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假的最後一天,我坐在邁阿密港口附近等小巴士,一輛計程車駛到我正前方停下來。

444- 4444」,連七「死」!

我沒看錯,這個車行的電話,竟然是七個四(
305-444-4444)。著實令人傻眼。邁阿密大概是華人很少,要不然就是他們不想做華人的生意。我幾乎可以想像車行老闆申請到這支電話時一定很得意,看,多麼好響亮的好號碼啊。

遇到華人世界難得一見的奇景,我拿起相機猛拍,司機老大大概以為我是哪個想檢舉他停在斑馬線上的多事路人,嚇得在一分鐘內開走。天色昏暗,害我連閃光燈都來不及開,車身還被垃圾桶擋住,可惜。

坐上往機場的小巴士,才剛從港口上高速公路,放眼望去的第一棟大樓上,嵌著超大的「
444」號;一回頭,陰魂不散黏在旁邊的又是一輛「444-4444」(不會這麼巧是剛剛那輛吧?),看的正要坐飛機回紐約的我一股冷風從脊椎直竄腦門,毛到不行。

有沒有看過電影「絕命終結站」(
Final Destination)?我這個人平常一點也不吃這套,連廟都很少去拜,可是頓時想起劇中人物要遭遇不幸時總會忽略的死亡徵兆(signs),眼皮開始亂跳一通。嗚嗚,我還年輕,布萊德彼特和金城武都還不認識我,怎麼能就這樣隨便死掉,而且早知道今天要死,昨天中餐的炸雞幹嘛不多吃兩塊,我不甘心。

結果?

幾個小時後,我平安回到紐約,飛機沒有在空中爆炸、沒有發生車禍、洗澡也沒有被漏電電線電死(廢話,要是有事也不會在這裡寫這篇無聊的日記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人不要迷信,最重要的是要有邏輯,就像三太子起乩時規定要操台語,外國死神是講英文的,要給你預兆也不會用中文諧音。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