的興趣就是打電動、上網、蒐集新奇的科技玩意;面對化妝品集團L’Oreal的的品牌經理,要強調自己一向最愛美麗的事物,關心時尚流行資訊,大學時在Vogue雜誌做過實習;參加CitiCard的面試,就說自己跑過財經新聞,對金融消費產品的行銷比什麼都有興趣;在輝瑞藥廠的校友前面,說藥品能夠幫助到最多人,無疑會是令我最有成就感的工作環境。﹝當然,這些事你得都真的做過,否則三兩下就會吹破牛皮。﹞

也就是說,故事裡要巧妙牽扯出你和這家公司的半生緣,難分難捨的關係;馬屁還要恰到好處,不可悖離現實或過於噁心。

因為沒有公司希望浪費時間心力面試進來的員工心猿意馬或半途落跑,忠誠專注(focus)是企業主最愛的員工特質之一。但除了意志堅定能力優秀的少數人,沒有求職者會勇敢到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為了增加工作上榜機率,很多人秉持學長姐訓示的「專注但有彈性(focus but flexible)」,備胎從計畫A排到D,除了將該產業第一到第二十名的公司一網打盡,申請consulting的人經常順便丟幾家marketing,申請investment banking的人第二志願可能是sales and trading。訣竅就跟偷吃一樣:劈腿可以,但不能被抓姦在床,被抓到了也要說我的真愛自始自終只有妳。

因此,說故事的第三難,是要在最短時間內轉換心境,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在與雇主的諜對諜互動中,不論對方如何反覆試探拷問都不能露出邏輯破綻,不達人格分裂境界誓不甘休。就像路邊攤老闆下雨時賣保證耐狂風暴雨的超輕雨傘、一放晴立刻改口這傘最大的優點就是百分之百防UV。

「咦,你剛剛說你大學學的是電機,有三年科技業背景,那有沒有考慮申請研究部(equity research)的工作?」面試時,投資銀行家問你。「不不,我想轉換工作跑道,investment banking比較適合我熱愛挑戰的工作狂性格,」你堅定地搖頭否認,瞬間「忘記」半小時前才丟了三家銀行的履歷,cover letter上寫著「若能在貴公司equity research部門服務,將是我至高的榮幸。」

「你畢業後打算待在美國還是台灣工作?」對於國際學生,企業主則很愛冷不防丟出這個燙手山芋。

「我喜歡美國的企業文化,打算在這裡落地生根。更別說華爾街還是世界金融的中心,」在高盛證券紐約辦公室,你信誓旦旦,只差沒有當場立正唱美國國歌、外加出示自己歷年來申請綠卡的屢敗屢戰紀錄以資證明。

「我對香港和大陸市場有興趣,因為在亞洲我最有competitive advantage。」下個禮拜,你飛去美林證券香港分公司面試,臨走前說再見時不忘撂兩句剛學的粵語。

如果這家公司的求職說明會,紐約總部和亞洲分公司的雇主都出席,還同時問你這個問題,怎麼辦?「雖然我偏好紐約,但對工作地點非常有彈性,無論公司把我調去哪裡我都會全力以赴,沒有問題!」你的身子骨立刻變的柔軟無比,幾乎可以跟苦練瑜珈二十年的大師較勁。

因為各種非正式和正式面試實在太多,又通常排在同一個時期,有些人從早到晚要作三四個面試,每個面試中間只有五分鐘休息。川劇變臉雖然練到神乎其技,但偶爾人有失足馬有失蹄,所以學校每屆都會傳出有人在面試時耍寶,明明對面坐著A企業的代表,講故事時卻說「我誓死為B公司賣命」。

最厲害的是,我有個同學光是暑期實習就一口氣丟了四十幾家不同領域大公司的履歷表,在cover letter上有四十幾種版本的stories。我懷疑這位大哥寫完這些故事,不是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就是因多重精神分裂送醫。

所以囉,說故事真的很難,不能像上非常男女的來賓那樣隨便講講就好。想在阿美利堅找份好工作?

First, tell me a good story!


【圖說】出自Toothpaste For Dinner網站。跟面試沒有什麼關係,但是台詞很妙。大意是說:每當我看到公共場合有人在看書,就會走過去跟他說:「嘿,老兄,我愛死那本書了,那簡直就是我的人生故事!」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