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momo:妳問我為什麼開始慢跑?我想了很久,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我的慢跑故事其實有點悲傷,曾經想過寫成一篇長篇連載故事,又怕造成傷害,所以始終沒寫。這裡給妳一個打過馬賽克的長話短說版吧。

第一次開始慢跑,是在2002年的冬季。親朋好友們聽到超級大懶女開始發憤運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給他們的理由,是再合理也不過的「減肥」,因為我怎麼看都是該運動的虛胖傢伙。我沒說出口的,是我剛發現男友出軌的事實,把這個祕密硬生生吞了下去,沒敢告訴幾個人。深怕一說出口,所有人都會說他的壞話、對他有壞印象、或是乾脆勸我分手。我不想面對現實。

更何況,都五年了,我捨不得啊。

男友要求我再給彼此一次機會,我笑著原諒了他,卻沒有原諒自己。我成天疑神疑鬼,懷疑他是否還繼續腳踏兩條船、到底愛不愛我;懷疑自己身材不夠好、不夠有女性魅力、不夠溫柔體貼善解人意。極度壓抑的結果,只好找一個轉移注意力的情緒出口,像童話「國王的驢耳朵」裡那個理髮師,挖一個洞把祕密埋起來。

於是慢跑成了我的好朋友,操場或馬路是那個裝滿祕密的黑洞。不知道是怎麼開始的,只有在晨跑時,我才能忘記所有的痛苦和謊言,專注於步伐與呼吸。我的感情和工作都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世界分崩離析,但路就這麼長,跑完一圈,那一圈就是你的,沒人搶的走。確定可以完全征服、徹底掌握一件事情,爽快的讓我好像吸了鴉片,無法自拔。

第一個禮拜,因為沒有運動習慣,跑個一千就會喘;隔了兩個禮拜,可以挑戰兩千、三千;一個月後,我輕鬆跑完五千、六千、八千,考慮該不該過一陣子報名馬拉松。隨著體能和體態越來越好,我在有陰影的感情外,得到小小的肯定與慰藉。

我發了瘋似地跑,就連寒冬的雨天,也戴個小帽子穿件運動外套,五點半天黑黑就出門,彷彿一天不跑,我也沒有繼續生存下去的理由。節制飲食加上持續運動,我整整瘦了十公斤,所有的衣服褲子都要重新買過,精神好得不得了,作體檢時心跳一分鐘只有五十幾。大家都說運動可以治療憂傷,但我反而覺得,那是我生命中身體最健康,心理卻最變態的一段日子。

直到跑了將近半年後,2003年3月底,驚訝又鎮定地發現第三者從來不曾真正消失過,他說「要和對方斷乾淨」的承諾,終究只是沙灘上的城堡,不堪一擊。我下定決心斬斷五年的感情,但從此放棄自己、放棄跑步、失去工作和積極生活的動力,開始暴飲暴食,除了工作,幾乎都賴在家足不出戶。此後,我偶爾會跑步,但都是斷斷續續,再也找不回當時的意志力。風箏飛走,捲線器也失去轉動的理由。

老天爺很奇妙,幫你關了一扇窗,就會幫你開一扇門。2003年的夏天,一連串改變像骨牌一樣啪達啪達應聲而至:我開始寫日記、留職停薪準備GMAT、計畫申請MBA,人生開始有了新意義。

我還認識了小胖。

小胖是我的網友,我也不知哪來的厚臉皮,主動向他搭訕。第一次聊天,他用不可思議的慢速「一指神功」打字法透過MSN告訴我,他很喜歡慢跑。他說當兵時他為了減肥,每天一個人勤練慢跑,部隊裡沒人這麼無聊,只有一隻叫小花的流浪狗,每天都會跟著他跑,一圈又一圈。他自顧自興高采烈地炫耀小花有多乖,只吃肯他餵的便當,也不管我想不想聽。

就這樣,我愛上了這個打字超慢、台灣國語、第一次聊天就開口小花閉口小花的笨蛋。在那之前,我對世界上所有的「一見鍾情」和「網路戀情」嗤之以鼻。

過了幾天,大男孩偷偷告訴我,只要想起我,他上班時就很開心,他開心,客戶也開心,客戶開心,工作就很順利,他就更開心,連路邊的小花和小狗也會笑。

坐在電腦螢幕前,我感動的哭了。

剛交往的第一個月,我們經常相約晨跑,偶爾爬山。當然,兩個愛慢跑卻又懶惰愛吃東西的人,最後還是步上多數情侶的不歸路:約會總是逛街看電影,而不是跑步。我們因為都喜歡慢跑而相遇,現在的興趣卻是手牽手到路邊攤吃東西,回家看六人行影集。心寬體胖,情變歲月中努力運動瘦下的十公斤,再度紮紮實實地回到老主人身上,一點兒不少。不知道這可不可以稱作「物質不滅定律」。

越吃越肥不是辦法,眼看體脂肪正式突破30%大關,這個禮拜我決定再度擁抱慢跑這個老朋友。我發出最後通牒,等小胖出差回來,要拖著他一起跑。

在慢跑中,我失去一個摯愛,又得到另一個。一年前,為了逃避而跑,一年後,為了快樂而跑。

一樣跑步,兩樣心情。

啊,說要長話短說的,還是扯遠了。下次再說吧。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