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對電子產品產生莫名佔有慾,那衝動像我媽在美國懷孕時突然想吃台灣荔枝。想忍到八月殺去電腦展,一口氣把NB、燒錄機、印表機,數位相機、隨身碟全搬回家。

刷刷刷,會不會落得一個傾家蕩產?答案是想太多,因為我的卡額度只有五萬。

我是最不受銀行歡迎的客戶,在「普金同慶」時代仍只有一張普卡,還是工作兩年後逛微風一時鬼迷心竅才辦的;不使用循環利息,半年前額度還只有三萬,銀行偷偷幫我調高的。聯邦銀行你別白費心機了,我才不會上當呢。

我有一個埋藏在心裡多年的疑問:刷卡可以不用付錢嗎?為何大家簽名時都帥氣無比,好像待會管家秀大叔就會跟上來掏出一疊千元鈔把帳結清?

「我們少爺說不用找了!」秀叔畢竟在花輪家大場面見多了,氣宇非凡。

窮酸小丸子迫不得已要刷卡,只會湊近小姐耳朵旁低聲下氣地問:「麻煩你幫我試試還能不能刷?」眼神中還閃爍著盜用路上撿到的卡的緊張,手汗沾濕Betty Boop的頭。

然後,總在最後一天張惶失措地飛奔去繳卡費,心中懊惱疑惑為什麼逛超市和屈臣氏也可以花上萬把元。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