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蚊拍在我心中,是項傳奇性的高科技產品。

從小體溫偏高,蚊子特別愛找我麻煩,每個夏天雙腿照例要化身紅豆冰棒。日前網友頻頻炫耀「一拍在手,萬蚊莫敵」的英勇事蹟,躍躍欲試,卻一直苦無購買機會,對電蚊拍的憧憬也更深了。

這次回老家,發現媽媽床頭竟供奉了這樣新法寶,見獵心喜。原來朝思暮想的的蚊子剋星,長的像個小型的羽球或網球拍,黑色的粗握柄上有個開關,要開殺戒時,只消按一下黃色的圓形小按鈕,黃色「拍面」上的「鐵絲網」就會通電,將蚊子「pia!」一聲即刻引渡至西方極樂世界。快速、簡單、乾淨。

呼,聽起來就很過癮又有效率。不得不佩服發明的那個人,是個嗜血的天才,讓打蚊子這個全民娛樂依然保有挑戰性,卻改良命中率。蚊帳雖然固若金湯,但有故步自封劃地自限的遺憾;蚊香,不論是傳統綠色圈圈狀的鱷魚牌還是雷達之類的插電液體電蚊香,都免不了有怪味,沒毒死蚊子卻先把人薰的發暈,而且隨著蚊子一代代產生抗藥性,逐漸失去威力;只有電蚊拍,讓人感覺像個配寶劍的絕代俠客,拍起拍落,敵人應聲化作一縷清煙,不亦快哉。

老家在鄉下,鄉下什麼不多,蚊子最多。每回到陽台開瓦斯開關,落地窗前徘徊的蚊子就多到可以代表參加昆蟲界的313、410大遊行,不管你再怎麼快速關窗,總有幾隻趁隙偷渡上岸。昨晚我跟媽借了電蚊拍,打算跟這些吸血不眨眼的小惡魔拼了。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吸血鬼,有種就來吧!

可蚊子大概就跟聖誕老公公一樣,神通廣大知道你打什麼鬼主意,你不乖乖睡覺他可不來送禮物。我床頭放著武器,在枕頭上翻來覆去左等又等,連個鬼影子也沒有。平日睡前總要被耳邊嗡嗡嗡煩個半死,今晚卻是個難得的平安夜。太過期待的結果,我竟然失眠了。

平安夜過了,早上起床,襪子裡沒禮物,身上也沒有小吻痕。我問媽這隻電蚊拍「見過血沒有」,媽不好意思地說「沒有」。她也一樣,自從準備好電蚊拍,蚊子全都離奇自人間蒸發。

望著沒開過苞的處女電蚊拍,好悵然。身為一隻電蚊拍卻沒嚐過蚊子的鮮血,英雄無用武之地,世上大概再也沒有比這更黯然銷魂的事了吧。




【酪梨壽司說】

人真是犯賤,蚊子遠走他鄉不是很好嗎?不殺生我也少了下地獄的機會。但就是不甘心,沒辦法。

黯然銷魂這個詞已經給我濫用到不行,我得禁慾一段時間。隨便舉兩個例:

「老闆,一碗黯然銷魂麵!」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cwyuni/3/3912372/20030917004145/

「黯然銷魂鹹豆漿」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cwyuni/3/3474408/20030726105628/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