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車站有人跟你說話,不要理他,」送我到紐澤西Trenton車站的路上,蕭阿姨千叮嚀萬叮嚀,把我當成了個孩子。「特別是這區的黑人,很多沒工作領失業救濟金,會搶錢的。」阿姨在揮手道別前,又提醒了一遍。

二月十七日上午六點半,約莫攝氏零下七、八度,風大,沒有陽光。下了開著暖氣的車,瞬間頭痛耳朵痛臉痛手指痛,三秒鐘後才意識到痛毆我的不是街頭流氓,是氣溫。

天冷,人心也跟著冷了起來。

我要搭七點零二分的Amtrak,從紐澤西到康乃迪克州的耶魯大學,參加在美東的第一個MBA面試。上午能配合面試時間表的列車只有一班,是單程就要一百美金的商務快車。雖然貴到可以買一張美國國內機票,但沒得選擇。光想到這點,這個異國寒冬的清晨就灰的不像話。
車站裡人多到摩肩擦踵,但如同上班時間的台北捷運或台鐵通勤電車,除了翻報紙的窸窸窣窣和摀著嘴巴的悶咳,沒有多餘的聲音。一半人身上是黑色灰色咖啡色大衣,嘴裡啜著咖啡,手裡有早報,臉上沒表情,眼裡透著早起的疲憊。他們應該是要到紐約上班或出差。我知道,因為紐約、倫敦、慕尼黑、東京、上海,全世界所有大城市的通勤上班族都長的一個模樣。

今天的我很完美地融入這個主流氛圍,完美到讓人安心。為了要面試,我穿著套裝、灰色大衣、黑色高跟鞋,還提個俐落的黑色公事包,裡面是履歷表和等待時防無聊用的筆記型電腦。只要不出聲,就能隱身在這黑灰色的背景裡。

站在車站大廳,我盯著列車時刻表發楞。還有半個小時,想抽空拿昨天放在皮夾裡的收據出來算算第一天花了多少錢,又想到蕭阿姨說在外面隨便掏錢包會被壞人盯上,只好繼續枯等。

「你知道七點四十分往○○的車在哪一個月台?」拖著破舊行李袋,看似波多黎各或墨西哥裔的年輕男子猛然貼近,用不純正的英語問我。腔調很重,○○好像說的是紐約,好像又不是。但我甚至沒有再問一遍他要去哪裡,就把頭搖的像波浪鼓一樣。看他帶點迷惘地走遠,我有些不忍,但此人看似不是善類,萬一講兩句纏上我或跟我要錢怎麼辦?想到這裡,又硬起心腸,反正我是真的不清楚嘛。

列車終於進了月台。Amtrak是不劃位的,今天乘客很多,我找了三分鐘才在三個男性上班族旁邊的空位坐下,把車票交給車掌。座位是四人兩兩相對,中間有張小桌子的那種。其他三人分別在看報、用筆記型電腦、補眠,手肘幾乎靠在一起,眼神卻沒有任何交集。我穿著大外套,被卡在小小空間內不得動彈,想裝忙卻又懶得複習面試資料,忽然陷入尷尬。雖然因為工作每天都要和陌生人裝熟聊天,我卻討厭跟陌生人一起搭電梯,吃飯時不喜歡跟人併桌,搭飛機時總也祈禱鄰座沒有乘客,即使有,也多半都在裝睡。

我想起「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我在你面前,你卻......」那句話。

過了幾站,乘客下了三分之二,列車變得很空。眼看補眠看報打電腦先生都還沒要走的意思,我起身換了一個旁邊對面都沒人的座位,鬆了口氣。

意外總發生在最鬆懈的時刻。我環顧新座位的四周,發現隔幾排的斜對面,有個三十來歲的黑人男性正透過兩張座椅的縫隙,對我指指點點,擠眉弄眼。他指指自己,又指指我,表情很詭異,顯然是有話對我說。

慘了。我想起早晨蕭阿姨的叮嚀。現在車上人客稀少,這個黑人到底想幹嘛?搶劫嗎?應該沒這麼大膽,這列車上有車掌的。想跟我搭訕嗎?不會吧,我們一黑一黃,人鬼殊途(抱歉,亂用成語真不應該),他不會對我有意思吧......

