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看電視報紙的,應該都聽過「快閃族」吧?

源自於今年六月的紐約,flash mob原意是行動迅速的群眾或暴民,一群互不相識的陌生人透過網路設群或是轉寄郵件相約特定時間地點,現身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搞怪行動,三五分鐘內迅速閃人。比如說上百人到梅西百貨向地毯部門向售貨員大喊:「我要買愛情地毯!」把店員搞到抓狂;到紐時報廣場玩具反斗城旗艦店三百多人跪下來膜拜大型玩具恐龍,又吼又叫;在羅馬某家書店一起大聲鼓掌十五秒後一哄而散;在香港的麥當勞數十人突然開始跳起即興芭蕾舞。

每天都接到無數垃圾轉寄郵件的我,當然也不例外的收到兩封各自宣稱是「台灣第一個快閃活動」的email邀請。一封請我在禮拜五下午四點到站前新光三越膜拜獅子塑像高喊「哈利路亞」,另一封要我禮拜六下午三點到忠孝Sogo,當小小世界鐘整點音樂響起,倒數大喊新年快樂,還要說「我們要回火星去!」

收到這兩封排版簡陋的email時,我忍不住興奮地顫抖了三秒鐘,心想風靡紐約、羅馬、香港的無厘頭快閃活動終於要登陸寶島。「台北果真也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啊!」我一方面身為台北市民而沾沾自喜,另一方面也感動於深入參與網路大家庭,沒有被社會遺棄。要不是因為這個週末要回中壢老家享受天倫之樂,我搞不好也可以親自參與這場無厘頭盛會。唉,真是可惜。

禮拜六上午睡到自然醒,吃早餐時悠閒地翻開中國時報A5版焦點新聞。「快閃族沒膽,膜拜秀破功」的標題赫然映入眼簾。大意是說,因為大批媒體記者守候,台灣快閃族們在附近來回踱步,連抗議專家柯賜海阿伯都來捧場了,就是沒人敢上前拜獅子,引起網友們事後的不爽開罵。

到了下午三點多,轉開電視新聞,又發現Sogo咕咕鐘前面的「新年快樂+回火星」活動,也只有五隻左右的小貓響應,到場圍觀的記者路人比快閃族大概多了二十倍以上。其中穿著紅白條紋polo衫和Berkeley字樣T-shirt的兩隻小公貓,因為物以稀為貴又勇氣可嘉,還被抓去接受TVBS的現場棚內專訪心路歷程。

台北快閃族首度起義,如同還來不及戴上保險套就忍不住射出來的沒檔頭處男,尷尬地草草了事。就像此時在電視機前面說風涼話卻也沒有參加活動的我,台灣人的民族性果真就是這樣複雜的組合,愛看熱鬧卻又羞澀無比。我們天生不適合當鎂光燈下的主角,只能當啦啦隊,比較適合我們的活動是應該是呼朋引伴用高倍望遠鏡欣賞火星,或是到台北車展電腦展找大浦安娜或小澤圓簽名,因為不管再多人看,火星或已經收了錢的AV女優都不至於怯場逃離。

快閃事件還有一個小小插曲,就是在中國時報禮拜六的A5版相關新聞照片中,赫然清楚照出我認識的一個媒體同行的無奈表情。圖說寫著「三位年輕男女昨日員想參加台北快閃族『下跪膜拜』活動,並以雙手交叉在胸前方式作為聚集暗號,可惜現場媒體太多,他們始終不敢亮相做動作。」

被報紙以20x14公分的超大照片加圖說嘲笑是只會看熱鬧的孬種,我想我親愛的朋友現在一定悔不當初,為什麼禮拜五下午不乖乖上班或是乾脆去看場電影。而我則是一邊暗呼「好險好險」,一邊惡毒地盤算,禮拜一大清早就打電話落井下石:「嘿,快閃弟弟,紅了以後可不可以讓我當你的經紀?」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目男
  • 頭香

    南港香爐誰來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