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企中心後門口有一家剛開張不久的「河馬燒肉」。從剛開始裝潢,我就覺得這家店名怎麼取的這麼有創意。「河馬是老闆的小名,還是本店的招牌餐?」我看著刻在木製招牌上龍飛鳳舞的漂亮草書店名,心中充滿疑惑與憧憬,心想等它開張,一定要來嚐嚐河馬肉的滋味。

「可是明明就是『汗馬』啊!」某一天,經過妹妹的當頭棒喝,我的河馬肉夢碎。原來河馬不是河馬,而是寫的很有藝術感以致於以假亂真的「汗馬」。

「咦,這家河馬燒肉看起來不錯!」「是「汗馬」!」上一次當學一次乖,從此我立刻扮演汗馬燒肉的發言人,即時糾正超過所有無知路人及朋友的錯誤。並且根據我的非正式統計,一百個人裡面有九十九個會堅稱是「河馬」,剩下的一個人根本看不懂店名。燒肉店老闆如果知道他當初自以為的瀟灑豪氣,被大家解讀的這麼有喜感,一定會痛心疾首氣的要命。

河馬的烏龍事件並沒有澆熄我的熱情。眼睜睜看著不是河馬的汗馬生意越來越好,我的食慾之火又被重新燃起,心想哪一天絕對要進去吃個過癮。

無奈有些食物,先天上就是「單身不宜」。

這份名單落落長,其中包括麻辣鍋、涮涮鍋、臭臭鍋...等所有的「鍋」字輩,現在很流行的日式燒肉、韓式銅板烤肉、蒙古烤肉、鐵板燒等「燒烤家族」,其他還有烤鴨三吃、上閤屋那類吃到飽、中式合菜以及所有浪漫的法國菜義大利西餐廳。當然,錢櫃KTV裡奶茶、馬蹄條、肉鬆芋泥球…等所有美味歡唱食品,也足以讓找不到伴唱歌的人魂牽夢縈。

只要堅守穿著摩登入時的前提,一個人坐進pub除了怕被搭訕﹝雖然可能是想太多了﹞,其實還蠻有借酒澆愁的詩意;咖啡館更歡迎獨行男女,你可以兩手空空去,自以為是咖啡鑑賞家,聞香味時把頭搖來晃去;也可以西裝筆挺,如果帶一台筆記型電腦,更增添一股專業人士的酷勁。

偏偏「河馬」賣的不是Latte也不是Gin Tonic,而是名列單身不宜名單上的烤牛舌和里肌,我又始終找不到合適的燒肉伴侶。於是我邊流口水邊幻想,有一天河馬先生能用流利的日語,對我說「歡迎光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