我心裡直發毛,收起臉上所有表情,目光緩緩移向窗外,接著拿出面試資料假裝專心研讀,盡量做到不動聲色。媽祖保佑,希望他沒發現我已經看到他了。

《Discovery》頻道裡面的蜥蜴碰到獵食者,通常都是先裝死;如果對方硬是咬住他的尾巴,再斷尾求生。我摸摸外套口袋裡的錢包,暗忖萬一他真的走過來,大不了把身上所有的錢當作尾巴送給他,現在我只求安全抵達耶魯。

又到了一站。列車緩緩減速,說時遲,那時快,眼角餘光瞥見,那個黑人男子起身朝我走過來。

血液凍結。看來裝死沒用,蜥蜴要醞釀斷尾和逃生路線了。

黑人先走到我原來的座位,再折回我面前,遞上一張小紙片,緩緩開口:

「小姐,這是你的車票存根,如果妳換位子,要把它夾在椅背上,車掌才知道妳有買票。」他手上是我遺忘在上一個座位的車票存根。

不,我不是忘記,是壓根兒不知道有這種規定,車掌幫我把存根夾的椅背上時也沒注意。

「......」看著他黑臉上溫柔的笑,我傻了,連「謝謝」都忘了說。

列車繼續行駛。黑種男性坐回原來的位子,黃種女孩繼續望著窗外,進入羞恥和悔恨交錯的恍惚態。我閉起眼睛,腦中浮現車站大廳那個波多黎各人迷惘的背影。

現在我才注意到,這位黑人先生西裝筆挺,穿著很有質感,聲音也很有教養。更重要的是,他既然坐的起一張車票一百美金的商務快車,幹嘛來搶劫我?之前的指指點點、擠眉弄眼,是熱心提醒我將存根從原來位子拿過來,以免列車掌查票時誤以為我坐霸王車。

而我拿什麼回報他?

醜陋的種族歧視,和一顆比車外空氣還冷的小人之心。

  
 
  

【圖說】

1. 上圖:其實是法國旅遊時坐的TGV子彈列車,座位質感和故事中的Amtrak商務列車有些類似。

2. 下圖:因車廂搖晃拍糊的,是火車椅背上的票根。照片裡是我後來去紐約時搭的NJ Transit,票根也是夾在椅背上。至於我搭Amtrak時會沒看到票根,是因為商務列車的椅子椅背很高,夾票根的地方也不起眼,不站起來留心看,根本不會注意。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4) 人氣()


留言列表 (44)

發表留言
  • laetitia
  • 也許這就是最真實的人性.任何一個人在異鄉的人有著對人小小的戒心.相信黑人先<br />
    生一定懂的.否則他就不會給你一個溫柔的笑囉. :)
  • cwyuni
  • laetitia<br />
    <br />
    是啊<br />
    現在想想<br />
    這篇文章也是整整一年前寫的了<br />
    一年之間能發生這麼多事情<br />
    我對紐約的感覺也變了這麼多<br />
    上街不再緊張<br />
    真是料想不到啊...
  • ewin31
  • 你精彩的網誌有目共睹,目前我只看完約2分之1,這篇我認為尤其是傑作,給我<br />
    很深很深的感動。謝謝你!
  • 應該要謝謝你。

    cwyuni 於 2008/02/05 09:05 回覆

  • 小妖姬
  • 其實我在美國常受到很多不認識的人的幫助唷<br />
    我有時覺得不要先歧視別人比較好<br />
  • 那當然,不過你好像沒有完全看懂我的文章喔。

    cwyuni 於 2008/02/05 09:05 回覆

  • 亞里沙
  • to 小妖姬<br />
    那因該不是歧視 算是初來乍到時對陌生環境的不安吧~
  • 結果後來在紐約,對我最照顧的反而是黑人同學們了。

