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後你的第一個生日。我左思右想,該不該祝你生日快樂。

路人甲要我大方點,反正給個祝福不會掉一塊肉。路人乙說別傻了,千萬別聯絡,否則好不容易結痂的傷口一旦被撕開難以癒合。路人丙說他無法理解,一句happy birthday竟然可以讓我掙扎這麼久?

甲乙丙說的都有道理,可是我偏偏沒辦法想的這麼隨性。打電話,我怕我壓抑已久的情緒一發不可收拾,脫口而出的蠢話掃了你的興;傳簡訊,只有四個字好像有點小家子氣;寫email,我大概除了標題就掰不出其他任何一句,內文只有「as title」又顯得很沒誠意。路人丁看我這麼焦慮,說既然這樣,那就裝死吧。他說的比唱的好聽,可是要我完全不想不理,恐怕也沒那麼容易。

在開會被老闆臨時放鴿子的午后,我無意識地連上Hallmark的網路電子賀卡專區,泰迪熊小烏龜小花勾勒出玫瑰色的濃情蜜意,像貞子一樣爬出螢幕挑戰我的耐力。我的如意算盤是,既然外國網站內文祝詞只能用English,或許語言創造的距離會讓我看起來沒那麼刻意。

嘿,你知道嗎?Hallmark網站藏著我的小秘密。去年夏天的一個下午我突然發神經,利用網站的定時寄件功能整整寫了30張不同的卡片。每張都只有甜言蜜語,沒有屬名。我想到你會東張西望懷疑是哪個神秘女子暗戀你,忍不住洋洋得意。我還幻想或許你會發現都是我寄的,然後某一天我的信箱也會湧入這些信。

只可惜,30天轉眼過去,你卻沒有提起神秘信件的隻字片語。

我像玩捉迷藏的孩子,因為躲的太過隱密,當鬼的人又太輕易放棄,所以一個人在角落無法結束遊戲。

於是我關掉Hallmark的視窗,決定來個掩耳盜鈴,和你保持最安全的距離。只用日記祝你生日快樂,在這個你永遠不會發現的小天地。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