    cwyuni 於 2008/02/05 09:06 回覆

  • Chch mummy
  • 小人之心不可有

    N年前 我去紐約玩的時候也發生類似的情形耶

    記不得是哪個晚上,在那一區剛出了地鐵,要走回YHA的路上 我手裡拿著...小皮鞭..啊不是啦,是一杯熱騰騰 Starbucks 的咖啡, 走進一家藥房要買護唇膏 (纽約的冬天很冷、很乾) 在櫃檯排隊等著要結帳時 有一個年輕的黑人,頭帶壓舌帽 穿著隨便的樣子朝我走來, 說 Excuse me ma'm, excuse me....我假裝沒聽到,頭也不轉過去。 心裡開始浮現電影情節,想著他是不是要打算跟我要錢還是什麼的,越想越恐怖...深怕他掏出一把槍來...說遲時那時快,他見我不理他索性拍了拍我肩膀說 (英翻中) 小姐,你的咖啡一直在漏, 已經滴到你的鞋子和地板都是了...講完後他就憤憤然的走了! 歐麥尬,當時說多糗就有多糗;一面覺得自己想太多了,一面又要拜託店家施捨幾張草紙給我擦鞋子和地板...真的是小人之心不可有阿
  • 這樣真的很糗,我想黑人大哥應該也很無奈,他的好心想必應該經常被人誤會。

    cwyuni 於 2008/02/05 09:07 回覆

  • Vicky
  • 防人之心不可無

    人在異鄉,承受陌生人的好意幫助,哪怕只是舉手之勞都叫人覺得可貴;但不得不提醒大家的是,謠言其來有自,我本身今年夏天在紐澤西賓州車站就有親身體驗,在車站月台附近逗留的某些黑人專找外國面孔下手,主動提供車站周圍交通資訊或地理位置,甚至幫忙提行李,當你正感激對方的善心大感「世上好人真多時」,他就會伸手跟你要錢,要擬救濟他什麼的,有些更會故意把你帶到較遠人煙較稀少的角落以方便騙錢,那時在感嘆「世風日下」也太晚了><我覺得酪梨剛開始有的提防心態倒非小人之心,身在異鄉的學子還是小心為上,了不起錯怪了人道歉他也不自於不諒解吧(雖然仍會有小小愧疚)
  • 就算安慰自己這是必要的防人之心,還是會很愧疚的。因為不可否認,我的警戒心出於對特定種族的偏見,如果今天是個白人,我可能就不會這樣敏感。

    cwyuni 於 2008/02/05 09:08 回覆

  • Jess
  • 之前住nj
    常搭火車來回紐約
    有次睡到一半醒來
    自己的票根竟然不見了
  • 啊,那最後有需要補票嗎?

    cwyuni 於 2008/02/05 09:08 回覆

  • 小馬
  • 人在異地 防人之心是不可無的 但這世界上 好人還是挺多的~
  • 是啊。

    cwyuni 於 2008/02/05 09:09 回覆

  • Kate
  • 以前單身時,我也是不跟陌生人對眼對坐不拼桌吃東西...也時常懷著小人之心。可是當了媽媽後,居然變成熱心助人又愛管閒事的歐巴桑。以前在NYC搭地鐵時會裝忙看書,現在會與人四目交接點頭道早,遇到車廂藝人表演也大力鼓掌叫好,真是變化之大自己都很驚訝。不過我跟蕭阿姨一樣,女兒要出門時,會提醒類似的話。
  • 這是第一次去面試,心情非常緊張。後來在紐約混了兩年,就經常半夜三更才回家,一個人走在路上也不害怕,神經愈長愈大條。

    cwyuni 於 2008/02/05 09:11 回覆

  • aleon
  • 你跟我之前一樣,我回家的時候看到一個面生的黑人,我也誤認為他想搶劫,最後才發現是我自己走錯門。

    後來跟你一樣也因為羞愧寫了一篇記錄,叫做《黑人對不起,不是不愛你》

    因為我想到的是草蜢的《寶貝對不起》。

    或許對於黑人我們都有一種刻板印象。

    btw,我把文章鏈接留在小房子里,歡迎閱讀嘍~
  • 我讀了,這種「誤會別人要害我,但明明是自己的錯」的尷尬,不是當事人還真無法體會。就像我四年前在車廂裡,面紅耳赤簡直想要跳車了。

    cwyuni 於 2008/02/05 09:12 回覆

  • 不知道我是誰
  • 正點的壽司

    倒也不是這樣說啦 雖說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但防人之心中就不可無

    我之前跟我表哥去巴黎 跟他一起參加展覽 我表哥不高也不矮 而且還是178的壯漢 還是被黑人打昏給搶了 自此之後 我跟我表哥也的確是比較對黑人怕怕 XD 聽起來有點沒種

    的確我們好像對黑人種族意識~不是很有~ 理解度 或許就是你說的 往往自己也許就用了一顆冷漠的心 對待一顆熱誠的心 但~

    人身安全 還是比較重要 XD
  • 防人之心和小人之心之間的拿捏,我至今還在摸索。當時黑人大哥心裡應該很受傷吧。真是對不起。

    cwyuni 於 2008/02/05 09:15 回覆

  • 龍人
  • 小人之心不可無(?)

    現在世風日下,連在路上看到別人發生車禍好心想下來幫忙,都會連車帶老婆小孩被肇事者擄走,
    如果這樣的防人之心算是小人的話,我很樂意墮入惡鬼之道來保護我跟我的親人的安全
    (不過還是會雞婆打個電話報警啦)


    從另一個角度來想,假設一個老外來台灣遊玩,
    他會找個泰國人來問路嗎?不會吧,
    一般應該會先找看起來像住在附近的人來問路不是嗎?
    (再不然就是找個看起來也是同鄉的)
    所以當妳在國外的時候如果對方撇開他附近一堆明顯看起來就是當地人的老外
    反而跑來找妳這個黃面孔搭訕問路的話,會認為這人別有企圖我覺得是合理的懷疑,
    反正就算妳不幫他旁邊也有一堆其他路人可以對他伸出援手,
    倒沒有必要太過自責


    而"合理的懷疑"跟"歧視"的界線在哪裡?
    我覺得在於一個人會不會把"懷疑"當成"真的事情"地一般向別人散佈,
    例如今天妳遇到一個某個人跟妳搭訕或問路,
    在那個當下妳可以基於合理的懷疑拒絕他的要求,
    但是如果對方沒有對妳做更進一步的騷擾的話,
    我覺得就應該要有"自己可能錯怪對方"的自覺,
    並以這次教訓為誡冀求自己下次能有更圓滿的互動方式,
    但是如果對方並沒有對妳做進一步的騷擾,或結果只是好心地提醒妳或幫助妳某些事情,
    卻仍然把對方當成壞人,認為對方絕對是別有心機,
    甚至還去向親友訴說"我今天遇到一個好可怕的墨西哥人差點就被他搶了,
    幸虧我機智沒有理他,不然我現在搞不好已經被棄屍在某個草叢裡"
    像這種參雜著"被害妄想"的心態去向別人宣揚一些對方莫須有的罪名,
    還講得繪聲繪影彷彿真有其事,我覺得才是真正要不得的歧視
    (說真的,雖然大家嘴巴上都會說不要有種族歧視不要有XX歧視,
    但是在一般生活中有這種歧視心態的人還挺多的,
    通常這些人除了被害妄想之外還加上自我意識作祟,
    舉個例子來說,我曾在職場上遇過的某位女性同仁,
    看到某些可能外貌不是那麼理想的公司同事跟她禮貌性地打招呼
    就以為人家是對她心懷不軌,
    然後就到處去向同事散播某某某對她有意思賴蝦蟆想吃天鵝肉之類的,
    結果當事人什麼事都沒做就已經在背後蒙受百口莫辯之冤,
    像這種情況我就覺得,妳可以"合理懷疑",
    但是當妳把妳的合理懷疑當成真有其事地去向別人"散播"的時候,
    那就變成一種歧視)
  • 紐約的特殊之處就是,各色面孔的居民都有,每一個人都可能是外地人,每一個人都也有可能是本地人,所以當時有人走過來跟我問路,其實也沒有哪裡奇怪的。後來在紐約的兩年,我也曾經為路人(大概是觀光客)指過不下二十次的路。

    正因為我在無助時,曾經得到熱心幫助,也遇過因為有戒心而不肯伸出援手的人,所以現在讀這篇文章才會如此感慨。態度惡劣的人可能也只是想要保護自己,想著「反正別人會幫忙」,卻讓一個陌生人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合理懷疑和小人之心的界線,實在太難拿捏了。

    cwyuni 於 2008/02/05 09:20 回覆

  • Syb
  • 人在異鄉, 多一份警覺心總是好的嘛^^

    我想到好久以前聽到的一則小故事,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過滿有趣的, 這裡寫出來分享一下...
    有華人到賭城玩, 意外贏得一大筆的錢. 高興之餘, 捧著一堆的籌碼回房休息.
    在坐電梯的時候, 走進來幾個黑人, 有幾個還是彪型大漢, 看起來兇兇的.
    那人就開始害怕, 結果太緊張手中的籌碼不小心灑了一地.
    那幾個黑人就蹲下去, 不是要搶而是很好心的幫他們把籌碼撿起來.
    後來才有人認出來, 黑人裡面有個竟是艾迪墨菲.
    他很友善的和華人笑笑, 又多給了他們自己身上的籌碼, 說是為了補償帶給他們的驚嚇.

    如果這故事是真的, 那艾迪墨菲本人真的滿nice的呢.
  • 彪形大漢是保鑣吧?如果我看到這麼大的排場,應該也會嚇到腿軟。

    cwyuni 於 2008/02/05 09:21 回覆

  • ruby
  • 感動。

    泣泣ing...
  • 謝謝你的感動。

    cwyuni 於 2008/02/05 09:22 回覆

  • 機車惡女
  • 黃種女人聽不懂英文嘛!不可以嗎?

    他本來是有計劃的。看妳聽不懂英文才放過妳。
  • 如果這麼想或許會好過一些。

    cwyuni 於 2008/02/05 09:23 回覆

  • 機車惡女
  • 他說: 真討厭!聽不懂英語。害我騙不到她。
  • 可惜事實上好像不是這麼回事啊......

    cwyuni 於 2008/02/05 09:23 回覆

  • lovejie2005
  • 有警覺是好的,避免麻煩產生嘛!!
    像台灣也不見得安全到哪國去~每個國家都是這樣,大部份人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吧!所以好心的人是愈來愈少了...冷漠會漸漸取代了一切!
  • 說不定哪一天我在路邊被人砍了血流不止,大家也以為是詐騙集團不想來救,那就太可怕了。

    cwyuni 於 2008/02/05 09:24 回覆

  • Lillian
  • 也怕白人

    其實我也怕白人會搶劫我!!
    好幾年前獨自一人去愛丁堡
    在要去看軍樂表演的途中
    也是被指指點點的
    那是幾個年輕白人男子
    嚇得我走得超快
    結果....
    自己嫁了個蘇格蘭男人
    被狠狠教訓了不准有那樣的態度咧!!
    哈哈哈!!
  • 所以說人不能鐵齒,會有現世報的啊!(咦那我怎麼沒有嫁給黑人?)

    cwyuni 於 2008/02/05 10:20 回覆

  • 棉花糖
  • 對於壽司回應#5亞里沙的留言,讓我心有戚戚焉。因為之前去法國找朋友時,她對房的黑人同學也是超NICE的。
    可是我那時在巴黎也遇到很吊兒郎噹的黑人,那種感覺的確讓人恐懼。或許大多的黑人朋友們都是身形魁悟的大漢吧。XDD
  • 我一直在想,我是亞洲女同學中最受黑人照顧的,可能是因為我膚色比較「健康」,身材又比較「圓潤」,他們喜歡肉肉又滿臉笑容的女生。

    或許嫁給黑人老公也不錯,因為我的紐約黑人同學們真的都對我非常友善,作業不會會教我、考試前還會幫我預習,是很熱情又不求回報的一群。

    cwyuni 於 2008/02/05 10:24 回覆

  • 小比媽
  • 想到幾年前搭火車去紐約 回程搭錯車 眼看快錯過最後一班火車 在月台不知道怎麼辦時 也是多虧陌生的黑人大哥帶我走出像迷宮的火車站到另個月台搭車 很溫和的說 他以前也跟我們一樣搭錯車過 就匆匆走了 我相信這世上好人還是佔多數的
  • 所以啦,不管什麼膚色的人,都有好人和壞人,而且就像你說的,我相信好人佔大多數。:)

    cwyuni 於 2008/02/05 10:40 回覆

  • Lil' Allen
  • 很認同...

    很認同你的這一篇文章
    防人之心不可無
    但是現在的人防備心好像真的太過了
    :(
  • 如果再遇到一次相同的狀況,也不能保證我就一定不會這樣處理,人就是這麼矛盾吧。

    cwyuni 於 2008/02/05 15:00 回覆

  • 橘子
  • 我之前出國留學呆的城市在南方 黑人更多 而且犯罪率很高 我們學校學生就常發生被槍指著頭逼著交出錢 不然就是被打昏錢包被搶走的案例 我也常在路上被黑人問有沒有零錢 我都會假裝很鎮定的說我沒有現金不好意思 其實心裡怕的要死想說快走吧不要找上我 雖然是說不要種族歧視 但這些事情的確大部分都是黑人做的 會怕他們也不是沒有原因 我有一位滿要好的黑人同學就很氣這些犯罪的黑人讓他們名聲臭掉 他甚至覺得自己身為黑人很可恥 每次聽他這麼說就會替他感到抱歉 他的皮膚就是生來無法改變的黑色呀 (除非他去學Michael Jackson...)
  • 真遺憾,連紐約好像治安都比你說的城市好很多,在那邊唸書應該每天都會提心吊膽吧。

    建議你下次留言多少用一點標點符號,我看得眼睛都快脫窗了。

    cwyuni 於 2008/02/05 15:03 回覆

  • nacho
  • Don't be too hard on yourself. You were just trying to protect your own safety.
  • 只是感慨。我只是想要保護自己,而黑人先生也只是想要幫忙而已。

    cwyuni 於 2008/02/05 15:33 回覆

  • 鴨子
  • 這篇文章讓我想起之前去舊金山玩的事,想吃subway卻拿錯不同地區的折價券,黃皮膚的店員叫我離開,黑人店員把我手中的折價券拿去看了一下說:沒關係的。然後就用折價券上面的價錢讓我買了。還有就是在舊金山街頭迷路,打開地圖沒兩分鐘就有兩個黑人停下來問我要去什麼地方,然後很熱心地指示我之後就離開了。那時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注意黑人」的想法從哪兒來的,為自己只注意對方膚色感到不好意思。我在雪梨街頭迷路,雖然街上一堆白人,可是地圖攤開了十分鐘也沒人理我啊,哈哈~還有人說他被澳洲原住民搶過所以很討厭原住民,呃,不知道如果當初搶他的是白人,他會不會說他很討厭白人呢...的確好人壞人到處都有,但如果只看膚色的話就太狹隘了...
  • 你說的一點也沒錯,好人壞人到處都是,只是人比較習慣排斥跟自己長相不同的族群而已。

    cwyuni 於 2008/02/05 15:35 回覆

  • 垂哥
  • 氣死我了, 熬夜趕報告, 錯過第一了...
  • 這是舊文章,所以你本來就搶不到第一啊。不要怪那份熬夜趕的報告啦。

    cwyuni 於 2008/02/05 15:36 回覆

  • 艾兒
  • 君子之腹

    小人之心還是君子之腹
    端看個人的想法
    在異鄉裡總是要處處提防
    不過還是有很多好人喔
  • 是啊。不過這樣的話似乎說了等於沒說。(笑)

    cwyuni 於 2008/02/05 15:37 回覆

  • Vicky
  • 壽司

    畢竟人在國外小心點好嘛
    所以你當時心裡會這樣想
    我想是蕭阿姨在行前對你的提醒吧!!!
    不過黑人一定覺得很冤枉
    只是因為膚色就容易被誤會‧‧‧
    可是我去西雅圖的時候,也被黑人嚇的差點尿都飛出來了XD
  • 黑人真的很冤枉啊,每個種族都有好人壞人,但很少白人會因此被誤會的。

    cwyuni 於 2008/02/05 17:03 回覆

  • claire
  • 就算是在國內
    我也是常常帶著防人之心和小人之心在外行走
    只要看到疑似問路的人向我走來
    一定是微笑搖頭
    但是自己如果在路上看到
    譬如說 車門沒關緊
    還是會雞婆去告訴人家
    就算他當我是小人而給臭臉
    我也不會難過呀
    因為這種事有說了心中就舒坦
    我想那位黑人大哥也是這樣吧
    所以壽司可以稍稍不用太愧疚
  • 希望如此啦,謝謝你的安慰。

    cwyuni 於 2008/02/05 17:25 回覆

  • claire
  • 我要補充說明
    因為我是路痴啦
    所以就順勢拒絕問路囉:)

    今天是小年夜
    壽司新年快樂呀
  • 我也是路痴,所以多半狀況下都是我很仔細的聽完對方想問的問題,然後一臉茫然的說:對不起,我也不知道。

    新年快樂!

    cwyuni 於 2008/02/05 17:25 回覆

  • 垂哥
  • 說真的, 亞洲人多的地方, 反而會歧視有點"笨笨"的白人耶. 還有一個現象就亞洲女性跟白人在一起的多, 亞洲男性跟白人女性交往的少, 我指的是美國出生的亞裔, 不是台灣人.
  • 嗯,我知道你說的現象。亞洲女性跟白人在一起多,亞洲男性跟白人女交往的少,這好像不只通用於某一區域,全世界都是這樣。

    cwyuni 於 2008/02/06 07:40 回覆

  • Doris
  • 壽司

    我現在也是在紐約唸書。不過我剛來時整個人很沒戒心,遇到黑人也不太害怕。直到我在地鐵站被黑人纏住硬要送我回家...不過你說的對,我在學校也跟黑人同學比較好,跟他們做報告會真的有"我們在同一條船上"的感覺,非常熱心。相較於跟白人一起,常常都覺得自己是被利用的,快要交作業了就狂傳簡訊跟email說要一起brainstorm,不用交功課時理都不想理你... 在紐約,人情冷暖真是只有自己知道。
  • 做報告那點我完全同意!!

    cwyuni 於 2008/02/06 07:40 回覆

  • 小米
  • 這一生我只到過紐約2天半,而且是第一次一個人出國的第一天就到紐約,就要坐地鐵.沒想到地鐵怎麼這麼髒又臭又沒電扶梯!我拖著超重的行李腳又扭到(158cm的我感覺就是個哈比人)...沒想到2次幫我抬行裡的人都是黑人...有時真的對一開始對黑人=危險的心態有愧阿!
  • 第一次到紐約還是建議不要拖著行李搭地鐵,因為真的很痛苦。印象中我第一次去時是搭計程車到宿舍的,否則根本不可能拖著兩個29吋的皮箱和一個登機箱在地鐵裡闖蕩啊!

    cwyuni 於 2008/02/06 07:41 回覆

  • Richard
  • 喔,我下禮拜剛好要坐火車去WI
    票根那則info很受用!謝謝~

    又,推薦短文Brnet Staples的
    Just Walk by: Black Man and Public Space
    一樣有出現Discovery,不過這次換成牛鈴與熊
  • 希望你不會跟我犯下同樣白痴的錯誤,哈哈。謝謝你的推薦,我有空會去找來看看。

    cwyuni 於 2008/02/06 09:13 回覆

  • Jean
  • 看完妳的文章和大部份人的留言~~
    我只想說~~這不是”小人之心”
    因為.....
    我就是被搶的受害者...
    在異鄉被黑人搶~~
    那種驚嚇,害怕,不知所措,
    到憤怒,緊張,落淚~~
    氣到現在對黑人一點好感都沒有~~

    而且帶來一堆問題~
    飛機搭不上~~證件要重辦~~
    credit card被盜刷~~
    還要跟銀行解釋~~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我不夠小人..
    所以~~在外面學著保護自己還是很重要~~
  • 被搶很不幸,保護自己也很重要,但我們似乎不應該因為被一個黑人搶,就生整個族群的氣。否則台灣還不是天天燒殺擄掠,你不會因為被一個台灣搶匪搶劫,就覺得「台灣人不是好東西」吧?

    我有好幾個朋友都有在紐約被人搶過,奇怪的是,被白人搶劫的人從來就沒說過「我得小心白人」,但被黑人搶劫的都說「黑人不是好東西」,實在令人費解。(重點是,在朋友中,被白人/黃人搶的,還剛好比黑人多。只有黑人被討厭,其他的善良黑人應該很想哭吧)

    cwyuni 於 2008/02/06 15:03 回覆

  • 垂哥
  • 喔八碼輸掉紐約和加州了...TT
  • 你是米國人喔?怎麼這麼關心美國選舉?

    cwyuni 於 2008/02/06 19:30 回覆

  • 瓶瓶
  • 相反地

    為什麼大家都是要『小心黑人』?
    在加拿大我遇到都是白人很不友善
    不管他/她是不是『純正』加拿大人
    maybe from USA UK or Australia other countries
    反而對我友善的都是『有色』人種
    雖然聽朋友說他們被搶經驗都是有色人種幹的
    但至少我就沒遇到這種情況
    甚至在路上還會被這些有色人種搭訕@@a
    (好害羞喔)
    唯一被有色人種當成《犯人》對待就是美國海關官員
    現在想到還是非常生氣!!!!!!!!!!!!!!!!
  • 是啊,所以經歷此事件後,我特別有感觸,壞人在各種族中都有,如果出門在外要小心,那應該都要提防,而不是對某種膚色的人特別歧視。

    cwyuni 於 2008/02/07 10:15 回覆

  • pg
  • 待在鄉下大概比較會倒楣吧 當被害人經歷遍佈各人種 被白種redneck勒索 被黑種ghetto糾纏 被北亞洲人Korean騷擾 唯一不關我事的幸運是無被中亞洲人欺騙 (這發生在不少朋友清倉拍賣時)
  • 還真衰耶你。應該跟運氣比較有關,跟鄉下無關吧?

    cwyuni 於 2008/02/07 10:15 回覆

  • savitababhi
  • savitababhi

    You have a nice picture collection on you blog. I liked these ones. Sorry don't know Chinese.
  • 泡菜
  • 壞人的皮膚沒有限定顏色,但牠們的心倒一樣都是黑的。

    看看這篇,地點發生在台灣,事主發生這麼不幸的事,當場全部人站著看,事後警察皮皮的吃案,結果她想上網拜託網友幫忙找人,還被一些人落井下石。全都是黃皮膚的台灣人咧

    http://mypaper.pchome.com.tw/bien_etre/post/1320038039
  • Jean Lin (我的FB名字)
  • 我也是很喜歡壽思的文章所以最近開始重最舊開始看
    這篇文章讓我想起過去我在美國唸碩士時類似的情況
    我也來分享給您 :)

    我碩士是在Georgia唸的,黑人比例最高的一州
    晚上的時候如果去坐校外公車,裡面有90%的人幾乎都是黑人
    說真的,一上車真的會怕...因為自己顯然就是個「非我族類」

    當時我一個人住,往外小路走2分鐘
    就是Georgia政府規劃給較貧窮的人住的一般住宅區
    想當然,90%都是黑人在住

    有天晚上,我在家讀書讀到一半,突然有人來按電鈴
    我納悶的心想是誰會來找我,往門旁的窗外一探,竟是個瘦高的黑人男性
    頓時警覺心起,我打開窗,隔著紗窗問他「什麼事嗎」

    他囁嚅的問我,

    「小姐,請問你有沒有20塊可以借我? 因為我媽媽生病了...沒有錢看醫生...」

    我聽完,也沒細想這倒底是不是場騙局,就和他說

    「你等等,我回去看看我手邊有沒有錢。」


    回到房間,左掏右掏,掏出了一張10塊,便帶著錢回到窗前
    我說,

    「我現在手邊只有10塊可以給你,但是我希望你先後退,退到草坪外,因為我會害怕。我等等會把錢放進我的信箱,你等我關門了再過來拿。你不需要還我錢,不要回來找我就好 (Don't come back.)」

    我這麼說著,他則是馬上退得遠遠的
    直到我們之間隔了2~3公尺遠

    我把門打開,並在他面前將錢放在信箱裡,然後將門關上。
    事後我將此事忘得一乾二淨,
    直到有天再和朋友無意中提起時
    朋友嚇的臉色大變,直說我太過大膽

    但是在想起的當下,我只是後悔
    如果他媽媽是真的生病了..我卻這樣對他
    這樣的態度有多傷人?








  • Jean Lin
  • 對不起...把妳的名字打錯...壽司
  • 駒尼鐵客 Henry
  • 常常必須扛著行李到處飛的我偶爾會遇到跟壽司類似的情況,不過我覺得可能是我自已太單純還是運氣好吧,很少遇到危險的狀況...或許,我還沒機會遇到吧!!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